直至正午,當我目送黑精靈少女的遠去,傑洛德正好循著蹤跡追了過來。

  「團長!」

  「傑洛德!」我連忙迎上前,「一切沒事吧?」

  「當然了,我可是妳的軍師!那些軍隊還懷疑有黑精靈藏在我們的糧草之中,幸虧我胡謅了幾句把他們打發掉了。」

  「胡謅?」我聽得差點一拐,「他們還真相信你的話?」

  「那是自然。」傑洛德理所當然地道,「那些精靈一聽到我們是為了運送糧食解救他們的族人,很快就讓我們離開了。」

  「沒、沒事就好……」擦去額前冷汗,我還不知道自家軍師哪時學會了新技能。

  「妳這邊呢?」傑洛德張望了下,問:「她安全逃走了?」

  「應該是吧,至少一路上沒碰到任何淨化軍。」

  「哈哈,被妳搶先了。英雄救美應該要讓我來才對啊。」

  傑洛德輕笑幾聲,但我聽出那言下真意,總有股接下來耳根會不得清靜的預感--果然,軍師大人笑完後整個臉垮了下來,直接連名帶姓地喚我。

  「芙蕾妮爾,那可是黑精靈!要知道,那些聖族的淨化部隊不是好惹的。」

  要是以往,我或許會縮著腦袋乖乖聽訓,但這件事我怎麼也想不透。

  「可是……傑洛德,我不明白,為什麼你極力勸阻我出手?淨化部隊敢這麼做,是有精靈議會支持吧?但黑精靈不也是精靈一族的血脈?」

  我倆僵持了會兒,最後傑洛德半舉雙手作投降狀,「好吧,我只是不想你跟那名少女有任何接觸……你或許不清楚,黑精靈天生就有極高的黑魔法天賦。而暗黑戰爭的始作俑者──夜魔女賽蓮娜,就是使用黑魔法。」

  暗黑戰爭。

  近年來最為人所知的一場戰役,只要是在這片大陸上生活的種族,都知道當年的慘況。

  就因為多多少少有了解,我掀了掀唇本欲反駁,最後僅悶悶地道:「我是不清楚,為什麼會用黑魔法就是壞人。我只是……不能見死不救。」

  「但絕大部份會用黑魔法的法師,都不是好人。」傑洛德嘆了口氣,「提到這一點,我就很煩惱。妳啊,真是一點警覺性都沒有,竟然讓一位黑精靈靠你如此近,要是她惡意在你身上種下什麼黑暗魔法──」

  見我的臉色有點難看,傑洛德收住話,又道:「抱歉,讓妳覺得我是個很殘酷的人吧!我知道,你想救的黑精靈少女不是那種極惡者,但她無法改變自己的出生,她確實擁有優秀的黑魔法天賦。」

  「這就是所謂的,寧可錯殺也不放過一個?向來傳聞聖王仁慈愛民,真的同意了精靈議會的決議?」雖然我從未見過聖王,但大街小巷的耳語也沒少聽過。

  「聖王陛下?我記得,她擁有否決精靈議會任何決議的否決權。如果她沒有反對,可能聖王有自己的考量吧。記住,我們沒有任何立場去揣測王的意志。」

  「聖王的想法嗎……」

  雖然知道傑洛德在提醒我,我還是無法認同。那位據說仁慈而高貴的聖王,同時不也是黑精靈的聖王陛下?

  傑洛德望著我,神情隱隱約約地帶著幾分不贊同。

  「我們只是看到片面的表象而已,如果今天我們遇到的,是邪惡的黑精靈法師施放惡咒屠滅淨化部隊……芙蕾妮爾,妳還會同情他們嗎?」

  「我──」

  面對傑洛德拋出的難題,我無法回答。要是真碰上這樣的情況,我的想法可能會改變,但是……

  「別蹙眉,芙蕾妮爾。我知道妳在想什麼。」傑洛德苦笑了下,伸出手指揉了揉我緊皺的眉心,「但是,就算妳不認同聖族的作法,也不能表示的太明顯。因為我們都不是聖族的人,沒有立場管那些事。」

  「……我瞭解了。那麼,若捷克回來的話,就拜託他幫忙探一下黑精靈的動向吧。」

  我順勢脫口,但軍師大人沒應聲,只環起手臂耐心等著解釋。

  「這也沒什麼,」我小聲道,「只是有點在意那些逃難的黑精靈。」

  「我知道了。如果不這樣,妳大概也不會死心吧。」他揚了揚手裡的資料,露出我很熟悉的輕鬆笑容:「誰叫我是妳的軍師呢,等等我就讓人傳信給捷克。」

  見他這樣,我竟鬆了口氣。也許是覺得軍師跟我站在同一邊吧,身邊有這麼一個人無條件支持自己做的決定,這感覺還不賴。

  「好啦,嚴肅的話題就到這裡。」傑洛德拍拍手,突然伸出雙手握著我的臉轉向他,在極近的距離下我只能看著那雙參了幾絲興味的翠色瞳孔。

  「傑、傑洛德?」

  「話說回來,她剛剛有親到妳吧?我看到了喔。」

  「為什麼你會看到那幕啊!」我連忙拍開他的手,「走、走開啦!這麼八卦,不過就是……」

  我果然還是很在意,當時那名黑精靈少女說的話。

  『謝謝妳,但不要再救我了。』她苦笑著低下頭,腳上傷痕累累,那是逃命時留下的吧。

  『真想回到從前,大家一起開心的生活。』

  還有……那個祝福的吻。

  『妳能不能,靠過來一下,我想……祝福妳,好、好心的陌生人……願意為了我這個黑暗的子民……』

  從前是怎麼一回事?淨化部隊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屠戮黑精靈的?回想對方的話語,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直到臉頰被擦得生疼才回過神來。

   「喂、你在做什麼?」

  我試著掙開,但傑洛德依舊抓著不知哪來的布巾用力擦拭她親吻過的地方。

  「看妳一直望著那位黑精靈少女離開的方向,我還真怕那一吻拐走妳的心了。這樣的話我怎麼辦?」他語氣帶笑,手下力道卻毫不留情,「我是因為妳才在這裡當軍師的,如果妳離開了,那我也──」

  「什麼拐走!」剛才沉重的思緒一秒飛光光,我差點以為傑洛德被捷克帶壞還是腦袋的螺絲有哪邊沒拴緊,「我們兩個都是女的!女的啊!」

  「就算是女的也很危險。」他盯著我的眼睛,表情認真地開口:「妳可能沒發覺吧,妳常常吸引到一些有實力但也有某種危險程度的人呢。」

  我茫然了幾秒,傑洛德是意有所指?但我將眾人想過一輪也想不出半點道理來,乾脆跟他抗議了,「做這行哪裡不危險?何況我也看不出他們有什麼危險的地方……拿艾烈特來說好啦,一位前農夫是有危險到哪裡去啊?」

  「我不是指他。」傑洛德的表情有點嚴肅,我乾脆跟他大眼瞪小眼看他想說誰,就算是歪理我也說得出來!開玩笑,底下的人都是跟著我走過來的,我不罩他們誰罩?要我違背良心把捷克說成一隻楚楚可憐的純良小白兔也行--

  ……不不、還是算了,要是真能那樣說我大概就沒有良心了。

  我後來只說了一句話。

  「傑洛德,我是他們的團長、他們的指揮官。」

  傑洛德定定地看了我一會兒,最後像是拿我沒辦法般地揚起淺笑:「算了,反正我會陪在妳身邊……打從做妳的軍師開始,我就做好與全世界為敵的準備了。」

  我一呆,將他的話想分明後又是一驚,「等一下,與全世界為敵是怎麼回事?你是想把我變成全世界的敵人嗎!」

  「妳……」傑洛德垮下肩,小聲說著什麼竟然用吐槽來回覆告白真不愧是團長啊諸如此類讓我不是很能理解的話,歪著頭等他解釋,他卻唉聲歎氣地走遠了,我連忙追上去。

  「喂、喂?你該不會真的要讓我變成什麼終極大魔王吧?傑洛德?」







2012/04/21

我好懷念短篇噢噢噢噢!!!QAQQQQQ
 

2012/07/21
二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