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女審】

  ……為什麼三日月會在被窩裡。 

  睜著睡意濃重的眼看著那張臉,腦袋非常遲緩地思考著。 

  一腳踢他出去是反射性的念頭,正常來說,我應該立刻大叫然後將人丟出去,可是外面好冷。 
好睏。 

  一想到接下來需要離開溫暖被窩、穿上外衣、大叫將人吵醒、打開障子、讓自己曝露在冷風中、把人丟出去……步驟好多,我只想繼續待在溫暖的被窩中,什麼也不想動。 

  算了,先睡吧,說不定明天醒來他就會自動消失了。

 

 

  隔天早上我是被一期一振的聲音吵醒的。 

  「主殿,該起床了。」 

  我裝作沒聽到,把自己往被窩深處埋去,突然他的聲音微微一滯。 

  「三日月宗近,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我看看旁邊打呵欠似乎睡得不錯的三日月,「你還在啊?」 

  「主殿?」 

  一期一振有些不可置信。

  「昨天半夜醒來就發現他了……但是很冷很睏不想動,所以乾脆繼續睡。」

  「……我現在是您的近侍,請至少呼喚我。」 

  「要在半夜頂著寒風離開床鋪拉開障子喊人過來太困難了!」誰都別想讓我離開溫暖的被窩!

  「我知道了,那麼,我也睡在這裡吧。」一期一振微笑,看似貼心地提出建議,「若是半夜太冷主殿不想動的話,喊一聲我就能聽見,也能就近服侍您……主殿意下如何?」

  哇啊,總覺得一期的火氣上來了。 話說回來,我剛才好像第一次聽見他連名帶姓地喊三日月。



  「什麼……你不睡嗎?」 

  我打了個呵欠,剛才跟長谷部還有博多這邊省一點那邊扣一點的省下兩個月的預算,眼睛都快突出來了。 

  一期一振渾身僵硬地跪坐在床邊,「您就這麼放心讓我睡在旁邊?」 

  「我們把話攤開來說吧。」

  想了想,我很直白地道:「每天的工作很多,我很累,不用擔心我會襲擊你。」

  怪不得有調查表明若是工作太忙會沒有性致,以前還會偶爾翻一翻那本不小心被三日月看到的A書,之後來本丸的刀劍一多,天天忙著替刀劍男士增加練度,我竟想不起上次翻那本是什麼時候。 

  算了,反正也沒什麼興致。 

  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我會在精神上進入植物的領域,如果可以靠光合作用生存就好了,不必多費小判買糧食。

  「我從未擔心過這件事。」 一期一振冷聲道:「您沒那個膽子,這我倒是知道的。」 

  ……這是挑釁對吧! 

  「能夠將無禮與敬語濃縮成一句話,大概也只有你說得出口。不過,你怎麼就知道我沒那個膽?」 

  我按著他的肩膀用同樣的語氣回他。

  下一秒,一期一振笑了。 

  他咬住手套一扯,右手手套就這麼被他丟在床邊,我還在傻眼的空檔,那隻大掌扶上我後腰。 

  「好的,那麼主上請務必讓我見識您的膽量。」 


  ……什麼叫做騎虎難下,大概就是這樣了。

 

 

 

 

 

 

【三日女審】

  「你有喜歡的人嗎?」

  三日月盯著她半晌,隱忍著喘息點了點頭。

  「真的?」

  審神者睜大眼,又隨即打消詢問的念頭,不不、現下這種情況不是八卦自家爺爺到底喜歡誰的時刻,倒不如說這才是麻煩的地方。一想到這她又有些頭痛,只得右手輕輕摀住那雙眼,「對不起啦,三日月,暫時把我想像成你喜歡的人吧。」

  遮去視覺後應該比較容易想像面前是喜歡的人,但三日月顯然不領情,撇開頭避開她的手,只是瞬也不瞬地凝視著她。

  --這是怎樣?臨死前也要看清兇手是誰嗎?可是給你下藥的不是我啊!

  「你閉起眼睛……可以想像是你喜歡的人幫你撸而不是我。」

  跟三日月解釋,他仍搖搖頭,試圖張嘴說話,卻又只是引發一陣咳嗽,她只得拍著他的背,道:「知道了,我不勉強你閉起眼睛,這樣可以嗎?」

  三日月點點頭,雙眼因慾望而濕潤,襯得那注視著她的新月越發妖冶。喉結滾動,他的衣襟被扯得散亂,汗水滑下鎖骨直至胸膛,屬於他的男性氣息一點點地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老實說她真想逃跑,但眼下狀況未明,自家近侍又中了暗算無法帶著跑,只得先盡量讓他恢復了。

  「罷了,撸就撸誰怕誰--」

  沒看過豬走路總也吃過豬肉吧?咬咬牙,審神者握住那脹大的性器官,換來身邊人嘶地倒抽口氣,她嚇得瞬間抽手,甚至因為衝力過猛倒栽下床。
 

 

 

 

 

20180208

很久以前發在噗浪上卻忘記貼過來的片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