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陣形搜索失敗。」

  短髮男人神情肅穆,下巴收攏、雙眼直視前方,面對未知的敵軍絲毫不敢大意;他肩上以黃色彩紙摺成的鳥拍了拍翅膀,從中傳出年輕女性的聲音。

  「那麼,以雁型陣迎敵。」

  「--謹遵主命。」



  於是第二部隊揮開了刀。



  「一期一振,參上!」

  「人頭落地死吧!」

  不管哪一方的勢力,能安排出陣的隊伍就是六人--穿越時空所能允許的最大人數,見隊員各自對上敵軍,壓切長谷部攔在了敵方太刀之前。

  盔甲下的青色煙霧緩緩流瀉。

  檢非違使……即使是第一部隊也沒能戰勝的強敵。

  主曾表示由於檢非違使的特性,至今未敢讓練度差異過大的第一部隊正面對上;但若以他們第二部隊的情況來看,說不定還有戰勝的機會。

  這一戰事關重大。

  凌厲刀風迎面撲來,他不躲不避,挾緊馬腹朝敵軍衝去,刀面幾乎貼著身側砍落,握緊刀鞘挑掉敵刀攻勢,右手持刀直劈對方馬肚,只聽一聲嘶鳴,敵軍落馬、在地上一滾一翻止住跌勢又直衝而來。

  「哈!」

  扯緊韁繩,避過敵刀前蹄狠狠踹倒對方,單手一撐躍下馬背,紫袍與聖帶飛揚如同雙翼;兩刀相接,只是突進、突進、再突進,猛地眼角閃過寒芒,面頰一陣火辣刺痛,極近的距離下幾乎能看到敵方刀上點點血珠飛散。

  一擊得手,那黑色盔甲下溢出的青色煙霧更盛。

  「所以?」

  不怒反笑,他雙手握住本體刀,狠狠砍向對方喉頭。

  「--奉主之命,去死吧。」


  成功擊殺兩名敵軍,我方氣勢正盛。

  叱了聲,長谷部一抖韁繩策馬馳過戰場;帶著血味的狂風狠狠颳過面頰,他瞇起眼,視線掃過全場。

  「加州,支援太郎太刀!」

  「收到!」

  「山姥切,跟我夾擊左方敵軍!」

  調轉馬頭,山姥切國廣從另一方驅馬趕上。

  餘下的人有了隊友支援,敵方節節敗退,當最後一位敵軍被斬於一期一振刀下,戰鬥結束,他們忍不住呼出一口長氣。

  ……打贏了。

  待他們回到本丸,甫進門就見審神者跌跌撞撞地從裏屋衝出來,前田藤四郎還跟在後頭著急大喊主人您的鞋--發現自己連鞋也沒穿就衝出來迎接他們,審神者尷尬地咳了咳,接過前田遞來的鞋穿好,稍稍看過他們的傷勢後鬆了口氣。

  「幹得好。」

  大和守跟加州立刻圍了上去,七嘴八舌地說著自己怎麼對付敵人,他皺皺眉,正準備指揮他們進手入室,主卻出聲喚住他。

  「長谷部。」

  「是。」

  「--這場,贏得非常漂亮喔!」



  贏得漂亮。

  直到他療傷完畢回到房間準備撰寫出陣報告,她的笑以及稱讚的話語仍在腦海內迴響。

  ……主。

  主。

  報告用的紙張與鋼筆端正地擱在他的桌上,深吸口氣,長谷部攤開紙捲,提筆寫下最重要的那個字。



  筆是主所贈予的。

  自他顯現不久,就與一期一振一同輔佐主處理公文,他自覺是下屬本分,主卻說要答謝他們。

  「我想送你們鋼筆,但不知道該選什麼款式。」審神者看起來有些煩惱,「果然還是讓你們親自去店裡挑比較好。」

  鋼筆……嗎?

  他恭敬地低下頭,「無論是什麼物品,只要是您所賜予的,屬下必定--」

  「不是,鋼筆不是那樣的東西。」

  疑惑地抬起臉,只見審神者--與具有威嚴的前主完全不同,她隨興地搖搖手。

  「因為每個人的喜好都不一樣,鋼筆是非常個人的物品。」

  這麼跟他解釋過後,她又加了一句:「我試過了,政府的公文紙完全沒問題!不會透不會暈開真是太好了!」

  還莫名高興地比出大拇指,於是他再一次地體會主與前主的不同。

  那天,店主將眾多鋼筆一一拿出,主則耐心地陪著他們試了又試,甚至為了這份禮物向本丸其餘刀劍男士請了整天的假。

  當店主向一期一振介紹鋼筆時,她握住他的手調整姿勢,寫。

  壓 切 長 谷 部

  看見這五個字落於紙上,他怔了幾秒。

  他的確不喜這名,彷彿時時刻刻提醒著前主的事蹟,但是那樣子被那個男人賜予的名,卻被她握著手,一筆一劃珍惜地寫下。

  「……這張紙請讓我帶走。」

  獲得店主的同意,他慎重地將之放進內袋裡。

  試了一隻又一隻的鋼筆,他已能感受到筆與筆之間的差異--然而出於一種莫名的心態,他請店主拿來與一期一振同樣的款式讓他試寫;一見那筆身他就幾不可察地皺了眉頭,再一寫,筆尖與紙接觸時傳來的觸感亦與自己所想望的完全不同。

  於是他重新握住了自己所選擇的鋼筆。

  「你們能喜歡真是太好了。」

  若人類開心時也如同他們那般,那麼主必定是飄著櫻花的吧。

  此後本丸日益擴大,刀劍男士逐漸增加,獲得主贈送物品的人不少,點心、零食、酒,但得到鋼筆的只有他與一期一振。

  他曾遠遠看過粟田口家的短刀們央著一期一振讓他們看鋼筆,一期一振微笑著應允了,但試寫的要求卻從來沒有答應過。

  就這一點來說,一期一振與他是相同的;畢竟短刀也是刀劍男士,既然同為刀劍男士,斷沒有讓出的道理。

  --那是,主所賜予的榮譽。

  


  主。

  鋼筆落下,墨水既深又重地咬在紙張上。

  想成為她最好也是最先選擇的……於是當天主交代了什麼事,稱讚的話語、喜愛的事物,藉由不斷複寫般的動作深深刻畫在腦海裡。

  雙手握住鋼筆,奉上最為虔誠的低語;薄唇微張,舌尖輕頂上顎,齒間相碰。

  主(あるじ)。

  男人輕喃,三個音節從他喉間嚥下直至體內化為骨血。

  我的,主。

 

 

 

 

 

20170929

總之要我說的話一期一振選的鋼筆大概是外表偏華美且下筆毫無阻力,而長谷部選的鋼筆樸實些,但筆尖與紙張接觸時會比較具有摩擦感(RY

然後其實寫文末幾段時我一直想到蘿莉塔的開頭(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