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這是……堀川把你的被子拿去洗了?」

  「……」

  「喏,要嗎?剛洗好的,你要遮的話勉勉強強能用。」

  「要讓我用這個?」

  「因為你看起來像是想找個地方藏起來的樣子,而且你下午還有畑當番吧。」

  「……嗯。

  「切國,需要再幫你買一條嗎?」

  「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你用來遮掩的白布,只有一條吧?每次燭台切或堀川幫你洗的時候,你通常都待在房間裡,但如果兩條輪流洗就沒問題了。我下周剛好要去現世一趟,幫你帶一條?還是你要跟我一道?」

  「……妳竟然沒跟兄弟他們聯手。」

  「強硬剝下來你也會不高興吧,如果你覺得蓋著白布比較好,我倒是覺得沒什麼關係,只是我不好用主上的身分跟燭台切他們說別動你的白布,所以問問你能不能接受這樣的方法。」

  「哼,真虧妳還在替一把仿製品著想啊。」

  「你是我的刀,這麼做有哪裡不對了?但如果你又開始覺得因為自己是仿刀所以什麼都能力不足,至少要想起……我記得你什麼時候拿了譽、也記得你什麼時候補了敵軍最後一刀,而且我覺得那次你還挺帥氣的。」

  「--別記這種事情!」

  「你只記得自己是仿品,卻不記得自己漂亮又帥氣的一面,那只好我幫你記啦,恰好你家主上記憶力還不錯。如果你不信,我還是說出來吧。」

  「……妳想做什麼?

  「我家切國美如畫--」

  「妳、」

  「大家聽著,這是我的初始刀!陪我最久的、我的初始刀山姥切國廣!我家切國美如唔唔唔唔唔--」

  「--住口!別喊了!」

  「別突然撲過來摀我嘴巴……嘶、好痛……我只是怕你不信啊!」

  「妳--我信妳!這總可以了吧!」

  「真的?也信你自己嗎?」

  「……」

  「妳啊……為什麼總是……」

  「切國?」

  最後所看到的,是他在陽光下鍍著金暈的髮,那雙靠得極近的碧綠眼眸有些惱有些窘迫、又多了些其他說不上來的情緒,摀著唇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放輕了,卻仍然沒有離開。

 


  「對了,你什麼時候要跟我去買新布?」

  「……不需要了。」

 

 

 

 

20170808

  整篇文中最帶感的是標題(RY

  題目來由是被被的戰鬥立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