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眼看到透進來的天色,我就知道該死了。

  明明訂好鬧鐘準備五點半起來參加早上八點的會議,結果鬧鐘叫都沒叫,我棉被一掀、雙手一拉準備脫下睡衣--不對,這睡衣不是我的。

  四顧環繞,這房間好像也不是我的。

  我坐在和式房間的和式床鋪上,身上穿一件和式寢衣,嗯、我在哪裡我是誰?該不會連人都變了--連忙摸摸自己的髮,看起來沒什麼變;有點遺憾地掐掐自己的雙下巴,嗯,還是沒變。

  不管怎麼樣,會議還是得開的,遲到的話主管會罵人……希望這裡離公司不會太遠。

  還沒找到能穿的衣服,一陣奔跑的腳步聲接近,那個據說叫做障子貼了白紙的門被大力拉開,一、二、三、四,四個小孩在門前擠成一團齊齊盯著我,其中一位突然發出快樂的尖叫。

  「主人醒了!」

  哈?什麼?

  我錯愕我茫然,一頭白髮的小孩率先撲過來,金髮小女孩緊跟在後,兩個人撲上棉被後連帶壓住我的腿。另外兩位絕塵而去,急著向全世界宣告我醒了。

  「主人醒了--」

  「大將她醒來了!」

  「不不不……」我一時間不知道該阻止哪個,最後決定先從被子裡抽出腿,「抱歉我急著上班,借過借過。」連忙問似乎是住在這裡的小孩,「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離XX路會不會很遠?我有急事要趕過去。」

  金髮小孩可愛地歪著頭,表情有些不解,這時我才注意到她的眼睛是藍色的,衣服打扮也有點眼熟。

  「為什麼要去?主人的本丸不是就在這裡嗎?」

  「主人不要走嘛。」

  白髮小孩抱著我的臂膀,頭靠在我的肩上,我完全無法理解一個陌生小孩為什麼會對我表現得這麼親暱這麼信任。

  「我們跟時空政府求了好久好久,他們才願意把主人送過來……」

  然後,他看起來快哭了。

  我手忙腳亂地抓著衣袖幫他擦淚水,又是拍背又是摸頭地好不容易才讓他止住,換金髮的那位抱住我的另一隻手臂,噘起嘴巴有點埋怨地看著我。

  「不要只摸今劍,也摸摸亂的頭嘛。」

  手應著對方的需求輕輕摸了幾下,看到孩子露出笑容我忍不住也跟著笑--等等,完全不對,公司呢?也不對,我不是要想公司的事情,而是剛才總覺得很耳熟的東西!

  時空政府、亂、今劍,即使不用Google我也知道這是什麼!

  打擊過大,我試圖窩回棉被睡覺等夢醒,但今劍跟亂一左一右抱住臂膀完全沒給我這個機會。我抹臉,小心翼翼地重複。

  「……這裡是本丸?」

  「是主人的本丸唷。」亂揚起頭,似乎覺得很驕傲。

  「真是太好了,那麼不管是夢還是現實我都可以回去補眠吧。」我喃喃著,默默將手臂抽出來,躺下抓起棉被就是一蓋,「昨天兩點半才睡……希望醒來時起碼還能睡一小時……」

  晚安。
  
  
  

 

 

 

 

 

20170317

  跟朋友求了幾個關鍵字但最後完全沒用到關鍵字的文(RY

  原本沒後續不過今天想出了個雛形,欠債總是要還的。

  標題還沒決定,先這樣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