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我要先離開了!」

  伴隨著一陣乒乓亂響,障子被猛地拉開再被緊緊闔上--注視著那個伴隨著櫻花花瓣狼狽逃出的身影,藥研看了室內一眼。

  「唷,不動。」

  抬手跟對方打了招呼,還緊緊抓著障子的不動因著他的出聲顫了下。

  「……是你啊。」

  不動呼出一口長氣,頭上彷彿被什麼東西蹂躪過,原本綁起的黑髮毛毛躁躁地翹了起來。

  「大將怎麼了嗎?」

  「對,就是這個!」彷彿這兩字觸動了什麼開關,不動崩潰地低喊:「我問你,她是怎麼回事?只不過是幫她帶來新人,有必要抱住人嗎!」

  「抱住你?」

  「而且還一邊說不動超厲害一邊用臉頰蹭過來!」

  奇怪了,這種莫名被曬一臉的感覺是……藥研咳了聲,道:「大將對我的弟弟們也是那樣做的。」

  「可是--」

  「被稱讚不好嗎?因為你帶了其他人帶不回來的新夥伴吧?」

  不動行光睜大眼。

  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露出了哭泣般的難看表情,頭與雙肩無力地垂下。

  「就算這樣……我這種廢柴刀也……」

  陷入火海的那一刻,他什麼都沒能做到。

 

  「……我知道了。」

  藥研答道,同時向障子伸手,「既然如此,那跟大將說一聲就好了,她可以理解的,如果你不喜歡被這樣稱讚--」

  「我沒有不喜歡!」

  反駁的聲音蓋過他的話語,立即抓住他手腕的那隻手力道極大,他竟無法再前進半分。

  他挑眉看了不動一眼,不動心虛地避開視線,手上卻仍握得死緊。

  「既然你喜歡的話,我就不說了。」

  力道一鬆,膚上留下紅痕,藥研也不惱,只是動動手腕嘖嘖兩聲;而不動猶在那氣虛地嘀咕:「沒有喜歡……只是不討厭。」

  嘴硬。

  他一把勾住不動脖子,努努嘴笑道:「嗯?所以你剛才果然是在曬大將對你的疼愛?」

  「才沒有--」

  「沒關係,來來,讓我們好好談談。」

  無視對方掙扎,藥研將人一路半拖半拉往自家兄弟居處前進。

  「秋田可是覺得你找新夥伴的能力很厲害呢,你可以教教他,順便再把你剛才對我說的話向亂跟信濃講一遍--」

 

 

  

02

  「你們沒看到,敵方那亮晃晃的槍尖直戳而來……我就這樣一扭一避、接著和泉守從我背後跳出來劈砍下去!我再補上一刀!」

  見骨喰跟其他人聽得專注,鯰尾也不顧自己閃到的腰還沒復原,當場跳起來示範,下一秒立刻嗷地一聲倒回床榻,喘了口氣,才顫抖地舉起拇指:「這就被我們幹掉了。」

  「……不愧是兄弟。」

  骨喰微微點頭,頰上有傷的他坐在一旁等待治療--幸虧這次出戰無人重傷,但畢竟只有四個手入位置,要療傷還得排一排。

  「哼,下次就會是我大展身手啦喵!」

  新來的南泉一文字毫不服輸,他正要再說幾句,嘴巴突然遭人一把摀住。

  「噓!喂,不動,還剩多少時間?」

  無視嗚嗚悶叫的南泉,太鼓鐘貞宗小聲問,不動行光望了望上方不斷跳動的數字,「三分鐘。」

  「那差不多快來啦。南泉,你等一下不要出聲哦!」

  「什……有什麼東西?」

  小燈立刻熄了,視野陷入一片黑暗;見原本吵鬧的眾人安靜下來躲回被窩,頭一次手入的南泉一文字連忙學著他們的動作躲進去躺好,「比詛咒更可怕?」

  「是主上啦。」

  方才閉目養神的和泉守雙手放在腦後懶懶地搭話,「太鼓鐘跟骨喰還沒療傷對吧?她會過來替他們手入。」

  「萬一主上發現我們沒有好好休息,下場就是--」

  鯰尾才瞪大眼睛比了個手勢,隨即遭自家兄弟一棉被蓋上臉。

  「來了。」

 

  無聲無息地,沒幾秒障子就被悄悄拉開。

  南泉在黑暗中瞪大眼,方才還醒著的和泉守竟然在超逼真地打呼,鯰尾語不清楚地幾句『點心--』說著夢話,接著幾聲手入完畢的嗶嗶聲響起,切換、啟動,新一輪的手入開始。

  又是一陣死寂,當某個重量擦過南泉腳邊碰地一聲悶響倒下,他幾乎要炸毛了。

  夜燈重新亮起。

  「今天也在這裡呢。」

  「因為主上白天很累吧。」

  面對倒在腳邊睡死的審神者,療傷完畢的同僚熟門熟路地動作起來;不動行光從櫃子裡拿出多餘的枕頭拍鬆、和泉守將人妥妥地抱起後--

  「這裡這裡!今天換我跟兄弟!」

  鯰尾的聲音壓得很低,招手動作卻無比興奮。

  「嘁,好啦。」

  和泉守嘖了聲,小心翼翼地將人放到兩位脇差的床位中間,當然,枕頭也已經擺好了,人放下去後不動行光還忙著把貼在臉上干擾睡眠的髮絲撥開。

  「真是完--全看不出來是你呢。」

  盯著不動的行為,太鼓鐘貞宗趴在枕頭上語帶驚奇地嘟噥。

  「……只是想回應而已。」

  面對太鼓鐘嘖嘖稱奇的視線,不動行光感到難為情似地垂下眼,但仍坦白道:「我只是想回應現任主上……回應她罷了。」

  「很不賴啊。」太鼓鐘不以為意,「但我還是會吃驚一下就是了,想想你以前總是廢柴刀廢柴刀的喊--」

  最後不動行光以一記白眼作結。確認審神者的被子蓋好,眾人各自躺下,鯰尾樂得跟骨喰一左一右滾進被窩將人夾在中間,然後他們終於注意到那位還沒躺下的新人從頭到尾都瞪著雙眼張大嘴,一臉『你們到底在幹什麼』的表情。

  「聽說跟主人一起睡的話會好得比較快哦!」

  鯰尾毫不害臊地說完,見南泉仍不相信,只好又補充一句:「鶴丸說的。」

  「……記得是三日月說的。」

  聲音同時響起,脇差兄弟倆互看一眼,鯰尾打哈哈道:「總之有人說過就對了啦。」

  和泉守打了個呵欠,翻身背著光,「南泉,你等下記得關燈……我要睡了。」

  「哦哦,好。」

  南泉一文字連忙熄了燈,直至凌晨才伴隨著滿腹疑惑沉沉睡去。
 

 

 

 

 

2018051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