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上離開後的深夜會議】

  當螢幕那頭的光線轉暗,離開自己位置的刀劍男士們潛行於黑夜之間,沒多久會議室就擠滿了人。

  「人都到齊了吧?」

  板起臉孔的長谷部視線往下一掃,細數每一顆應該存在的人頭,「這是很重要的會議,絕不容許有任何輕慢。雖然我相信主一定會想盡辦法回來……但是,任何障礙我們都應該優先幫主排除!」

  「長谷部殿,這就是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開會的原因。」

  一期一振溫聲應道,朝另一人頷首,「巴形殿,麻煩你向大家說明我們之前蒐集到的案例。」

  高大的薙刀靜靜地站起,調整了單邊眼鏡後,開始一一列舉近日發生的例子。

  從去年開始被關在本丸大門外的審神者數量。

  正要邁入四月的今年,已有三到四波--每一波幾十名不等的審神者無法順利連接至本丸的實例。

  以及包含他們所處的本丸,審神者也有好幾次無法進入大門。

  「啊,這個我知道!」今劍舉高手用力搖了搖,「之前我不是跟岩融去萬屋買東西嗎?剛好碰到其他本丸的燭台切先生跟老闆聊天,他說他的審神者前陣子進不來,不知道這次是不是也一樣,看起來很傷腦筋的樣子。」

  「就是這樣。」

  長谷部粗魯地重重點頭。一想到主可能正急著進來,自己卻只能待在門內不能替她分擔解憂,他就完全無法忍受。

  「所以目前的方案有二。」一期一振再度開口,「一是拜託狐之助反應審神者與本丸連接不良的問題給政府;二是……該怎麼讓主殿在本丸待久一點,這才是今天會議的主題。」

  「那個、我就說句話。」加州清光老神在在地舉起手,「大家跟我一樣打扮外表不就好了嗎?」

  才沒那麼簡單呢--雖然有不少人想反駁,但也同時想起政府拍攝其他本丸的影片中,竟然讓刀劍男士穿上西服--而自家主上尖叫著幾乎飄起櫻吹雪。

  想反駁的人安靜了。

  長谷部將這條建議高高地寫上板子。

  「既然主上喜歡的話,我們直接穿上那種西服迎接主上!」

  「她會不會以為是進錯本丸呢……」

  興高采烈的鯰尾立刻被自家兄弟打槍,但一期一振還是寫上去了。

  「不然這樣,下次我們做近侍的時候偷偷向她眨一下眼如何?」秉持著人生不能沒有驚嚇的鶴丸國永開口了,「這樣她就會被勾起好奇心,一直盯著我們看!」

  「鶴先生是指……偷偷給主上暗示?」

  燭台切蹙起眉,「萬一沒算準她的反應,很有可能無法得到我們想要的結果。」

  「我覺得還是西服比較好。」

  「女僕怎麼樣?我聽其他本丸的審神者說女僕很治癒--」

  「努力幫主上找到想要的刀劍男士呢?而且這樣我們就能有新夥伴了!」

  「別說了,台上那兩位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啊……」

  「小判!果然還是需要更多的小判!」

  「馬,是馬!我們馬廄裡還少了兩匹!」

  會議就這麼持續一整夜。

  導致隔天審神者進入本丸大門時全員黃臉,至今仍未得知那一晚自家刀劍男士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個體差】

  「……主上。」

  政府舉辦的大運動會剛結束,身為今日近侍的鶴丸正在幫審神者整理照片,一切都很愉快,直到他發現她負責掌鏡的照片裡某隻白色鳥太刀特別多。

  「呃,那是鶴丸國永啊……」

  盯著自家審神者心虛神情,鶴丸語尾音調直線下降,「這不是『我』吧。」

  俗話說一千個本丸就有一千位鶴丸國永,每一位都因著審神者的影響有著些許差異--他現世後頭一回碰到其他本丸的鶴丸國永著實嘖嘖稱奇了一會兒,但也就這樣了;現在他盯著數張照片中眉眼姿態氣質與自己全然迥異的『鶴丸國永』,暗自磨了磨牙。

  又翻了翻,找到對方與一名女子的合照,他只覺莫名眼熟,「我記得這位是……」

  「她是我同事啊,上次見過面的,那位就是她家的鶴丸國永--」

  「……妳比較喜歡這款的?」

  他幾乎要把照片捏皺了。

  「沒啦,就是覺得他看起來有點帥,然後很辣而已。」

  自家主上不好意思的神情配合著『帥』『很辣』等形容砸在鶴丸腦袋上,突如其來的打擊差點讓他一口氣紅臉重傷。

  「那我?」

  屏息等著她的評語,她卻困惑道:「就是鶴丸啊。」

  --不行了,自救吧。

  「我要申請去其他本丸見習。」

  語氣突然轉為正經八百,即使審神者一臉『你一把封頂99老刀是在說什麼』,但如果能參觀參觀那個本丸的整體氣氛,說不定能讓他做為參考。

  見他講正事,審神者也慎重起來,「我知道了,是哪個本丸?」

  「這個。」

  將方才的照片拿到她眼前,他又補充了句:「我記得有一種見習方式是雙方交換刀劍男士吧?對方答應的話,就讓她的『鶴丸』跟我交換。」

  鶴丸猜測審神者有一半的機率會喜形於色。

  卻沒料到她抓緊了他的衣袖,一副他馬上就要離開的樣子。

  「主上?」

  神情如夢初醒,審神者猛地抽回手,慌亂道:「對、對方的鶴丸嗎?知道了,我明天就--」

  碰碰她的臉,指尖輕觸,於是她的話語戛然而止,像隻兔子般僵住。

  「我以為妳會開心。」

  他又湊近了點縮短距離,雙臂撐在她身側,試圖解讀她的神情,「但是妳抓住了我,意思是……」

  「我……」

  她迎向他的目光,被那雙帶著幾絲渴求的金眸注視著,原本很難開口的話直接溜了出來。

  「工作無所謂開不開心,但如果是因為我剛才說的那些話……我只能說,鶴丸就是鶴丸。」

  第一句出口,之後就容易了。

  「跟我一起出陣的是你、獲得譽的是你、在我身邊的也是你。」

  「不只是帥而已,而是很帥很帥……非常帥,非常好非常棒的你。」

  「--我的鶴丸只有你一人。」



  很好,現在他的臉肯定比她還紅了。

  埋在她的頸側,鶴丸打死不讓她看到臉上神情,即使飛舞的櫻吹雪出賣了一切。

 

 

 

【噗浪】

  『聖誕節快到了但還沒決定要給什麼禮物,求問大家意見>_<』

  正擦拭額際汗水,手合完後的燭台切順手拿起手機滑了滑--政府配給一人一機,現在他已經用得很習慣了--就看到審神者瞞著他們使用的社群APP出現新訊息,一則偷偷說浮在最左列。

  「不知道是誰發的,也不好給意見呢……」

  雖然審神者不想讓大家知道她的帳號,但為了聯絡方便,他們私底下早已你拉拉我我拉拉你一起加入(順帶捎上隔壁本丸刀男),現在出現了這麼一則訊息,還真不知道噗主是誰。

  燭台切將毛巾掛上肩,朝同僚揚揚手機,「長谷部,知道這有可能是誰發的嗎?」

  仰頭灌水的長谷部瞥了他手機的螢幕一眼,慢條斯理地將瓶蓋扭回去,拿出手機滑了滑--隨即精神一振,整個眼神都變了。

  「是主。」

  「主上?你怎麼知道?」

  他還真看不出來。但長谷部有點小得意地--彷彿身後有條尾巴猛搖--開口:「--我有一個帳號只追蹤主。」

  『要給誰?噗主說說對象才好給建議吧?』

  『是我家的刀劍男士哦。』

  才過去幾分鐘,底下又有人回覆--而且因著噗主的回覆,訊息出現的速度堪稱以秒計算。

  『噗主可以陪亂藤四郎去逛街!他一定會很開心!』

  『零食!讓打扮成聖誕老公公的人妻給我零食!』

  『想要很多很多的聖誕小判!』

  『增加洗手間吧,拜託了。』

  『如果主上能陪爺爺我散散步就好了呢。』

  『上面寫錯了,是希望噗主陪您本丸的三日月散散步,還要一起喝茶。』

  『我想看大將打扮成聖誕老公公夜襲!』

  『是送禮、送禮!為什麼樓上會說到夜襲啊!』

  『哦?聽起來不是很不錯嗎?』

  底下留言發展到最後各種放飛,燭台切覺得幾個回覆的語氣莫名眼熟(好像前一天才聊過),而長谷部一把扔了水罐,指腹狂戳手機螢幕的小鍵盤。 「可惡……一定有人也知道這是主發的!」

  最後他們發現主上鎖河道了。

  但是幾乎所有人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禮物,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飢餓】

  「被被,我餓了。」

  山姥切國廣臉上一熱,只得慶幸夜燈微亮,讓她看不出來。

  主上是人類女性。 

  人類女性說餓了--多虧日前惡補,就算他是仿刀,也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現在嗎?」

  喉嚨發乾,他很努力地擠出話。

  「嗯,現在。」

  主上咬咬唇(彷彿那是肉塊一般),讓他的注意力盡是集中在她的唇上;於是他靠近了點,主上沒有退卻。

  屏住氣息,近乎微顫地接近她的唇......主上卻猛地站了起來。

  「好,決定了!我要吃泡麵!」  

  還要有肉的--邊說著待會兒的消夜,她擦擦嘴邊口水溜了出去。

  障子半開,冷風灌進了室內。

 

  隔日,山姥切國廣憤怒地將沒有用到的書籍全部打包送人。

 

 

 

 

【隔閡】

  「不行,我現在得幫我家審神者注意血糖。」

  「啊、真的是這樣呢,上次我的主上做身體檢查結果血壓過高,現在我都會特別處理她的飲食。」

  「我這裡也是,最近天氣不是忽冷忽熱嗎?早上都得盯著他穿暖了再出障子。」

  「你那道菜是怎麼做的?主上現在嫌我做的菜不夠鹹--」

  面對高中生審神者跟他家刀劍男士插不進話題投過來的求救眼神,狐之助老神在在地開口:「與你們年齡相仿的審神者在另一桌哦。」
 

 

 

 

2018042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