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有人。
 
  尚未完全睡著的鶴丸睜開眼,只聽得那人腳步踉蹌,門一開,頭髮夾起的審神者打著呵欠走進來……非常自在地開始解外衣。
 
  --這可真是嚇到他了。
 
  「主上?」
 
  沒反應,中途停下來小小掩嘴打了個嗝,當著他的面開始脫褲子。
 
  那現代衣物稱得上是簡便俐落,然而脫起來麻煩,她被掉到腳踝的褲管絆倒,整個人摔在他身邊的床上,索性不爬起來了,一邊咕噥著一邊兩腳使勁掙扎--膝蓋險險地撞上他胯骨,鶴丸只得握住她亂踢的腳踝幫忙脫了,頭一回發現她睡著時殺傷力比醒著大。
 
  湊近聞了聞,些許酒味傳來,混著一點盥洗後的香味,他懷疑她是勉強撐著酒意盥洗後才放心回房,然後跑錯了房的她超級自在地睡了他……的床。
 
  他開始期待明天她醒來的表情了。
 
  側躺在旁的鶴丸嘴角掩不住笑,豈料審神者躺沒幾秒,動手搶了他枕頭往自己頭下塞。
 
  這倒沒什麼要緊。他的笑容繼續擴大,不過是沒枕頭睡一晚--然而她指尖在周遭摸索了會兒,抓上他衣服時彷彿確認了什麼,伸手主動環住他腰際,臉頰跟著靠了過來。
 
  笑容凝結。
 
  柔軟身子帶著沐浴後的香氣窩進他懷裡,長長的黑色髮尾搔在赤裸鎖骨上,有些癢;他為時已晚地想起她將他當房裡抱枕睡了(而且依然沒被分配到枕頭)。
 
  鶴丸國永,碰上此生第一次的刃♂生♂危機。
 
  再下去他今晚就不用睡了,要嘛推倒然後明天被長谷部他們幹掉,要嘛他胯下那根小太刀爆掉。
 
  才試圖後退了點......連光裸的腿都纏上來了,努力阻止逃跑的抱枕。
 
  「……其實妳醒著對吧?」
 
  開口聲音帶點難忍的嘶啞,但回應他的只有她規律的呼吸聲,還有表情純然放鬆的睡顏。
 
  鶴丸重重嘆了口氣。
 
  伸手到她腦後拿開鯊魚夾,弄散那頭黑髮好讓她睡得更舒服些,拉過被子蓋在兩人身上,剛才還翻騰著的火稍稍歇息下來。
 
  算了,就這麼睡也不是不行。
 
  跟著閉上雙眼,努力忽視黑暗中格外鮮明的柔軟觸感,曲起臂做枕的鶴丸如是想(是的,他到最後還是沒有搶回枕頭)。
 
 
 
 
 
 
  ……這一定有哪裡不對勁。
 
  極近距離地盯著旁邊那張天天都看得到的臉,她整個人都醒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怎麼會在這裡?我在哪裡我是誰?
 
  冷靜下來啊我!
 
  忍下抱頭大叫的衝動,審神者試圖掌握當下情況--鶴丸穿著寢衣睡得正熟,自己……好吧至少還留了兩件,不是熟悉的房間,看來是昨晚喝醉跑錯了。
 
  窗外天色未明,她偷偷抽回原本抱在他腰上的手(一定是跟什麼搞錯了),接著抽回腳,腳……卡住了。
 
  她到底怎麼睡的可以把囂張到把腳伸到別人兩腿間!
 
  悄悄看了鶴丸一眼,沒醒,開始小心翼翼地把腳抽出來,肌膚相貼,她慢了半拍才察覺某個熱燙硬物頂著她的腿。
 
  她渾身僵硬,不知道該不該掀開被子確認是否真是那東西。
 
  又看了他一眼,還是沒醒,既然沒醒還會硬的話……
 
  等一下,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晨X!
 
  她睜大眼,一時忘記自己的處境。
 
  晨X耶,那些刀劍男士覺得她每月來月事血一流流七天很奇妙,她也覺得他們會晨X很奇妙,但如果拿這種問題問長谷部他們,她大概會被狐之助記上一筆。
 
  決定了,偷偷看一眼就好,然後迅速俐落地離開,明早死無對證,完美。
 
  心跳如擂鼓,她深吸口氣,一手摀著眼睛(然後張大指縫),另一手悄悄掀開被子--男性的人體奧秘即將展現在她眼前--
 
  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再看下去可是要收費的。」
 
  耳邊傳來的聲音粗嗄,她整個人嚇得一抖,對上一雙半是倦意的金眸。
 
  「妳要付嗎?」
 
  她下意識點了頭,察覺不對又用力搖搖頭。
 
  「那就睡吧。」
 
  他將她那隻手妥妥地放回他腰上,然後重新摟著她的腰,將她當成抱枕似地長腿橫跨,拉過一半枕頭後再度沉沉睡去。
 
  審神者錯失良機,睜眼到天亮。
 
 
 
 
 
 
 
 
20180413
  某種意義來說也算是枕頭大戰,恭喜鶴丸終於搶回枕頭了(雖然只有一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