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本丸的山姥切國廣與XX是戀人。

  傾慕著山姥切的審神者甚至不肯說出對方名字,但她表面上依然維持得很好,當山姥切與XX手牽著手來到她面前時,她甚至能打趣地問需不需要辦結婚儀式。

  一切都很好。

  在她喜歡上山姥切之前,她首先是一名審神者;於是審神者如往常派刀劍男士出陣、遠征,甚至特別照顧山姥切他們--遠征也一起出陣也一起,沒有人發現她的心思。

  只是異狀總是悄悄產生的,等審神者發現時,另一個醜陋的自己已經出現了,細聲的、幽怨地說著想要分開那兩人。

  「不可以。」她說。「如果真愛著對方,是想看到對方開心的,要學會成全。」

  但是那個醜陋的自己什麼也聽不進去,幾乎嫉妒到發狂。

  「不要!我好喜歡好喜歡他啊!為什麼--」

  猙獰而陌生的面孔讓審神者開始恐懼,如果她的刀劍男士看到她這一面,會怎麼想?山姥切會不會顧著這樣的自己,而無法放心得到幸福?


  那是她第一次動手殺人,對象是自己。  


  她必須不斷地不斷地將自己殺死、把那個擁有醜陋念頭的醜陋自己殺死,雖然醜陋的自己不斷冒出來,但只要一直殺掉自己就好了。

  那很容易,畢竟她才是握有主導權的那個人,將自己按在砧板上,拿起切肉刀對準脆弱的頸部砍下;將醜陋的自己壓進水缸,扼著那個自己直至吐出最後一絲氣泡。

  在刀劍男士面前,她依然是一位很好的審神者。

  「主人……妳在做什麼?」

  這不是第一次被守夜的刀劍男士發現,她按著一貫溫柔的嗓音開口,手裡施加的力道卻越發大了;尖銳指甲戳出鮮紅的窟窿,自己斷氣前的喉頭發出虛弱的咯咯聲。

  「我沒事,你辛苦了,繼續巡邏吧。」

  「是。」

  接收到來自審神者的暗示,刀劍男士彷彿什麼也沒看到般地繼續前進。



  那天,審神者崩潰了。

  尖銳叫喊劃破本丸每一處角落,近侍以及其他刀劍男士關心的聲音宛在耳邊又不在耳邊,她必須不斷地用自己的尖叫聲壓過山姥切以及XX的聲音直至嗓音沙啞,喊不出聲音後,淚水驀地湧出眼眶。

  接過近侍遞來的手帕,她是笑著這麼說的:「……我沒事,一切都很好。」

  當天所有的刀劍男士都被派去遠征,這是來自審神者的命令。

  他們回來時驚愕地發現自己已經各自被分派到新的本丸以及新的主人;而原本的本丸大門緊閉,任他們再怎麼苦苦哀求,裏頭的人都不肯回應他們。

  只有一點點橫樑咿呀搖晃的聲音,腳尖影子被窗外冷白的月光拉得極長。

  這是一座空蕩蕩的本丸。

 

 

 

 

2017112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