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吻】2016年底

  「接下來是……」慣例的睡前道晚安,審神者摸摸最後一位短刀的頭,進入眼底的、手上摸著的是潔白的柔軟髮絲,驀地,她與一雙促狹金眸對上。

  「哇啊啊啊啊!」

  她猛地往後退,「鶴丸國永,你混在短刀群裡做什麼!」

  彎著身子模仿短刀身高的太刀很樂,看到她的反應後更是露出大大的笑容,「哦呀,嚇到妳了?」

  「我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原本以為是孩子外表般的短刀,想給予平日的晚安吻時卻看到青年的臉,不論是誰都會嚇一跳的。

  「人生就是需要每日一嚇!」

  說出好像是很重要的至理名言,審神者開始懷疑名為鶴丸國永的刀有著什麼隱藏任務,比如說每日驚嚇主上(1/1)。

  不,也許是(10/1)。

  「畢竟妳最近忙著帶短刀上戰場,我都無聊到快要死掉了--」

  玩笑般的語氣。

  滿面笑容的臉龐。

  作為女子六十一位刀劍男士中的僅僅一位,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不是今劍幾乎將整個本丸翻過來的『主人,你在哪裡?』或是長谷部留在原地等待的『叫我等的話不管到何時我都會等的……只要您還會回來的話。』,而是僅僅屬於鶴丸國永這位刀劍男士的語言。

  鶴丸正在以他的語言向她表達『        』。

  在審神者終於明瞭的同時,雙手也忍不住伸出去將鶴丸的頭髮揉得一團亂。

  「……就這次。」

  「什麼?」

  鶴丸試圖抬頭,審神者的雙手卻輕輕壓著他,只覺額前一陣溫熱拂過,很輕、很暖,像是……

  他瞪大眼。

  「明天,明天我會想點辦法的……晚安,鶴丸。」

  耳邊只聽見這句,他甚至還來不及看清她的表情,審神者的寢室障子就在眼前闔上。手摀著額頭,鶴丸在原地呆呆地站了幾秒,而後猛然回神。

  「喂,我話還沒說完!」

  鶴丸試圖去拉開障子--沒反應,被他搖得喀拉拉直響就是開不了。

  她竟然把靈力用在這種時候!

  瞪著紋絲不動的障子(還有說完話就龜縮回去的自家主上),他也不怒,就是笑,直接拉開嗓子喊,聲音在寂靜的夜裡顯得特別清晰。

  「主上,妳剛才是親我哪裡?額頭?還是頭髮?就算是只有一次的晚安吻也要讓我弄明白啊?妳親吻的--」

  「閉嘴!別說了!」

 

 

 

 

【bzzz骰骰】2017/8/30

  「鶴丸,來得正好。」

  審神者熱情地朝路過的鶴丸國永招招手,殷勤地拖著人到電腦面前坐下,挨在他旁邊雙手交握,她試圖露出非常非常深沉的模樣,「好的,非常好……你知道『解體新書』嗎?」

  於是她看到自家刀男困惑地搖搖頭。讚,就等這個反應!

  「謝天謝地,連我都是昨天才知道的--但是正所謂不能只有我看到,來吧!給你三分鐘看完這篇,然後告訴我感想!」

  完全掩不住那份期待,她雀躍地盯著鶴丸的表情。

  審神者的奇怪行為得從前一晚說起--從同僚那裏傳來的網址擴展了她的視野(含蓄說法),當場被衝擊到半晌說不出話,只想抓著同僚的肩膀猛搖尖叫:『妳讓我看了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從此知道這個名詞再也不能忘懷。

  於是現在,她正不遺餘力地擴大受害者陣線。

  等鶴丸的視線再度轉過來,她迫不及待地問:「怎麼樣?有什麼感想?」

  「他們為什麼不找真正的女性?」

  審神者一噎,淫淫的笑容僵在臉上,鶴丸的問題很單純,表情也是純然的好奇,這跟她想像中的反應不太一樣。

  「呃,真是一針見血,這話讓那些人聽到了大概有一半都要吐血給你看……因為有些人找不到吧,大概。」

  「人類的求偶方式特別到找不到?」

  面對自家刀男的追問,她開始覺得尷尬了,笑容垮下,飛快地瞄了眼網頁的情趣用品圖片再回到鶴丸身上,他單手撐頰,自在地彷若只是平常的聊天內容,那表情也毫無拿她取樂之意,只是神情專注地聽她說話。

  「呃,我還得解釋這個?總之就是評估雙方有沒有辦法看對眼,然後才能更進一步交往甚至發展到能在床上裸裎相見進而交合--這樣。」

  「原來如此,然後?」

  「然後--然後我還要繼續說嗎!」她有點崩潰。

  「說呀,我在聽。」

  「總之有些人沒有找到可以跟他做那些事情的對象,然而又想要擬似女體的觸感,所以就……嗯,需要這個東西,好我說完了。」

  揉揉臉,審神者直接速戰速決掐停在這裡,再下去她可無法解釋了。

  「該不會還有其他類似的東西?」

  「有啊,幹嘛?你有興趣?」

  她懷疑地看了自家刀男一眼,但鶴丸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充滿情趣用品的網頁上,他唇邊弧度加深,彷彿連那金燦眼底都深深染上了笑意。

  「我只是想聽妳講解,很好玩。」

  --於是鶴丸國永看到審神者一秒炸毛。

  「給我自己去查!那些人講得比我好玩許多倍還有開箱文!」

  她有些惱地往外走,走沒幾步又停住腳步,回頭一臉嚴肅地問:「不……對不起,我應該先問的,你是真的想知道嗎?」

  對此,他只是意味深長地笑了。

 

 

 


【異同】

  刀劍男士顯形後,同時也在認識世界與自己的異同吧。

  「比如說?」

  鶴丸手指指著我,「人類。」比向自己,「刀劍男士。」指向今劍,「小孩。」指著自己,「青年。」

  看著他這樣辨別,我忍不住想起當時帶著切國還有一群短刀認識各種器具的情況。

  「嗯嗯,還有呢?」

  鶴丸再度指著自己,「男人。」他指尖探來,將我的頭髮撩到耳後,耳垂傳來他隱約拂過的觸感,「……女人。」

  ……我不確定臉上浮起的是熱意還是什麼。

 

 

 

 

 

 

20180208

晚安吻:記得是2016年底寫的,忘記詳細日期。

bzzz骰骰:從朋友那裏得知何謂解體新書,隨興骰了bzzz看鶴丸的反應得到的結果。

異同:完全忘記日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