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告
BG、夢小說主役。



【初次沐浴】

   包括小孩模樣的短刀,這大概是她第一次看到這麼多打赤膊的男性。

  「那個、請大家看這裡,我會替大家示範怎麼洗頭。」說著,她低聲道:「山姥切,麻煩你了。」

  「……如果這是妳的命令。」

  聲音聽不出喜怒,她選擇的初始刀--山姥切國廣,僅在腰間圍條小毛巾,坐在小凳子上低下頭;眾人紛紛圍了過來,某把叫做燭台切的太刀靠得特別近,彷彿這對他來說極為重要;只是這些刀劍男士極具壓迫感的體型還是讓她渾身不自在,看了看模樣無害的短刀們,又覺得好些了。

  她打開蓮蓬頭,輕聲解釋接下來的步驟,確保等會兒熱水淋下去不會嚇到刀劍男士(同時內心幹譙他們顯形時為什麼沒有內建洗澡技能),然後擠了點洗髮精開始進攻面前那顆金色腦袋。

  「哇--」

  粉色短髮的小男孩發出驚嘆--記得叫做秋田藤四郎,他睜大眼看著到處飄的泡泡,抓著身邊黑色短髮的男孩喊:「藥研哥,你有沒有看到?」

  「嗯,我看到了。」

  被叫做藥研哥的粟田口短刀沉穩回答,注意力卻在她幫山姥切洗頭的手勢上。嗯,不愧是哥哥呢。

  將山姥切腦袋上的泡沫沖淨,她舉起肥皂道:「接下來要用這個搓出泡沫,等全身都沾滿後就能用水沖乾淨了。」

  她看見刀劍男士們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開始解腰間浴巾。

  「等等、先等一下!」

  幾乎是慘叫了,然而動作快些的短刀們直接一拉--她好像看見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怎麼了?」「不是要洗嗎?」

  「讓我先出去!讓我先出去你們再開始洗啊!」

  「可是如果主人先出去,我們怎麼知道洗的方式正不正確?」

  有著一頭白色長髮的小女孩……不對,小男孩舉手發問,表情有點困惑。

  「不然這樣吧?主人再拿山姥切先生做示範,我們看著就會了!」

  紅髮小男孩很有活力地開口,她的初始刀靜默幾秒,道:「……我知道了。」

  當著她的面乾脆俐落地解開浴巾。

 

  上任第一天,審神者就在本丸澡堂遭受強烈的精神攻擊。

  初始刀所遭受的攻擊則是延後發動,日後每想起一次就得撞一次枕頭。

 

 

 

 

【多出來的】

   系統示警的刺耳嗡鳴響遍了整個本丸。

  「--怎麼偏偏選在這種時刻!」

  和泉守啐了聲,長腳一伸就跨出浴池往外奔,同在澡堂裡的燭台切與小狐丸等人隨後跟上;他們才繞過長廊轉角,就見短刀們正與歷史溯行軍對峙,紛紛拔刀加入戰局。

  當最後一名敵人被斬於刀下,不知躲哪兒去的狐之助才冒出頭向眾人道賀:「恭喜各位大人!這次的模擬演練成績也非常優秀!」

  「這是當然的吧?」

  將溼透的長髮往後一撥,和泉守親身示範何謂又強又帥的刀--現世後閃耀著光澤的黑髮、結實的胸肌與腹肌、還有一雙大長腿--嗯嗯,說不定就連主上都會看他看到呆掉。

  說人人到,被帶到安全處避難的審神者出來感謝他們擊退了敵人,一見到他就連忙低下頭,害羞似的不敢再多看一秒。

  哦?和泉守摸摸下巴,覺得有點意思了。

  「主上,如果妳想多看我幾眼,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結果審神者當著他的面摀住自己的眼睛。

  「……和泉守,你,快去穿衣服。」

  努力地從齒縫間擠出話,剛才不小心看到一點點春光的審神者叫道:「不要讓我看到你腿間那個多出來的東西!」

  在場有九成九的神明大人覺得自己被流彈擊中。

  「哈?多出來的東西?」

  和泉守不爽了,逼上前去試圖扳開她的手腕,「妳別騙我,人類本來就會有這個吧,什麼多出來的?難道妳沒有嗎!」

  「--我怎麼會有啊!!!!!!!!!」

  審神者很崩潰,然而有一半以上的刀劍男士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最後目光試圖不著痕跡(然而非常明顯)地落在審神者身上。

 

  面對他們的反應,短刀們不忍卒睹地別過頭去。

  「主、主人,小老虎們在這……」

  鼓起勇氣插進審神者跟和泉守之間,五虎退將自己的小老虎塞過去;亂跟後藤接手扶著打死不睜眼的審神者引導她走回房間;藥研推推眼鏡,對著一臉困惑的同僚們冷靜開口。

  「……各位,我想我們有堂課要上。」

 

 

 

【花丸觀後感】

  審神者手上的遙控器摔在桌上。

  山姥切國廣分心瞥了一眼,就見她握著遙控器的手維持原來的姿勢,嘴巴半開,震驚地瞪著電視--據說是政府為了示範審神者與刀劍男士如何和睦相處而拍攝的節目;他沒什麼興趣,但她每集都追(那本丸的刀劍男士有比較好?),現在還來來回回地看著他與電視中......那個本丸的山姥切國廣。

  「……我還沒有鑽過你的被被。」

  「什、什麼?」

  預期中的比較沒有出現,她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山姥切國廣傻在當場;於是審神者指了指電視,他定睛一看,不過就是信濃藤四郎鑽到那位山姥切國廣的背後又被趕開--

  審神者一臉堅定,「讓我鑽被被。」開始試圖摸到他後方。

  他們隔著一張桌子展開拉鋸戰。

  「就算鑽了也沒有任何意義!」

  「……不然我退一步,你給我你的被被我自己鑽。」

  「……」

  他啞口,指指自己,審神者搖頭。

  指指被單,審神者點頭,伸出手。

  --這算什麼?他身上披的這塊布才是她想要的嗎?

  捏緊身上的那塊布,山姥切國廣抿起嘴。

  「……過來。」

  面對他的主上,這句話可稱得是粗魯無禮了。

  但審神者也不在意,聽見他答允,高高興興地朝他身上的被單伸出手--

  隨即被他抓住手腕往腰後一帶,見她還沒死心,乾脆拉著她的雙手在自己腰後圍好。

  「……不會給妳這塊布的。」
 

  賭氣般的宣言。

 

 

 

 

20180403

  MEMO《刀劍男士初次現世七題》說不定之後還會增加
  1. 你好,我是--
  2. 餐桌上的第一頓飯
  3. 不會生鏽的沐浴
  4. 陌生的器官
  5. 帶刀(自己)出陣
  6. 初次萌發的情感
  7. 擁有人身後的世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嗚哇啊———————好期待後續的系列
    每次的文都好好看喔(抹臉
    大大您加油!我會常常來看更新文ㄉ
  • 謝謝!XDDDD

    山遁 於 2018/04/10 20: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