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告
BG、夢小說主役。



  --如果我跟你的原主人掉進海裡了,你要先救誰?

  審神者沒想過自己也會碰到這樣的問題,大概是睡前看了政府播放的廣告影片最新一集--為了觸動新任審神者的那顆心(雖然她覺得上任很久的同事們只想把政府抓過來鞭),劇情急轉直下啦!

  等她從夢裡醒來後就去抱抱和泉守他們吧,嗯,就這麼決定。

  打定主意後,審神者用著笨拙的蛙式往岸邊前進--若不是她記得睡前確實躺上床了,一睜眼就發現自己在水裡不論是誰都會驚慌的。

  遠遠望去,岩岸邊的那兩人應是和泉守與堀川,揮手大叫著不知道在說什麼;離她有點距離的海上還有一個人載浮載沉,她看不清楚是誰,卻莫名地認定那就是和泉守與堀川的前主土方歲三。

  「我這邊沒問題--快去救他吧--」

  怕和泉守他們聽不到,她還刻意停下動作雙手大大地比了個圈。

  反正是夢嘛,如果能夠讓夢裡的他們救一回前主也是好的,雖然有點感傷……但畢竟她與化為人形的他們才相處一年多,眷戀前主也是理所當然。

  豈料岸上那兩人揮舞雙手的幅度更大了,怎麼?不會游泳?堀川留在岸邊繼續比著手勢,和泉守順著岩石斜坡磕磕絆絆地衝下來,拼命得跟什麼似的。

  審神者半點摸不著頭緒,覺得跟自家刀劍一點默契也沒有,是要她幫忙救土方的意思?才往那個方位游了幾下,堀川的肢體語言激烈地像是要她離土方遠一點--甚至激烈到整個人摔進海裡。

  也不管旁邊那位土方了,她直接往堀川落海的地方游去。

  成功救到人,堀川卻意識清醒彷彿剛才是有心落海,盡是催著她往較淺的岸邊游;和泉守正好趕來,急急的步伐踩著水將他們兩人粗魯拖過,他一手護著她,另一手在她身後揮開了刀,同時堀川跳起身,握著刀直接衝向後方。

  轉頭望去,一片黑影消失在空氣中,她只來得及看見它殘留的盔甲與破碎的臉。

  --歷史溯行軍。

  所以,剛才在她身後的是……

  將她護在懷裡的和泉守張大嘴狀似怒罵,堀川握住她的手張嘴開開闔闔,她還是什麼也聽不到,下一秒,和泉守的淚突然就滑下來了。

  她睜大眼,還來不及說些什麼,這高大的男人又像是不想讓她看到淚,將她的臉壓在他胸前,抱著她的身體顫抖、隱忍地哭得像個孩子似的。

  接著她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曾有個前輩警告她--這次的影片是測試,別傻傻地看了。

 


※  

 


  ……首先是刺眼的光。

  她才睜開眼,就聽到其他人的叫聲。

  「主上醒了!」

  「主人!」

  兩顆頭急著湊上來,然後在她眼前對撞,兩人各據一方齜牙咧嘴地抱著頭,小小的房間裡擠滿了好幾個人。

  「主上,您沒事吧?

  「這是……」

  她只覺做了個奇怪的夢,但見發問的是堀川,於是她也察覺不對勁了。

  「發生了什麼事?」

  堀川點點頭,負起向她解釋的責任,「如果與您夢裡的情況相同,那現在應該沒事了……剛才我們闖進來時,就見您明明在臥榻間,身體卻彷彿泡在水裡,周遭整個都濕透了。」

  堀川沒有說錯,臥榻觸手濡濕,但他又是怎麼……才想著,就見堀川微微一笑。

  「兼先生很緊張喔,睡到一半突然大叫著主上有危險,連外衣都來不及披就匆匆跑過來,把大家都吵醒了。」

  「吵死了國廣!這種事情就不用講了!」

  坐在旁邊的和泉守撇開頭,平日明明那麼重視外表,現在卻連頭髮都來不及紮。

  「……你哭了嗎?」

  和泉守一愣,雙頰湧起氣惱羞紅,「我才沒哭!」

  「好吧。」她裝作沒看見他眼底殘留的水痕,乾脆地張開雙手,「和泉守,我想抱抱你。」

  「……」

  自家主上太跳痛,和泉守兼定表示心累。

  「搞不懂你們人類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這個姿勢……」邊碎碎念著,和泉守小心地圈住她,有些彆扭地道:「這樣就可以了吧?」

  「嗯嗯。」

  這邊抱夠了之後,她改向另一位招招手,徹底實行夢中諾言;堀川愣了愣,動作輕柔地環住她,苦笑道:「主上,請放心,那個『我』不是我;雖然可以理解,但終究不一樣……」

  與影片中的『堀川國廣』不同,與她度過了這麼多的日子、注視著她的天藍色雙眸毫無迷惘。

  「--我就在這裡,做為您的刀,在您的本丸。」

 

 

 

 

 


  一瞬間、只有那麼一瞬間,她浮現一個對她的責任來說不被容許的念頭。

  大概是因為……不想看到他們哭泣難過的模樣吧。

 

 

201709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ueenie2mail
  • 這篇治癒了我看活擊的心靈創傷。
    老實說,我覺得活擊的劇情鋪陳不夠,而且實在和我個人認知的角色個性落差太大。
    總覺得堀川那樣的劇情轉折設定在人設上就對舊主有執念的角色還說得通(如:極化前的不動),在這邊就顯得很突兀...
    而且說真的,如果他理解舊主的堅持信念,又怎麼可能改變什麼?
    就算舊主真的倖存,然後呢?他打算帶著舊主逃到哪去呢?...我不懂。
  • 感謝留言!
    當初看也是遭受心靈創傷+1,只好動手自己寫

    活擊其實後來都在看作畫,不然看劇情我好想吐槽啊(喂

    山遁 於 2017/09/24 10:2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