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種變更】
 

  「……由於近日時空不穩定的關係,處在夾縫中的本丸可能會遭遇亂流等各種情況,請諸位審神者做好準備──以上,還有什麼問題嗎?」

  原本是公布獲得譽的刀劍男士名單以及下周當番人選的每週會報,審神者將此當作最重要的議題,優先向大家宣布時空政府的緊急公告。

  刀劍男士全數到齊,在底下聆聽審神者的發言。

  「主上?」堀川舉起手。

  「請說。」

  「剛才您所說的我們已經了解了,但旁邊的幾個字是--」

  【防颱公告】

  大大的四個字打從一進來就貼在白板上,但他們還是沒弄懂其中的關連性。

  「如字面上所述,」一縷瀏海垂下來,審神者直接用筆端把它撥到旁邊,「本丸遭遇亂流的期間會變得非常不穩定,幾位資歷深的審神者跟我說本丸或刀劍男士可能會產生異變,所以大家要格外小心。」

 

 

>>>然後是第一個遭殃的鶴丸

  「那個……鶴丸?」

  審神者小心翼翼地靠近,彷彿怕一碰對方就會跑掉--燭台切事後回憶說大概就像小伽羅第一次看到貓咪一樣,「我可以抱抱你嗎?」

  「主!他骨子裡還是原本的鶴丸國永,別被騙了!」

  長谷部連忙出聲阻止,只是面對外表跟身高都比短刀還稚氣的鶴丸,審神者已經聽不進任何勸阻聲音。

  「好啊。」

  鶴丸眨了眨金眸,揚起一抹可愛的笑容(笑得他們心裡發寒),不等審神者戰戰兢兢地伸出手,他邁開短短的腿主動撲進審神者懷裡。

  「……哪家的孩子這麼可愛!」

  審神者一手輕抱著鶴丸,另一手摀住臉渾身顫抖,完全無視某人將臉埋在她懷裡開心地蹭了又蹭。

  老實說他們看不出成年男子或小孩有什麼差別,但顯然這外表對身為人類的審神者非常有效。

  「怎麼辦……一期,我現在好想衝出去大叫。」

  審神者很嚴肅,而且表情非常認真。

  「請您冷靜,要是您捲入風暴中該怎麼辦呢?」

  盯著審神者懷中同僚得意過頭的笑容,一期一振跪坐原地,不慌不忙地道:「把力氣用在鶴丸殿身上吧,把他擠扁也沒關係,我們會找回另一把給您。」

 

 

>>>還有哭哭的今劍

  「主人--」

  白色長髮的男人想學著平常的情況撲進審神者懷裡,她卻伸手抵住他的肩膀,阻止他更進一步的動作。

  「主人?」察覺她拒絕的力道絲毫沒有減輕,今劍喪氣地垂下頭,「果然主人討厭我現在的模樣吧。」

  「呃、也不是討厭,只是你們一下子改變形體,我有點不習慣。」

  審神者和藹地摸摸今劍的頭……如果她剛才沒有對著縮小後的太刀跟打刀們又抱又蹭,這句話可能會比較有說服力。

 

 

>>>友人ㄇ:反正都變大變小了,讓被被變出貓耳吧!

  被被躲起來了。

  起初審神者以為歌仙還是堀川又扒了他的被單,只得拎著自己珍藏的碎花新床單去找人。

  「不是,兄弟一早起來就……

  堀川還沒解釋完,鍛刀室裏頭就傳來被被又急又氣的聲音,「不准說!絕對不許告訴她!」

  她皺起眉,轉頭問堀川:「那就先別說吧,可他幹嘛躲裡面?」今天的日課她還沒解。

  堀川搖搖頭。行,其實她一直很想試試說這句話,總算逮到機會了。

  審神者撩高裙擺直至大腿(路過的燭台切跟歌仙瞪大了眼),一腳踹開反鎖的門。

  「開門!查房了!」

  裡頭的人顯然沒想到她會這麼幹,眼睛瞪得大大的,頭上的耳朵因為驚嚇往兩邊拉平……耳朵?

  「別再看了!」

  發覺審神者視線還在自己身上,山姥切國廣搶過她原本要拿來救急用的床單就往頭上罩,「不知道為什麼一早起來就變這樣了……難道就因為是仿製品嗎!」

  審神者還是沒回話,山姥切國廣確認床單將自己遮得嚴實之後,忍不住覷了眼。沒看還好,一看退三步。

  「這不是很好看嗎……

  審神者的聲音像是在夢遊,神情也不太對勁,「貓耳跟貓尾巴呢,多棒啊……

  尾巴彷彿察覺自己正被觀測,咻地躲回了被單裡。

 

 

>>>
我:你說刀種變更很嚴肅嗎(凝視
友:異變耶!超嚴肅ㄉ!

 

  「已經呈報給政府了,待風暴過去後就會有相關人員來了解情況。」

  跪在一群小蘿蔔頭前面,審神者極為嚴肅地道。

  「主。」響起的童音同樣嚴肅,那肉呼呼的臉蛋仰望著自家主上:「就算我成了這副模樣,還是可以替主處理公務的!」

  「那麼主殿,我去檢查其他地方--主殿!請不要用頭撞牆!」

  眼見審神者突然拿額頭猛磕牆壁,幾名小娃娃連忙邁開短短的腿跑過去阻止。

  「不行!我忍不住了!」

  將跑過來的娃娃一把抱起蹭了又蹭,審神者只想跪下來感謝風暴,「管他什麼政府!這裡是天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