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

  「包丁,你怎麼可以說那樣的話?」

  才剛出門,信濃登時就發了難。

  走在前方的後藤一掌拍向自己額頭,一副該糟了的表情,見包丁立刻扁起嘴,他試圖緩和遠征隊伍的氣氛:「喂喂……信濃,包丁畢竟還小嘛。」

  「再小也掛著藤四郎的名號!」信濃不滿地看他一眼,「『如果能遇到溫柔的人妻,我說不定就不回來了喔』--怎麼可以對大將這樣說?如果是我的話,與大將對看一整天我都不會膩耶!」

  這也很……後藤決定不表示任何意見,比起對看一整天,還不如跟大將一起出去兜風聊聊天比較有趣。

  「雖然同意你的話,但目前的主人我沒辦法。」

  太鼓鐘貞宗舉手,那表情幾乎要讓一旁的不動行光以為他正在認真地開著玩笑,「衣服稍嫌樸素了些,如果她願意讓小光幫她弄得華麗點就好了。」

  「包丁,你說人妻會給你糖果,但你掌握了錢才能買糖果。」博多一推眼鏡,鏡片後的眼睛閃閃發光,「商業是很重要的!」

  幾名短刀紛紛發表感想,一時間沒人注意包丁握緊小小的拳頭,然後、尖叫。

  「啊--討厭!你們都不懂人妻的好!」

  「我懂大將的好就夠了。」

  面對包丁小弟的憤怒,信濃不滿的哼哼兩聲:「人妻好在哪裡我不知道,但如果大將是人妻我就會知道。」

  「人妻會陪我玩啊!還會給我點心!」包丁跟自家兄弟槓上了,「主人只知道辦公辦公辦公,但人妻就會陪在我身邊--」

  「哈,原來是這樣。」

  太鼓鐘貞宗撇撇嘴,他把雙手放在腦後,開始覺得兄弟吵架很無聊了,「你只是想要主人多陪陪你嘛。」

  「哪有,人妻才是重點!」彷彿被螫到似的,包丁跳起來大聲抗議,「因為人妻會溫柔地摸摸我的頭,包容力很高、還會給我很多很多點心,所以人妻最棒了!」

  人妻萬歲--

  包丁朝著遠方舉起雙手大喊。

  「可是,你沒有注意到自己一直在拿主上跟人妻比嗎?」聽到這裡,不動行光終於開口:「你是希望主上也能疼愛你吧。」

  抿起嘴,瞪著地上的包丁緊抓著自己的衣服下襬。

  才沒有這回事,人妻最棒了,比主人還要--

  想著,卻再也說不出口。他賭氣地放慢腳步退到隊伍最末端……原本是這麼打算的,但是後藤哥拍拍他的肩膀,陪他一起走在最後面。這時他才注意到領頭的信濃哥不住回顧、那個不動走中間、後藤哥壓陣,三個人護住了隊伍的完整性。

  ……明明自己也是修行回來的刀。

 

  「我們回來了--」

  信濃哥明亮的聲音穿透本丸大門,他聽見主人跟其他人的腳步聲;踢著地面的小石子,他走到主人面前,感覺到她蹲下身,他這才扯了扯她的袖子。

  「……因為沒有遇到人妻我只好回來了。」

  「你安心了嗎?」

 

 

 

 

【衛生棉】


  「主上要的牌子……在這裡。」

  憑藉著手長腳長,燭台切從高處拿下所需商品,「還有呢?」

  「OO牌夜用型二十八公分,兩包。」長谷部手拿清單精準地報出另一項,「XX牌超薄型微香一組……在你的左手邊,博多,主說那個牌子才有特價。」

  「好咧!」

  「我也找到了。」藥研拿著兩包衛生棉放進購物車裡,「大將還需要買什麼?」

  他們身處賣場之中。

  雖然上方的指示牌大剌剌地寫著『女性衛生用品』,但女審神者很常見,因此身為男性的刀劍男士來賣場幫忙購買衛生用品也不是什麼太稀奇的事。

  「……不太對。」

  盯著購物車裡的衛生棉,博多的表情顯得有些困惑,「主人購買的數量比上個月還要多。」

  「這種用量本來就有一定的浮動性吧?」

  接話的是藥研,然而這說服不了修行回來的博多藤四郎(商人ver.)。

  「話不能這麼說,藥研哥!我去學習怎麼經商的同時了解到成本管理也是很重要的!」博多推推眼鏡,難得可以將學到的知識應用在本丸財務上,他顯得躍躍欲試,「這個月主人的衛生棉用量超出預期額度,回去後要請主人提出檢討書!」

  ……檢討書。

  為了他們主上購買衛生用品的數量,本丸學成歸來的財務‧博多藤四郎要求主上寫檢討書。

  路邊經過的女性審神者們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但他們顧不了那麼多了。

  「博多,通融點也沒關係吧,她可是我們重要的主上。」燭台切試著緩頰,立刻招來旁邊長谷部的怒視,「我告訴你,不是通融與否的問題!主不管需要多少我都買來給她,就算是這一整櫃也--」

  「慢著,兩位請先等等。」

  總覺得話題越來越歪了,藥研連忙抬手阻止,「讓我先跟博多談談,一下子就好。」

 

  「博多啊。」

  與雙臂盤胸虎視眈眈的長谷部稍微拉開距離,藥研一把攬過小弟的脖子,附在他耳邊小聲問:「你知道大將為什麼需要這種衛生用品嗎?」

  博多思索幾秒,「因為主人無法控制流血所以需要這個。」

  「……基本上沒錯。」

  「那主人之後也會去修行對吧!用時間交換控制的力量!」

  「不對不對不對。」

  見小弟握緊拳頭彷彿燃起了商人魂,藥研忍不住扶了扶額。

  「博多,你……先別跟大將提這件事,我回去後替大家上一堂課。」

  為了大將的臉皮著想,這件事還是就掐停在這裡吧。

 


  審神者:「沒有,真的、我家刀劍男士真的沒有虐待我,這其中大概有什麼誤會。」

  【記者 第XXXX號本丸採訪報導】

 

 

 

 

201708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