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動行光修行歸來了。

  才剛進門就被等在門邊的審神者抱個滿懷,「不動你回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抱了半天,審神者終於發現不對勁,懷中這把露出靦腆表情任她抱抱蹭蹭的短刀是哪位?她拉開距離,認真地端詳對方半晌,嗯、沒有酒醉的紅暈,「請問你是……」

  極化短刀受到來自審神者的打擊,攻擊有效判定✓

  「太過份了,我只是酒醒了而已啦!」

  「差別有這麼大?」

  審神者頗為震驚,「你以前都拼命推開我說自己只是廢柴刀,現在……」

  不動行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接著清醒地、正面迎上審神者的目光--那是過去的他極力避開的事情。

  面對初來乍到時常酒醉的他,送他去函館給予震撼教育的當今主上。

  對於不認真工作的他,軟硬兼施的主上。

  不管怎樣都會朝他伸出雙臂,跟他說歡迎回來的主上。

  「過去我總怕這個本丸也會消逝在火海中。」

  不動行光清晰地、不帶一絲酒氣的開口。

  「雖然恐懼並沒有消失……但現在,我想要為了避免那樣的結果而變強。」

  綁著黑色馬尾的男孩子笑容有些靦腆,卻宛若雨後初霽;伸出雙手,不動行光第一次主動回抱擁住他的主上。

  ……即使是這樣的我,也想要回應您給予我的愛。



  「既然你已經回來了,那我有些事情要告訴你。」

  「是。」

  面對審神者單獨找他進房談話,不動行光就有了心理準備……畢竟她並非把刀劍藏掖在匣內的主。

  「我要將你編入第一部隊,搜尋江戶城內的歷史溯行軍。」

  --意料之中的指令,然而他還是不由自主地湧現一股滿足與歡喜。

  江戶城內極為凶險,過去審神者僅敢讓修行過後的短刀們來此出戰。

  作為刀劍與下屬,被期待了功績、被肯定了能力,他忍不住將背脊挺得更直,聆聽她的話語。

  「不過、」看到他炯炯的眼神,審神者語氣一轉,「畢竟你才剛修行回來,比起其他熟悉城內的短刀有著些許差距……不動行光,只要稍微大意,你重傷的機會可能比其他人都要多。」

  她直接了當地開口。

  「但你重傷後,我絕對不會讓你繼續深入敵陣;御守,也會讓你帶著。」

  「即使前方就是敵人的根據地?」

  「即使前方就是敵人的根據地。」

  一年多以來足以讓不動行光知道她的作戰風格,但他仍舊又問了一次,而審神者也依然給出相同的回答。

  「我是讓你去戰鬥,不是讓你去送死的。」

  被肯定、被期待、被珍愛、被保護。

  面對審神者,不動行光將本體刀擱在身側,朝當今主上深深地一叩首。

  「--期待你的表現。」

 

 

 

 

20170515 

  總覺得每把極化短刀回來都會經過這樣子的談話

  我家除了把短刀舉高高之外本質依然是個斯巴達本丸

 

 

 

 

 

 

  被被早上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魚骨頭。

  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就因為是仿刀嗎!

  動彈不得,甚至感覺一動就會散架。

  得到消息的審神者衝過來,抱起被被大哭:被被啊啊啊啊啊--

  還來不及阻止審神者,魚骨頭被被就解體了,一根根刺散了開來。

  被被滿身冷汗的醒來,幸好是夢。

  但是審神者還在隔壁大哭,他只得趕快衝過去:我在這裡!

  審神者哭著說:我的被被因為我的粗心魚解了,你是誰?

 

20170515

  因為朋友的魚骨頭貼圖產生的腦洞,這樣的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