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饞】 

  「總有一天要把這笑容……」

  一期一振從公文中抬起頭,他似乎聽見自家主殿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她從剛才就停了筆,伸出指腹朝著桌邊人偶蹭了又蹭--是的,跟他們長得極為相似叫做『黏土人』的小人偶,據說是時空政府為了廣闢財源,發薪水給各位審神者後又從他們身上撈錢回來的方法之一,連主殿都買了好幾隻放在桌邊排排站,閒來無事就摸摸人偶蹭蹭臉蛋之類的,說是這樣能夠得到治癒感。

  眾人不以為意,畢竟這也是審神者喜愛他們的一種方式,被買到的人很歡喜,其他人則是數著日子等時空政府出他們的小人偶讓主殿買回本丸;直到某天他不小心看到主殿替那些小人偶彈灰塵,她拿隻小毛刷清掃得仔細,那形似他的小人偶輪流抬起臂膀,左手、右手,為此他忍不住微笑,接著主殿將小人偶一翻,毛刷慢條斯理地掃過腳底跟……檔部。

  他從此無法直視主殿觸摸小人偶的動作。

  「主殿?」

  「我沒事。」

  主殿已經整個人趴在桌上,朝著那個跟他很相似的小人偶的圓圓腦袋摸了又摸、臉蛋蹭了又蹭。

  ……他有點看不下去了。

  「主殿若有什麼難處,說出來也好讓我替您分憂解勞。」

  清晰好聽的男聲響起,審神者抬起頭,一期一振抿著嘴,瞬也不瞬地盯著她的眼睛。

  「不是什麼重要的--」

  「主殿。」

  打斷她的聲音不大,但審神者仍聽得出他的堅持。

  「好吧好吧。」

  審神者嘆口氣,將小小的黏土人轉個方向面對他,「你覺得怎麼樣?」

  「……人偶?」

  「不對。」

  「像我的人偶?」

  「不是,你不覺得他的笑臉很可愛嗎?光是看著就可以得到滿滿的治癒感!」

  人偶被推到眼前,但他毫無主殿所感。

  「我好想摸摸他圓圓的頭、舔舔他的臉,看起來就甜甜的好想吃掉,可是沒辦法吃啊--」審神者摀著臉嚎,突然眼睛一亮,「還是說燭台切可以幫我做出這種蛋糕然後我就可以吃他個一打--」

  「會胖的,主殿。」

  「我知道啦。可惡,好餓……想舔一口……好想吃掉……」

  審神者趴在桌上嘟噥,指尖從桌邊的小狐丸戳到鶴丸再戳到一期一振,三隻黏土人的笑臉笑得她嘴都饞起來了,前方傳來唏唏窣窣的聲音,她沒什麼精神地抬眼一看,瞬間嚇得直起身子,她的好下屬一期一振--那個一期一振,慢條斯理地解開披風、解開軍帶、解開護甲、解開領帶、解開襯衫,眼見男人鎖骨露出還要繼續解開第三顆扣子,她望望外頭烈日,忍不住問,「你終於覺得天氣太熱打算裸奔了?」

  一期一振皺眉,「您不是嘴饞?」手沒停往下解到第四顆,「您無法對偶人做的,對我做也行。」

  審神者愣了下,看看黏土人再看看他,雙眼閃現渴望的光芒,又搖搖頭,「是口水喔,會感到噁心吧。」

  「由您來做就不會。」

  審神者掙扎,但視線已經黏在他的臉頰上了,白白的、看起來很好啃的嘴邊肉,加點辣椒切細薑絲配罐啤酒應該很不錯。

  「中途感到討厭的話也不能打我,我打不贏你們……用說的就好了,你一說我就停。」

  聲音有些漫不經心,他還沒來得及回應,她移到他身側,雙手放在他肩上,視線在黏土人與他身上來回掃著,似乎在比對什麼,最後在他頰邊輕輕舔了一口。

  他一顫,扶著他肩膀的她也感受到了,有些擔心地望過來,「還是會不舒服?」

  「不是……不舒服的問題……」

  「那就好。」

  她笑了,然後專心一志地舔著他的頰,用牙齒輕輕咬起肉、放下,舌尖一路往下濕漉漉的又舔又吮。他隱忍住一聲喘息,看到她明顯愉快起來的面容,他啞聲開口,「主殿……」

  一手剛搭上她後腰,她嚇得跳起,閃得像是差點被雷劈中。

  「不要亂動!」

  興致被擾亂,她有些不滿的埋怨,把他的手壓在地板上後繼續啃他的鎖骨。

  一期一振深吸口氣,有些尷尬地換了坐姿,努力忽略身體開始脹痛的某處,任由她對自己的肩膀咬咬啃啃,又安撫般地以柔軟舌尖滑過去,滿足地啾了一口,再換個地方繼續磨她的牙。


  鶴丸國永頭一回知道,原來人類在驚嚇的時候也可以什麼聲音都發不出的。

  猛一見他連那句口頭禪都顧不得說,還以為同僚瞞著大家偷跑,仔細一看,明明該是充滿情慾氛圍的場景卻有種違和感--女人雙手搭在男人肩上,見他進來,柔軟舌尖剛好在男人頰上舔了一口,在空氣中發出啾的水聲。

  「鶴丸。」女人--自家主上,有些不好意思地打了招呼;男人--自家同僚一期一振,面色潮紅整個眼神死活像他才是被下手的那位。

  等等,看這情況還真是被下手的那位沒錯,主上衣著完整,一期一振上半身衣服脫了大半,披風與護甲整整齊齊地疊在一旁,連手都被主上壓著。

  「這是有原因的。」

  主上尷尬地笑了,但語氣彷彿被鄰居撞見自己大口咬著蛋糕於是『不好意思讓您見笑了』的反應,鶴丸國永不懂主上跟同僚究竟在演哪齣。

  「我看到黏土人甜甜的笑容,」他的目光順著主上的解釋與手指看向桌邊,形似自己的白色小人偶正笑得開心,「就覺得好可愛,好想舔一舔……好想吃掉,一期怕我真的把黏土人吃掉,於是他就犧牲自己--」

  「我並不覺得這是犧牲。」

  被強硬地打斷了,審神者看著一期一振,面容略顯疑惑,又轉頭向他解釋:「總之,一期在幫我解饞。」

  鶴丸終於發覺那違和感是什麼了。

  一期一振,是肉啊!

  對照起一期一振充滿情慾的眼神,自家主上只有--食慾、滿滿的食慾,照理說他應該直接拜託光小子弄個什麼點心,另一句話卻衝口而出。

  「那,我也來幫忙吧。」

  鶴丸國永一扯,衣服乾脆地脫了大半,直接比照真劍必殺辦理,肩膀與左胸整個露出來,審神者眼睛一亮,腰部卻猛地被人一抱,跌坐回一期一振懷裡。

  面對一期一振明顯不悅的神色,鶴丸露出挑釁的笑,敞著衣服慢條斯理地走到她身邊坐下,「我也可以給主上咬唷?」

  「……你們真好。」她看起來感動得快哭了,「我去拜託博多幫你們加薪!」

 

 

 

【當審神者與近侍被關在箱子裡】

【山姥切國廣】

  出於某種不可抗力的因素,我跟自家初始刀被關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

  「……別一直靠過來!」

  「我發誓我連動都沒動。」雙手半舉作投降狀,我對被被保證自己絕對沒往他那邊靠過去一絲半點,但這地方實在狹小,我倆幾乎是緊緊貼在一塊。他雙手撐在我耳邊的牆壁上,一腿卡在我雙腿中間;我為了避免摸到什麼不該摸的東西還把手舉在身前--然而這並沒什麼鳥用,依然像是把手親密地搭在他肩上。

  沒有空間可以讓他身上披著的被被自在飄動,幾番磨蹭下來那床單掀了大半,露出他那頭看起來很好摸的金髮,白皙臉孔微微起了紅暈,碧綠的眼瞅著我,透出的不知道是惱意還是什麼。

  「我沒看,我真的沒看你。」

  我立答,為了強調還連忙撇開頭,於是他不吭聲了,但礙於身高問題,他的呼息不斷噴到我耳朵上,弄得我耳朵有些癢。

  「妳的……別頂過來。」

  「哪個?我又沒有幻肢怎麼頂著你?」

  我一頭霧水,他滿面通紅地瞪著我,往下看了一眼……啊。

  「那個、被被啊……」我很無奈地看著他,「我也是需要呼吸的。」

  背都已經貼到牆壁了還想我怎樣!我也是很尷尬的好嗎!

 


(1)幻肢

(2)觸手

(3)脂肪

 到底是阿魯幾的什麼東西頂到被被,請搶答!

 

(1)幻肢

   被被發現嬸嬸一直隱瞞的秘密--她長出了幻肢而且不知如何是好,看到嬸嬸難過的模樣後被被反過來安慰嬸嬸。

  恭喜!是個溫馨的結局呢!

 

(3)脂肪

  被被被嬸嬸的脂肪頂得不要不要的,在無法避免的情況下他紅著臉、認真地握住嬸嬸的肩膀,低聲說:「妳......還是減重吧,瘦下來後就不會頂到--」

  恭喜!是箱子打開後一人成功逃脫的結局呢!

 

(2)觸手

  被被 收到嬸嬸熱情的告白。

  「好喜歡......我想抱抱你......還想舔舔你......」

  對於嬸嬸的要求,爆炸的被被臉紅了很久才幾不可察的點頭。

  於是他看著笑成一朵花的嬸嬸在自己面前融化成果凍狀的物體,密密麻麻千百萬根細小觸鬚朝他伸來。

  「嗶嗶嗶嗶嗶--」箱子內部傳出急促而刺耳的鈴聲。

  【警告:山姥切國廣 SAN值急速下降】

  【警告:山姥切國廣 SAN值逼近臨界點】

  【警告:山姥切國廣    】

  恭喜!是嬸嬸主動的結局呢!

 

 


【鶯丸】

  「……哎呀。」

  在鶯丸踏進嬸嬸房間的下一秒,結界啟動。

  「不是說過我趕稿時不准打擾?」連頭也沒抬,處於死線前的嬸嬸在鍵盤上劈哩啪啦地打字,「這下子你得等到我寫完稿才能出去了。」

  「不是很好嗎?在此悠哉地喝茶等您也不錯。」

  「說什麼傻話,既然都進來了當然是跟我一起趕稿!」

  恭喜!達成了與嬸嬸一起關小黑屋趕稿的結局呢!

 

【大典太】

  「我想回倉庫……」

  「沒辦法唷。」

  面對大典太沉重的語氣,亂藤四郎輕快地道:「倉庫有人了呢!」

  疑惑的 大典太光世打開了倉庫的門。

  震驚的 大典太光世發現嬸嬸縮在裡面瞪著打開門的他。

  「這裡有人,請去另外一間。」

  然而,這個本丸裡面只有一座倉庫。


  糟了!是倉庫太少的Bad end!

 

【鶴丸】

  「……所以,這就是妳給我的驚嚇?」

  看著連自己也掉進來的嬸嬸撲跌在他身上,抱住人的鶴丸笑得很開心,「我喜歡。」


  恭喜!是嬸嬸把自己送上門的結局呢!

 

 

 

 

 

201707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