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女審現代砲友Paro片段

※請先確定自己滿十八歲(?

 

 

01

  身旁女人抱著枕頭熟睡,裸露的肩上還殘留著他烙下的牙痕,五条鶴丸勾起女人黑色的長髮捲在指間,思索若是自己開了口,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

 

 

02
  一個人過的情人節在餐廳請求下併桌,坐在兩人座的女人散發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勢,他肯定她會拒絕,那嘴型活脫脫一個『不』字停在舌尖馬上就要出口。

  「我會很安靜,不會打擾到妳的。」

  聽聽,五条鶴丸說他會安靜,若是熟識他的朋友們聽到肯定懷疑他在打什麼歪主意,但沒問題,一個人過情人節--不,只是來吃午餐的女人壓根不認識五条鶴丸,於是他收下服務員感激的眼神,堂而皇之地坐進了女人對面的位置,即使女人周遭的氣氛只差沒像他朋友姪子那樣『Leave me aloooooooooooooooooooone』。想到這裡,五条鶴丸忍不住笑起來。

  而她專注地盯著菜單,看都沒看他一眼。

 

 

03
  「啊,我喜歡那道菜,這裡的廚師料理得很棒。」五条鶴丸笑吟吟地,燦金的眸以及嘴角的微笑幾乎要閃瞎周遭情侶,「妳也喜歡嗎?」

  對面投射過來的不可置信的眼神或許可稱之為『你這個大騙子』。

 

 

04
  「要做嗎?」

  他望著坐在對面已經認識數小時的女人--黑髮在腦後鬆鬆地盤成髻、鏡片後的眼睛一副『遇到神經病』地瞪著他看,良久。

  「……好。」

  --這可真是嚇到他了。

 

 

05
  砲友就是砲友,何必浪費時間約會?各取所需就是了,見面、上床,之後該做什麼便分道揚鑣。

  「為什麼那天妳會答應?」

  「我失眠,那陣子幾天沒闔眼了。」安眠藥無用。

  「那麼,不是我也可以吧?」

  「對。」

  她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眼眸是奇異的淺淺金色,有點冷。

  「我們可以開始了嗎,五条先生?」

  「……鶴丸。」對方開始用她的肩膀磨牙。

  對此她判斷是口腔期不滿足,並暗暗翻了個白眼。

 

 

06
  她忍下一聲嗚咽。

  「叫出來……」濕熱的觸感從胸部往下蔓延,五条的聲音含糊地從下方傳來,「我想聽聽妳的聲音……」 

  自己做愛發出的聲音怎麼樣都無法習慣,她乾脆地摀住了嘴。

 

 

07
  五条鶴丸更乾脆地抓住她的雙手銬在床頭。

 

 

08
  「哎,我沒跟妳說這次有帶助興的道具?」

  俊帥臉上滿是無辜,手卻掰開她的雙腿深深進入了她。

  「你、嗯--」

  雙手高舉過頭,手銬硄啷啷直響,她咬住唇卻止不住喉間被逼出的呻吟,他吻住她、舌尖挑開她緊閉的唇攻城掠地,她的呻吟被他堵在嘴裡,私處又黏又滑的液體卻隨著他的大力抽插流了出來。

  最後他成功聽到她高潮時的哭叫。

 

 

09
  方才自己的尖叫似乎還在耳邊響,她摩擦著自己被勒出紅痕的雙腕,努力撐起酸軟的腿,將人推倒在床上後幫他戴上套子,盯著眼前重新脹大的器官,略略猶豫一會兒,頭一低,幫他含起來。

  「這可真是……嚇到我了。」他的喘息聲中帶著幾分驚喜,「之前妳都拒絕……我還以為妳不喜歡。」

  她不吭聲,只是困難地舔吮他的碩大,胸前兩團白皙綿軟殘留著歡愛後的痕跡,顫巍巍地晃著。視覺與觸覺的雙重刺激下,他的喘息越來越急促。

 

 

10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女人掙開他的手,抹了嘴起身離開。

 

 

11
  他還沒回神,即將高潮的那一刻遲遲沒來臨,睜眼卻只見她踉蹌地撿起衣服,穿好後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握住門把,她回頭看了他最後一眼。

  「自己撸吧你,混蛋!」

 

 

12
  等等,開玩笑的吧?

  ……但她連皮包都帶走了。

  鶴丸過了好幾秒才抓回飄在雲端上的思緒,自己的硬挺還翹得老高,然後她拍拍屁股,說走就走。

  至少先把人追回來。他從床上跳起,急急忙忙撈起地上的牛仔褲伸腳就穿,前後花不到十秒,如果拉鏈沒有卡到他還沒消下去的小鶴丸,應該一切都很順利的。

 

 

13
  悲傷的五条鶴丸先生躺在地上蜷曲了五分鐘之久。

 

 

14
  整理好儀容,她才從女廁走出來,剛才被丟在床上的傢伙就將她推了回去,拉進隔間關門落鎖一氣呵成。

  「你--」她不可置信地瞪著他,低聲罵道:「你進來做什麼?這裡是女廁!」

  「噓……妳一定不知道我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嘴一抿、頭一扭,就算被他壓制在牆上,她也沒打算接他話。只是可憐兮兮的嗓音依然很堅持,「剛才急著穿褲子時卡到了,痛得我在地上滾半天……妳不摸摸它嗎?」

  她一愣,他竟直接抓著她的手伸進褲檔去握那疲軟下來的男根,摸起來就是一副驚嚇過度垂頭喪氣的樣子。

  想像他在地上痛到打滾的畫面,她沒能忍住,笑了。

  「……笨蛋。」

  「為了追妳啊。」

  舔吻著她的鎖骨,他重新解開她的衣服。

 


  
15
  最後他們把中斷的事情做完了。

 

 

16
  扶著腳軟的她走出女廁,繞過走廊轉角卻跟飯店人員打了個照面。

  「這位小姐是--」

  面對服務員的關心神色,他脫口道:「我女朋友身體不舒服,正要送她回房休息。」

  女朋友三個字輕易出口,像是早已講過了千百遍。

  意外地……感覺很好。

  「嗯,女朋友!

  他咧開大大的笑容,但服務員依然一手握著對講機,保持著得體的微笑輕聲詢問:「小姐,妳認識他嗎?」

  彷彿就等一個不字直接連絡櫃台報警。

 

 

17
  才進門,鶴丸就在她頰上落下一個個響吻,想推開這個心情過於亢奮的男人,結果他開始舔吻她的掌心。

  「你做什……」

  「剛才妳說了,我是妳的男朋友!」他說得理直氣壯。

  「不這樣說你就要被當成是可疑人士了!」

  「哎,我相信妳想得出十幾種其他說法,若是真的討厭,依妳的個性也會毫不留情地拒絕吧,當初妳拒絕併桌的樣子我可是記憶猶深。」攬過她的腰,金色的眸深深地看進她眼裡,「妳不喜歡我嗎?難道說,剛才只是我一廂情願?」

  沉默許久,屏息等待後得到的回應是她第一次主動抱住他,頭輕輕靠上他的胸膛蹭了蹭。

  「……不。」

  
  

  

 

 

 

 20170416

  朋友跟老妹點的鶴丸。

  我發誓我跟鶴丸沒有仇,他會卡到小鶴丸完全是個意外(看旁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