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冷好冷--」

  掀起棉被一角,指尖傳來的冷意讓審神者抽了口氣,連忙鑽入已被體溫熨熱的被窩中心,然後、將暖源緊緊抱住,如同以往天冷時摩擦手腳,今晚她就毫不客氣地這麼幹了;貼緊熱源摩擦手臂,穿上襪子體溫卻仍然偏低的腳跨上去來回摩擦,試圖讓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溫暖起來。

  「……主殿。」

  耳畔傳來的聲音帶點壓抑帶點幾絲央求的意味,大型抱枕試探性地環住她的背後,被暖源完全包覆住的感覺讓她舒服地嘆了口氣。

  「主殿……」

  「我原來的抱枕是不會說話的。」

  將被風吹得冰冷的臉埋進對方微開的衣襟內,頭頂上方傳來輕抽口氣的聲音。

  「當然,也不會硬。」

  才進入被窩沒多久就被某個東西抵住小腹,她開始懷疑叫他抵債當抱枕是件好主意。

  --如果自己的抱枕沒有被弄髒的話,現在應該能夠攬著抱枕一覺到天亮。

  「我明天有會議,要早起。」

  「……我知道。」

  對方深深地嘆了口氣,對,深深地,彷彿他即將面對的是什麼重大挑戰。

  「那麼……晚安,主殿。」

  一點也不柔軟的部位稍稍退開了,他伸手拉緊棉被好讓冷風無法灌進,她蹭了蹭他暖呼呼甚至微有汗意的脖頸,安心地閉上眼。

  「晚安,一期。」

 

 

 

 

 

 

20171213

腦袋放空不想寫文就該睡覺+最近幾天的氣溫=結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