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去,把這個戴在頭上。」

  「這是什麼?」

  接過審神者遞給他的……中間挖空的半球狀物體,鶴丸國永沒能按耐住好奇心,仔仔細細地研究了遍。

  「安全帽。」

  按著她示範的模樣戴上,審神者順手調了他的扣環,這才牽出自己的機車。

  「主上,那又是什麼?」

  鶴丸國永覺得今天說得最多次的大概就是這句話了。

  「機車,可以說是現代的……馬。」抓住握把,她示意他跨上來,「小心別摔下去,抱住我的腰。」

  抱住她的腰?這個他喜歡。

  用雙臂緊緊摟住她的腰,來到現世前審神者讓他換上的夏季服裝薄又透氣,人體的熱度在胸膛貼上她背部的同時傳了過來,懷中的柔軟身軀緊跟著一僵。

  「我怕摔下去。」

  他搶在她說出任何話之前開口,戴著安全帽的審神者回頭看了他一眼,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大概能從她頹下的雙肩了解到這個意思應該是『隨便你』。

  於是鶴丸國永理直氣壯地抱得更緊了。



  當審神者說要獨自回現世拿東西,整個本丸頓時炸開了鍋。

  「主,只有您一人太危險了!」

  「主人我跟妳一起去,我想去玩!」

  「啊、亂好詐!我也想陪大將去啊!」

  「其實我那邊還蠻安全的……」

  刀劍男士們吵吵嚷嚷,審神者微弱的抗辯聲一下子就消失在裏頭,最後粟田口家的大哥一期一振力壓短刀,微笑著這麼開口:「主殿,為了安全起見,請至少讓一位刀劍男士陪您一同前往。」

  「……那就今日的近侍吧。」

  事後燭台切光忠信誓旦旦表示鶴先生身上的櫻花花瓣從走廊一路飄進審神者房間。



  使用最基本的翻譯術式後,審神者也只讓他的外表做了最低限度的改變。

  「……眼睛跟髮色就當作是外國人好了。」

  穿著據說是現世的T恤與牛仔褲,存在了近千年的付喪神適應得比誰都快;路上載著雞隻的卡車、引擎隆隆準備降落的飛機,待在機車後座的鶴丸國永看得目不轉睛。

  比起萬屋所看到的各家審神者與刀劍男士,這裡更像是『人類所生活的地方』。

  「主上!」他迎著風大叫,隨即吃了一嘴沙,「我們回去的時候要搭飛--機--嗎--」

  「聽--不--到--」

  機車停下,鶴丸發現附近的車輛一起停住,前方走過幾名人類,同時他跟旁邊一整車的豬大眼瞪小眼。

  「你剛才說什麼?」審神者偏頭問。

  「我們回去時會不會搭飛機?」

  「不會,就跟過來的情況一樣,我們這種政府人員要走另一個通道。」

  車子走走停停,轉進小巷子再回到大路上又彎回小巷,鶴丸決定放棄記憶這麼複雜的路線,反正審神者認得路,他……嗯,來玩的。

  停好機車,鶴丸國永跟在自家主上後面一路左彎右拐,看著她拿出鑰匙打開某棟樓的門、瞄了眼旁邊的公佈欄嘟噥著又要消毒了,爬了幾層樓後再度打開另一個門、在據說是當審神者前的居住處翻出所需物品放進背包,他一手插在口袋裡,另一手指尖不著痕跡地劃過桌子……一層薄薄的灰。

  那是自然,主上現在已經住在本丸了。

  彈掉指尖灰塵,他興致盎然地將腦袋湊過去看她放進背包裡的東西。



  「接下來要做什麼?該回去了嗎?」

  「這個……」

  離開公寓後她瞄了眼手錶,預留的時間正好,又看了看原本不會跟來的人,「我還想買點土產回去分給大家吃。」

  「哦--」鶴丸歪頭盯著她看,一臉壞笑,「妳原本打算給我們一個驚喜的,對吧?」

  「才沒有。」

  推開那張笑得很欠揍的臉,審神者板著表情快步往前走。

  「這驚喜很棒啊!」

  大步一跨就追上審神者,鶴丸國永悠哉悠哉地走在她旁邊。

  「是甜點呢,還是鹹食?」

  「……」

  「冰品不錯,水果也很棒。」他簡直猜得自得其樂。

  「……」

  「啊,不過--」

  像是想起什麼東西,鶴丸語氣一轉、尾音拉長,引得審神者一顆心提了起來;是本丸裡有誰討厭吃什麼嗎?抬頭,就見白髮金眸的付喪神彎起嘴角,那抹開心的笑猝不及防地映入她眼底。

  「不管是哪種,一定是足以令人驚喜的好吃吧。」



  她差點被鶴丸國永的笑容閃瞎了眼。

  立定,她站在小巷子邊默默摀住眼睛。

  「妳怎麼啦?」

  「……沒事,眼睛痛。」

  「眼睛痛?」

  鶴丸一愣,剛才還好好的,沒敵襲也沒東西飛過來……抓住她的手腕,他試圖拉開她的雙手。

  「眼睛痛怎麼會沒事,讓我看看。」

  「不用,一會兒就好了。」

  「主上!」

  聽到他有點著急的語氣,她放棄般的揉揉臉,睜開眼睛。

  「喏……你看,沒事啦。」

  審神者乾笑,面對自家刀劍男士嚴肅的表情,視線到處亂飄就是沒敢直視對方。嗯,除了眼前這把刀以外,天空還是平常的天空,街道也是如往常一般--

  兩隻蟑螂逃命似地竄過他們腳邊。

  「等等……我們走另外一邊吧。」

  見她表情一變如臨大敵,他反射性將她護在身後四下搜尋敵人,豈料審神者硬是拽著他的衣服往另一個方向走。

  遠處幾名人類掩鼻匆匆朝他們這個方向奔來,連帶地上蟑螂爬得跟飛的一樣……一名包得緊緊的人類慢吞吞地拿著某種物體朝路邊噴灑,他猛地一嗆,可怕的味道竄入鼻間。

  這下子鶴丸國永抓著審神者跑得比誰都快。

  「那真的不是敵人?」

  「只是在做下水道消毒噴殺蟲劑啦!」

  鶴丸摀著鼻子問,審神者同樣捏著鼻子喊了回去;消毒水的氣味擴散,人類、蟑螂,與神明一同在街道上狂奔。穿過巷子來到大路,夏季炎熱的風讓可怕的氣味淡去不少,呼了口氣,兩人對視一眼,鶴丸忍不住放聲大笑。

  「這味道真是嚇到我啦!」

  「……太好了呢你看起來很開心。」

  與眼神死的審神者相較,那金眸亮得叫做那一個興致勃勃,「主上,妳覺得這味道能不能嚇退敵方?」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大概連其他人都會被這個味道嚇跑吧。」審神者終於忍不住,一開口就是吐槽:「萬一颳錯風向怎麼辦啊!」

  「不愧是主上。沒錯,還得考量風向的問題!」

  猶在思索該怎麼調配出那種破壞性的氣味,一部卡車呼嘯而過,在他們眼前留下一屁股黑煙。

  這回鶴丸連摀鼻子都放棄了,一把抱住自家審神者,埋在她頸間悄悄吸了口氣。

  「喂!」

  「主上,那個消毒水的臭味--」截斷她的話(以及一臉要將他種到地心去的表情),鶴丸指指遠方還在噴灑殺蟲劑的工作人員,「還有那種黑色的臭氣--」再指指絕塵而去的卡車,「我選擇妳身上的味道!」刀劍付喪神爽朗地朝自家臉色黑掉的審神者比出拇指。

  「拿我跟毒氣比還真是謝謝啊。」

  這果然是她家那隻討厭有機肥料臭味的鶴丸國永沒錯,剛才足以閃瞎人的笑容果然是錯覺。

  「好吧。」聊勝於無,審神者安撫似地拍拍他的背,「下次如果你還想跟我來現世,我會記得順便幫你準備口罩的。」

  雖然不覺得鶴丸這樣就能避免聞到怪味,她還是忍不住偷偷吸了口氣;與本丸相比,依然是她生於斯長於斯、早已習慣的那種汙濁又混雜了各種味道的現世空氣。

  毫無差別。審神者下了結論,決定去研究他是怎麼避免臭味的,一偏頭,卻見他白髮間特別明顯的泛紅耳根。

  ……她突然覺得那些臭味一點也不重要了。



  華燈初上。

  從剛才就一直避免跟他對上視線的審神者解釋這裡是黃昏夜市--傍晚時分出現的市集,她宣稱要在這裡買些水果帶回去。

  「人很多,別走丟了。」

  走丟?一整天下來他作為近侍幾乎沒離開過她半步。面對她一臉認真地交代,鶴丸才想笑,就見她彷彿滑入水中的魚,仗著自己不高這邊鑽鑽那邊鑽鑽一下子就沒了蹤影。

  「……主上?」

  他傻眼,第一次知道自家審神者機動堪比短刀;而他磕磕絆絆被人潮擠過來又擠過去,旁人一聲聲抱歉借過以及各式攤販的叫喊聲幾乎蓋過他的聲音。

  「主上!」

  鶴丸又喊了一次,沒有他熟悉的那個人影,回頭的盡是些陌生人類,好奇的視線幾乎讓他以為自己被看穿身為非人的身分。

  定定神,他正要用刀劍男士本身的方法展開搜尋,就見審神者已經提著兩大袋東西站在他眼前。

  「原來在這裡,你剛才跑到哪裡去了?」

  他根本一步都還沒動好嗎。

  「主上,我又不是短刀。」不著痕跡的鬆了口氣,鶴丸指著現在的夜色向她抗議,「而且只有人弄丟刀,沒有刀弄丟人的。」

  「……說得也是,抱歉。」

  審神者的表情有些尷尬,晃晃兩手提袋,掙扎半晌後將其中一袋遞給他,然後牽住他空出來的另一隻手。

  「這樣總不會弄丟了吧?」

  她的溫度透過掌心傳來,他呆了下,隨即緊緊握住。

  「主上,別走太快。」

  「知道了。」

  「就算是為了替大家買土產也別一個人衝那麼前面。」

  「好--」

  「至少我還是妳的近侍吧,讓我陪妳一起走--」

 

 

 

 

20170927

這篇我最想寫的就是他們在街道上跟蟑螂一起逃竄的場景!(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