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石國行/眼鏡】

  「我剛才說的步驟,都明白了嗎?」

  「明白--了。」

  語氣如同往常般地有氣無力,對此審神者表示已經習慣。

  「國行,認真點啦!」螢丸不滿地朝自家監護人抗議,「主人說過這個測試對國行來說很重要喔。」

  「是--是。」

  取下的眼鏡被愛染國俊收起,明石瞇起眼睛盯著眼前的大螢幕,等待審神者的指示--她手中的細長棒子首先落在了『E』圖案。

  他懶洋洋地伸出手掌往右邊揮了揮。

  然後左邊。

  再來下面。

  接著他的幹勁到此為止。

  「……不知道。」

  面對審神者的目光,明石回答得很溜,「不知道呢,看不到。」

  棒子往旁邊挪了一格,「不知道。」

  又往上面挪了一行,「看不清楚。」

  雙手懶懶垂著,他覺得自己真是太聰明了;豈料審神者冷笑一聲,細長棒子直指螢幕最下方的小點。

  「告訴我,這個螢丸刀紋是朝哪個方向?」

  「……右邊。」

  「這個?」

  「下面。」

  三分鐘後,審神者在簿子上唰唰幾筆,抬頭朝他露出一個甜美至極的微笑,「檢測完畢,感謝你的主動配合,明石‧主動‧積極‧國行先生。」

  他只覺得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一期一振/AWT48】

  這一定有哪裡不對勁。

  主殿站在他身邊,雙手用力揮動替台上唱唱跳跳的弟弟們瘋狂打call……主殿是這麼說的嗎?被塞了兩根棒子,一期一振乾巴巴地學著她的動作揮舞兩下,還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後藤--信濃--」

  朝隨著兩名弟弟俐落轉身,背後略長的衣料甩開漂亮弧度,主殿的尖叫聲聽起來更開心了。

  「大將,只注意他們可不行哪。」

  獨舞的藥研屈身單膝跪下,親吻自己的指尖後伸向主殿所在的位置……一期一振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們可以撩得這麼熟練。

  還是當著他的面撩主殿。

  「謝謝、謝謝世界……

  雙手合十做膜拜狀的主殿甚至哭出來了,還來不及安慰她,一團黑霧似地人影走近,看不清來者,他連忙擋在主殿面前。

  「跟我預料的沒錯……你們粟田口果然是與我旗鼓相當的對手。」

  雖然看不清楚面貌又說了奇怪的話,對方似乎並沒有惡意。

  「舞台的對決並不是等我到達本丸才開始的,而是現在!告訴你吧,既會唱歌又能跳舞的付喪神就是我!我叫作--」

  

  一期一振猛地睜開眼。

  睡前被主殿定時三小時的冷氣早已停止運轉,只有窗外幾聲唧唧蟲鳴在夜色響起;主殿在另一邊睡得正熟,踢開被子在床墊上呈現大字型睡姿,沒有唱唱跳跳的弟弟們、也沒有對弟弟們瘋狂加油的主殿。

  是做惡夢了啊……

  背後一身冷汗,他心底還有些虛浮,忍不住摸過去主殿那張床,豈料緊閉著眼的主殿皺起眉,嫌熱似地推開他,滾滾滾到床墊邊緣繼續睡。

  「……

  一期一振拿過遙控器開啟了冷氣。

  側躺在主殿床上,沒過多久她就瑟縮起身子,滾滾滾進離她最近的熱源。

  擁著窩在他懷中熟睡的主殿,一期一振的心稍微鎮定了點。
 

 

  然而距離粟田口成為AWT48的契機,只差一萬玉。

 

 

 

 

 

 

 

 

20180208

那時正在祕寶之里肝籠手切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