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兩天就是情人節了啊……

  鶴丸挑起眉。

  這還是她第一次率先提起這個話題--前一年鯰尾他們鬧得整個本丸充滿甜甜的味道暫且不論,他忍不住坐近了點,湊過去看她研究了很久的螢幕。

  「怎麼,妳終於打算跟我們一起過了?」

  「你一副我之前都不在本丸似的。」推開他的頭,她直白道:「前兩年情人節當天你們有看到我吧。」

  「哎呀,對主上來說那就等於一起度過了?那可是情人節!男性能在當天享受各種驚奇的日子!」

  「我覺得你對情人節似乎有什麼誤解。」

  吐槽完幹勁滿滿的自家近侍,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你的『一起度過』是指?」

  「就等妳這句話。」他咧開大大的笑,「沒有巧克力怎麼算情人節?」

  望望那隻理直氣壯伸出的手,審神者冷淡地瞥他一眼,「有巧克力啊,我前兩年情人節都有ㄇ--」

  「那今年就用做的吧?」

  「……

  她從沒見自家近侍接話接得這麼快,「總之你想吃手製巧克力就是了?」

  沉默。

  原以為自己終於找到重點,卻陷入一陣沉默,某隻鳥還將頭撇到一旁去沒敢對上她的眼。

  「哈囉?鶴丸?」她在他面前揮揮手,「鶴丸國永先生還在線上嗎?」

  「咳,那個……

  他清清喉嚨,眼睛還是黏在牆壁上。

  「那個?」

  「巧克力,是義理還是本命?」

  又是一陣沉默。

  他的耳朵微紅,在白髮間特別顯眼……她懷疑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好像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連自己的臉也有點熱起來了,只得咳了聲勉強接話,「放心,不管義理或本命都是好吃的巧克力,不會有一邊特別難吃啦。」

  「--那當然是因為我想吃本命巧克力啊!」

  直球。

  鶴丸選手投出了直球--腦袋裡播放起轉播球賽現場的球評聲音(以及裁判與觀眾的加油聲),他彷彿豁出去般地向她大聲宣告;瞪著他超級認真的表情,她半晌說不出話。

  求救!她平常只能坐冷板凳還沒學會怎麼接球!

  忍不住往後坐了點,同時希望對方還沒注意到自己熱燙的臉,她努力地擠出話,乾巴巴地笑道:「我第一次看到你這種表情,真、真是嚇到我了。」

  那種表情,那種眼神;帶著期待與些許不安,有一點點的臊意,而後猛然察覺了什麼,那雙金眸亮起,燦燦地直視著她。

  鶴丸笑了。

  唇角眉梢完全掩不住那股喜悅,他不再猶豫地直接坐到她身側。

  「妳給我本命,還能看到我更多表情喔?」

  聲音帶笑,完全是誘哄的語氣。

  「平常你的表情也很多啊……

  屬於他的體溫與熱意直逼而來,她臊著臉極力後退,然而他指尖纏上她黑色髮尾,一圈、又一圈,如同親吻似地低頭,抬眼時盡是萬般風情。

  「妳不想多看一些麼?」

  那瞬間她真屏住了呼吸。

  「……想看。」

  話一脫口,將手撐在她身側的鶴丸靠得更近了,她忍不住學著方才的他將眼睛黏在牆壁上,「……可是我覺得這跟本命與否是兩回事。」

 

  「主人--今天的下午茶是布丁喔--」

  遠遠的,今劍的聲音傳來。

  忍不住鬆了口氣,雖然很明顯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結果他哼哼兩聲,傾身過來咬了口她的耳垂。

  瞪大眼,她摀著不知是被舔還是被咬的耳朵連連後退,跌下椅子前又被他拉了回來在耳邊低語。

 

  「……小騙子,今天就先放過妳了。」

 

 

 

 

 

20180214

bzzz骰出的選項,不寫可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