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上,我們要求改善福利。」

  「……請說。」

  以為自己有哪裡做得不夠好,審神者正襟危坐,準備聆聽屬下的建言--雖然這組合怎麼看怎麼奇怪,鯰尾跟鶴丸,還有明明在辦公卻莫名拉長了耳朵的一期一振與長谷部。

  「主上。」

  拉過椅子,鶴丸坐在辦公桌一角雙手交握還順手乾掉她的茶水,看起來這話有點長。

  「雖然我們回來時妳會說聲辛苦了,但是只塞團子塞便當一點誠意都沒有。」

  「所以?」

  她很有耐心地等著下文,小脇差立刻舉手爽快自爆來意:「--我要求埋胸!而且主上還要一邊摸我們的頭說辛苦了!」

  ……她好像聽到什麼奇怪的關鍵字,面對鯰尾的發言審神者飛快地瞄了毫無動靜的兩人一眼。嗯,長谷部第一次目光游移避開她的視線、粟田口大哥拿著公文微紅著臉彷彿上頭有什麼不可告人之事,於是她不經意地問:「對了,鯰尾你用什麼收買長谷部的?」

  「主上的--」

  鶴丸飛快摀住小脇差的嘴巴,長谷部整個臉都綠了。

  「總之,比起團子不如給我們胸部!」

  鶴丸硬轉話題的發言獲得在場刀男一致的掌聲。話說回來一期一振你停筆鼓什麼掌,就算再怎麼優雅地偷偷鼓掌還是一樣。

  大概是她的表情太明顯,底下發出噓聲。

  「主上妳明明埋過一期哥跟長谷部的胸。」

  「光小子跟我的也埋過,理由是處理公事太累想得到治癒,我們哪次不是慷慨出借肉體--」

  「……說起來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瞧他們說得一臉沉痛,審神者決定不說試過幾次後她就放棄這麼幹了,畢竟硬梆梆的毫無治癒感,跟五虎退借老虎或是跟獅子王借鵺還好點,再不濟也有狐之助。「好吧,那就依你們的建議先試行一次?不過疲勞度黃臉以上才可以來找我。」

  獲得審神者的同意,附加條件也很合理,底下一干刀男歡呼了。

  想想看,當自己疲累地回到本丸,主上迎過來抱住自己、讓自己的臉埋在她軟綿綿的溫暖胸前,撫摸自己的頭然後輕聲地說一句辛苦了。

  刃生!至福!

  一想到這裡,鯰尾藤四郎巴在她桌邊不肯走了,「主上,快派我們去遠征!越遠越久越累越好!」

  啊,一期哥也要排進遠征隊伍--不忘幫自家唯一一把太刀爭取福利,鯰尾朝一期一振擠擠眼,兄弟你看我很夠意思吧!無視於一期一振將臉埋進公文裡面。

  「第一次聽到你們這麼說呢。」審神者翻了翻遠征紀錄,「那就去奧州合戰吧,二十四小時可以嗎?」

  「可以!完全沒問題!」

 

 


  後來他們因為太興奮,不只遠征大成功還全員飄花回來,那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2017112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