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BG/鯖ぐだ/閃閃
雷者自避/第二部第一章劇情雷

 

 

  遇見了試圖證明自己的魔術師。

  為自己世界而戰的皇帝。

  為了伙伴的存活,選擇站到對立面的狩人。    

  怒吼著活下去、從未見過星空的狼人。

  沒有大家都能獲得幸福的選項。

  他們所做的事情真的是正確的嗎--這點並不清楚。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為了自己能夠存活、為了泛人類史的持續,他們必須繼續討伐其餘的異聞帶。

  困惑、痛苦、徬徨……但不論如何,一切皆已塵埃落定。

 

 

  瑪修扶著搖搖晃晃的Master走回房間。

  經歷過這一次的戰鬥,前輩已經是身心俱疲,明明連眼睛都腫到睜不開了,卻仍然努力對她露出笑容。

  「這次也多虧妳了,瑪修……謝謝妳,趕快去休息吧……

  「前輩!」

  「放心……我可以……自己找到床鋪……

  語尾化為聽不見的喃喃自語,眼見前輩進了房卻連門都忘記關,瑪修忍不住追上去。

  「果然我還是--」

  聲音戛然而止。

  有一名不該出現在房間的身影理所當然似地坐在前輩的床上。

  見她們進房,那雙彷彿注視著遙遠彼端的紅瞳轉了過來--而前輩毫無所覺地走到床邊。

  瑪修一顆心臟幾乎躍出了喉嚨。

  「前輩……那是!」

  「無妨。」

  古老的烏魯克王短短兩字就讓瑪修閉緊嘴巴。

  「這次的戰鬥做得不錯,本王並不是那麼吝嗇誇獎的人。」

  少女直接趴在床上--或者該說,她以為的床;臉頰在溫熱的枕上蹭了蹭,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足以令旁人捏一把冷汗。

  「讓她睡吧。」

  耳邊傳來的心跳沉穩有力,原先繃緊的精神也漸漸地緩和下來。

  所有的一切煩擾紛爭,都將暫時地被隔絕在外。

 

 

  「都過整整一天了,現在還沒醒嗎!」

  戈爾德爾夫在操控室來回踱步,但相較起他的急躁,福爾摩斯就顯得悠閒許多。

  「充足的休息也很必要啊,昨天姆尼艾爾本來想叫人起來吃點東西,結果被王一眼瞪了回來呢,哈哈哈哈!」

  想起那位王,戈爾德爾夫忍不住縮了縮,「嘖……福爾摩斯,你跟我一起來!」

  「好、好。」

  眼見戈爾德爾夫與福爾摩斯相繼離開,瑪修追上去試圖阻止。

  「請等等!前輩還在休息--」

  「但她可是我方唯一的御主!」戈爾德爾夫不客氣地打斷她,「不知道外頭什麼時候會有危險,她休息這麼久,現在總該幹活了吧?」

  「可是--」

  福爾摩斯突然朝瑪修眨了眨眼,就在她遲疑的當下,戈爾德爾夫又問:「喂、福爾摩斯,她的房間在哪?」

  「就在前面數來第二間哦。」

  沒有絲毫猶豫,瑪修立刻跟了上去。

  打開門後的房內景象與前一天所看到的並無不同。

  垂落金髮的王半靠在床上,胸膛赤裸,上半身的紅色紋路清楚地展現出來--只是原本趴在上頭睡覺的少女,已經隱約有了甦醒的跡象。

  戈爾德爾夫一喜,剛要出聲訓話,就讓人踩了一腳。

  誰?哪個混蛋敢踩他不死鳥穆吉克!

  這方戈爾德爾夫還在找人,那方英雄王瞥了他們一眼,視線又回到拿自己當枕頭睡的Master身上,老神在在開口。

  「雜種,妳要在我身上睡到什麼時候?」

  原本少女極為放鬆地揉著睡眼,一秒僵住,然後、慢慢地放下手,對上英雄王--吉爾伽美什的眼。

  確認自己的所在位置之後,曾經拯救過人理的少女立刻化為石雕。

  「……呵。」

  彷彿見著了什麼有趣的景象,吉爾伽美什輕笑一聲。

  「能靠在本王身上睡覺,妳應該心懷感激。」

  「所以,我要索取報酬了。」

 

  報酬?

  瑪修剛浮現這樣的疑惑,就見他扣住前輩的後腦勺,然後--

  以前學習過的、關於魔術的知識立刻在腦中浮現。

  補魔。

  體液交換。

  --不對啊那可是前輩!

  「王……」

  「你在幹什麼!魔力不是由迦勒底提供嗎!」

  出乎瑪修意料,竟然由新所長搶先開口阻止--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男性粗長的指伸進那有著火焰般色彩的短髮間,唇舌交纏、水聲嘖嘖,甫睡醒的少女試圖掙扎,沒幾秒就虛軟地垂下手。

  她被放開的那一秒,瑪修立刻衝上前將人接住。

  而那位罪魁禍首拇指拭去嘴邊水痕,起身後伸手將頭髮爬梳至後方,金黃盔甲也在向外走的同時覆蓋在身軀上。

  「你們把異聞帶的御主帶回來了吧。」

  「當然。」

  瑪修與戈爾德爾夫正七手八腳地扶著少女躺回床上;面對那雙銳利紅瞳,福爾摩斯臉上的笑意不變。  

  「您要見他嗎?英雄王。」

 

  --經過短暫的休止後,戰曲重新奏響。
 

 

 

 

 

20180509

好,想寫的FGO段落都寫完了(爬回去寫刀女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