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

  「抱我。」

  聽到這句話的鶴丸國永咦了一聲,「這可真是嚇到我了,主上打算開啟寢當番?」

  嘴巴說歸說,他老臉微紅,走過去攬著審神者就要抱上床,立刻被賞了一拐子。

  「我是說字面上的意思!」

  「嘖。」

  他毫不避諱地咋舌,音量大到她足以聽見,只是審神者裝沒聽到,主動伸出雙手狠狠抱住他的腰。

  其實這樣也不錯。鶴丸依著她擁抱的力道以同樣方式回擁,緊緊的、直至他的體溫以及她的體溫讓彼此感受。

  「好,再換個地點。」

  他開始摸不著頭緒了,只見她拉著他坐到椅子上,雙手伸過來用力抱緊他。

  短短幾分鐘內他們嘗試了各式各樣的擁抱方式,椅子上、窗台上,甚至他坐在地板而她整個人側躺在他腿上困難地伸出雙手擁抱。

  「主上,我覺得這種方式違反人體工學。」

  「……我同意。」

  簡直就像是什麼嶄新的雙人十字型擁抱。鶴丸國永忍不住笑出來,「然後?接下來要怎麼抱?」他興致勃勃。

  「然後--」

  她喃喃著,垂下頭將臉埋進他的衣服裡。

  「……然後、我就可以繼續努力下去。」

 

 

 

【猜測】

  那就只是個猜測的樂趣罷了。

  看電視時短刀會親暱地靠過來,眼角餘光可以看到從肩上垂落的白髮,又長又直,是今劍吧;或者,腿上有金黃的長髮披散,大概是亂。

  燭台切一聲點心把短刀們叫走了,但劇情正是高潮,她捨不得離開。

  突然又一個重量輕輕壓上肩頭,那輕柔的力道很謹慎,簡直像是怕壓到她似的。

  銀灰色的髮絲從餘光中垂落,沉浸在劇情中的審神者立刻分心了。

  灰髮?她有哪把短刀是灰髮嗎?

  --本丸不可能有她認不出來的短刀!

  憑著這股氣勢,劇情也不看了,偏偏就是不去看對方的臉,她按著刀帳順序挨個把短刀想過一輪,直到秋田的聲音從障子邊傳過來。

  「骨喰哥,可以過來幫忙一下嗎?」

  肩上的重量消失,她只聽得旁邊那人應了一句。

  「好。」

  咦。

  咦咦咦。

  咦咦咦咦咦咦咦--

  審神者大人,今天也絕讚混亂中。

 

 

 

【長谷部出門修行】

  「長谷部啊啊啊啊啊啊啊--」

  「……主!」

  現在,大門前的那兩人正在上演十八相送。

  將近四成的刀劍男士出去修行後,其實這樣的場面應是看習慣了:出門--本丸時間流逝三天--回來,但總是會有個人依然期待他們的信件,盼望他們的歸來。

  修行過的,嘗到了被人思念著的滋味。

  未修行的,從同僚身上看見自己未來的鏡影。

  就只有這種時候我們會當作什麼都沒看見--彷彿從他人表情中讀出這樣的話,面對伸出雙臂用力抱住自己的審神者,壓切長谷部遲疑地將手掌覆上那相較起自己顯得嬌小的身軀,慢慢地、慎重地將人牢牢納入懷中。

  「長谷部,記得要寫信。」

  「是。」

  「我會非常非常想你。」

  「……是。」

  「記得要回來啊,我跟大家都會等著你回來的。」

  「……」

  聲音顫抖直至吐不出任何一字,長谷部只能加大力道用力地將人抱緊。

  「嗯,也要平安回來,我給你的御守--」想起昨天長谷部交還的御守,審神者頹下肩,「修行時無法帶,上頭到底在想什麼啊。」


  對此,有著煤灰髮色的付喪神笑了,他單膝跪下,仰頭望著他的主。

  「主,請賜給我一根您的髮……並替我綁在手指上。」

  「這樣?」

  審神者不明所以,還是將黑色的長長髮絲在他的指上鬆鬆地繞了幾圈,本來想打個活結……技術性太高,她放棄,非常乾脆地綁死了。

  有著紫藤花色的眼閃過喜悅的光,垂眸,男人輕吻手指。

  「……僅以此向您起誓。」

 

  「我必將安全歸來。」

 

 

 

 

2017102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