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告
BG、夢小說主役。

※部分直接使用日文漢字。刀女審,不同系列不同本丸。
※OOC或許

 

  正當我努力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本體上,障子映出一高一矮的身影,五虎退眼巴巴的聲音傳來。

  「呃,請問三日月殿……好了嗎?」

  其實我沒有硬性規定保養時不得打擾,但他們好像自動達成某種協議,很有默契地不會冒然闖進房內。

  「喂,老頭。」另一人開口就是兩個字砸過來,是鶴丸,「享受完了就快點換人,不然遠征部隊回來又得排上一排。」

  「說什麼呢?」

  面對鶴丸催促的語氣,三日月顯得相當悠哉,「鶴喲,這種事要慢慢來,急不得哪。」

  「……主上,別忘記後頭還有人在等。」

  正細細地擦拭刀身,我一愣,連忙應答:「放心,這邊一結束就會喊你們。」

  鶴丸沉默一陣,嘖了聲,招呼著五虎退走遠了。

  他們大概是特地來提醒我的,我猜,但三日月望向外面,自顧自地笑起來。

  「有趣、有趣。」

  不懂三日月覺得有趣的點在哪,瞅著我的眼神讓我有些發毛。

  「那個、三日月你要不要看雜誌?」

  我一股腦兒的把桌上書報全部推過去,好像有清光的美妝雜誌跟審神者本月特集,總之只要能引開他的注意力都好,突然覺得以前理髮時被塞了一堆雜誌是有道理的。

  結果他揀了本翻沒幾頁就停在那裡,彷彿起了極大的興趣。

  「又一個本丸消失了呢,主上。」

  我一愕,對上他彎起的墨藍的眼,裡頭沉沉的,摸不透他在想什麼。

  瞄了眼報導,那是一個很簡短的篇幅,大意是黑暗本丸的刀劍男士遭到肅清,審神者不知所蹤等等。通常這種含糊帶過的文字,十之八九是刀男們受虐反撲後遭到肅清的情況--我知道,三日月大概也知道。雖然以前負責近侍的刀劍男士大多看過相關報導,但好像還是第一次被人當面提起類似的話題。

  如同最初狐之助所說,本丸依審神者而建,時空政府在各種政策上亦是以審神者為主體,負責戰鬥的刀劍男士反而顯得不那麼重要--刀解了所有短刀僅留下太刀,這種審神者也是有的。

  「……當初狐之助的說法是,只要完成任務,審神者怎麼使用刀劍男士都行。連召喚出來的切國也說,因為是刀劍。」

  他微瞇起眼,看不出來情緒。

  「那麼,為什麼刀劍男士的外表是人形呢,明明付喪神有傘的外型、也有燈籠的外型,即使說是『獨自作戰』的能力好了,也不一定非得要人形。

  「並不是所有的審神者都能上戰場,尤其是像我這種在後方支援的審神者,你們在戰場上當下受到的疼痛,我無法親身體會。

  「但是等你們回來讓我進行手入的時候,我會看到你們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

  「人類有句話叫做『感同身受』,意思就是人類的大腦會感知別人的疼痛……大部分的人類啦。

  「剛成為審神者時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懂,第一次對上歷史溯行軍時,我方兵力不足,切國重傷,腹部這裡被砍了一道。」

  我指著自己的肚腹,斜斜畫了一道。

  「付喪神也會流血嗎?流出來的是靈力還是真的血呢──不,當下根本不會想到那些問題,因為我所看到的就是……受了重傷的人,深紅色的鮮血流滿手入檯。

  「像是自己的身體也被狠狠砍了一道,那天幫他手入的時候,我痛到哭出來。」

  我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哭成那樣,好在之後戰力快速培養起來,人力調度上也越加得心應手,那樣重傷的狀況近來幾乎沒了。

  聽到我的話,三日月周遭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溫和。

  「所以……我受傷時,主上也會疼痛嗎?」

  「……是啊,會很痛很痛。」

  「真想看看呢,主上哭泣的模樣。」

  三日月的嗓音低沉帶笑,我不懂他的意圖,只得道:「下次你跟我一起負責廚房伙食,我就切洋蔥給你看。」

  平安時代的老爺爺閃過一絲困惑,頭上彷彿冒出了問號。好吧,看來三日月還沒去廚房當過番,下次讓他煮飯說不定會出現爆炸性的嶄新料理。

  「這是不是政府給眾多審神者的一個小小提醒?也許是,也許不是,但至少大多善待刀劍男士的審神者,少有被刀劍男士反撲的例子。」

  「哈哈哈,您是為了不被反撲才善待我們嗎?」

  我橫了他一眼,依然是那副溫雅的微笑,但這句話問得實在故意。

  「別倒果為因,三日月宗近,你覺得本丸是這樣的情況?」

  「那麼,主上是為了什麼善待我們?」

  人身安全?

  權力?

  還是……獲得我們所代表的意義?

  以狩衣袖口微掩住唇,眼前之人歛起雙眸,眼底隱約金燦,周遭氛圍卻彷若刀鋒凜銳,一種刺骨的、非人氣息的冰冷隨著層層問句逐漸透出,遠比剪刀抵上肌膚的寒意還要徹骨,我突然想起他確實是渡過千年的天下五劍。

  對於一把度過千年的刀,也許言語已屬多餘,但我還是老實道:「……只有這幾種選擇的話,未免也太過簡略。」

  垂下眼,雙手所捧太刀線條優美,以靈力保養過後熠熠生輝。

  「無須為了什麼而善待,我只是因為知道會痛,所以不想你們也痛罷了。」

  作為他們的主、作為召喚他們成形之人,起碼要對此負起責任。

  最少……最少我可以做到這點。

  結束保養工作,我小心翼翼地把本體捧到他面前,讓三日月將刀繫回腰上。

  「雖然一開始只當作是上司與下屬,但就任審神者後我常在想……」

  注視著他眼底的新月,我認真地道:「切國或是山伏、長谷部或是明石,如果這裡能夠成為不管是何種刀劍男士都能夠容納的本丸就好了。」

  「如果你們都能夠露出笑容就好了。」

  即使你們身為刀劍付喪神,而我只是一名人類,也祈求你們能夠──

 

 


  驀地,三日月配在腰間的本體發出輕微嗡鳴。

  三日月與我同時望向那把太刀,而後他慢慢揚起一個有些傷腦筋的笑。

  「哎……真是無法說謊呢,連掩飾都沒辦法。」

  他沒有解釋本體的異狀,只是興致很好地握著我的手放在頰邊蹭了蹭,雙眼微瞇一臉滿足。

  「三日月?」

  「嘛、偶爾也想跟主上Skin ship試試,您不喜歡?」

  「這倒不是……」

  有些遲疑地伸出另一隻手摸了摸他的鬢邊,三日月睜大眼,周遭飛舞的櫻花襯得那彎新月越發燦亮。

  「很好、很好,盡情摸吧。」

  簡直是Skin ship大放送,剛才還只是蹭,現在直接抓著我的手貼在他頰上了。

  「這下子,我也沒資格笑鶴呢。」

  「鶴丸?」

  見我疑惑,三日月也不答,只是笑,「主上想知道嗎?剛才,我的本體。」

  「嗯。」

  「那麼,再一次。」

  內蘊著新月的眼眸無比專注地看著我。

  「方才主上注視我的樣子,無論是表情或是眼神,再一次。」

  「……我剛才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您不曉得?」

  我搖頭,人類又沒有另一雙眼睛長在外面,大多時候只能透過別人來看自己。

  三日月將指尖抵在唇前,嘴角微翹。

  「那麼,就暫時讓我把它當成祕密吧。」

 

 

 

20161221

  總算是擠出來了,後面好卡啊啊啊啊啊!(掩面
  連隊戰的目標是大包平跟大典太,希望不會肝太久
  沒有意外的話,下一篇大概會寫長谷部或是五虎退(沒有意外的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敘空夜
  • 明明就是很平常的手入場面為什麼我覺得色氣感十足呢?我想一定是我打開這篇文的方式錯了。

    ....搞不好打開爺爺的方式才是錯的(被殺


    不過好喜歡這篇爺爺呈現出來的感覺,那種以聊天般隨意的態度實則認真的問著嬸嬸對於他們這些刀劍的想法,之間所呈現出來的反差萌得我不要不要的~

    腹黑大好啊喔喔喔喔!(衝出去吶喊
  • 我在寫的時候也覺得色氣感十足,大概是輸入word的方式不對(X

    謝謝!ヽ(*´∀)ノ
    對我來說三日月就是這樣的刀劍男士(?
    不過看到各家不同的解釋也相當有趣XDDD

    山遁 於 2016/12/27 22:4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