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告
BG、夢小說主役。



  晚了快一年才入坑,最近因為朋友插旗的緣故(我寫幾把她就寫幾把!),寫完入手順全員一百字左右的小段子作為一周年紀念。
  遊戲本丸、曬刀、刀女審、個體差、bzzz要素,括弧()裡是現實情況,圖多注意。
  略過同名刀。

 

11/16當天

1位山姥切國廣  

 

1位山姥切國廣

  「我是山姥切國廣……那眼神是什麼意思,仿造品讓妳很在意嗎?」

  「仿造品?」

  將他呼喚出來的女子--審神者,露出困惑的表情,「抱歉,我新來上任,對那種事情不太清楚,總之你能戰鬥嗎?」

  「當然能!」

  純粹是出於身為刀劍的自己卻被懷疑戰鬥能力的憤怒,他衝口而出,換來對方連連點頭,將刀裝一股腦兒的塞到他手上。

  「很好很好,那麼你就當第一隊的隊長吧。來,這個也給你。」

  「我當隊長?」

  他神色複雜地看著刀裝,「……妳在期待什麼?」

  「再等等唷。」

  在鍛刀爐裡投入資源,審神者轉頭對他微笑,「馬上就能組一隊讓你出陣了。」

  很久很久之後,山姥切國廣才知道自家審神者不過就是個『   』罷了。


  (空格裡的答案,根據朋友的回答是『戰鬥狂』、『狂戰士』,我只是比較常出征而已!)

 

2位今劍  

 

2位今劍

  「小今劍啊啊啊啊--」

  審神者的哀號從三条家的今劍出門修行後就沒消停過。

  跟一期一振還有長谷部討論出陣名單,手指剛劃過短刀們的名字,「今劍啊啊啊啊--」

  幫忙燭台切做大家的甜點,算算發現多了一人的份量,「今劍啊啊啊啊啊--」

  送夥伴出門修行的岩融原本還滿臉擔憂,看到審神者誇張的模樣後倒是冷靜下來了。

  「畢竟是她的初鍛刀。」

  山姥切國廣開口,但是否帶點身為主上第一把刀的游刃有餘,大家不得而知。

  接著,在大家收到今劍的第三封信後,主上終於完全地巴在門邊不走了。

  「等小今劍回家我就要給他一個擁抱!一定!」


  (送今劍出門修行後看到別人的信件快報,差不多就是這樣的狀態了。出征看到掉落今劍都要哀個幾次(RY)

 

3位小夜左文字  

 

3位小夜左文字

  「……是為了避免飢荒嗎。」

  「避免飢荒?嗯,也可以這麼說。」

  面對彷彿喃喃自語般的小夜左文字,審神者這麼回答,攤開掌心讓他看大大小小的種子,「所以我想在那塊地種點東西,柿子、南瓜、芭樂、番茄、百香果、木瓜……種下去幾個月之後就可以吃了!」

  這樣就能種出來了?小夜偏頭想著,但面對興致勃勃將種子灑入土裡的審神者,他忍不住也有點高興起來。

  等到數個月後豐收、餐桌上依序出現各種食物,小夜左文字終於確定了一件事。

  ……跟著主人有糧吃。

 

  (把在陽台種出來的水果順勢寫下去了,雖然直到最後都沒有換盆又豐收的水果只有番茄而已。)

 

4位愛染國俊  

 

4位愛染國俊

  「主人,為什麼最近都不讓我們去祭典?」

  愛染跟在審神者身後詢問,自從上次他跟粟田口家的短刀們受重傷回來後,審神者就很少讓他們出陣了。

  「再耐心等一陣子,過不久就會有更適合你們的地方。」

  「真的?很熱鬧的祭典嗎?」他雙眼閃閃發亮,「到時候就能華麗地大鬧一場對吧!」

  「嗯嗯,到那時候,直到練度滿之前都會讓你們天天去祭典(夜戰)玩唷。」


  (開六圖後短刀找到能發揮的地方,那時在6-2刷到好幾把短刀畢業)

 

5位亂藤四郎

 

5位亂藤四郎

  亂藤四郎出門了。

  身為本丸第一位出門修行的男士,審神者牽著他的手一步步地送到門口,連近侍一期一振勸著這是身為刀的本分也沒能阻止她半分。

  「主人,別太想我喔?」

  他笑著拋出飛吻,審神者卻一臉嚴肅地開口。

  「我會非常想你。

  「在每天早晨醒來時想你、選擇出陣名單時想你、在每天應當收到你來信的此刻想你--

  「並且……熱烈期盼你的回來。」

  壓低軍帽的帽沿,亂默默地掩住了發燙的臉,嘴角卻無法控制地上揚。

  「那麼,我必定盡早歸來。」


  (第一波極短全都是粟田口家的短刀,當然先送粟田口家第一位來本丸的亂XD)

 

6位秋田藤四郎

 

6位秋田藤四郎

  「欸欸秋田,那邊看起來有好玩的東西,不去看看嗎?」

  今劍指著橋邊的店家,陰影處有一條尾巴一閃而逝。

  「我--」他好奇地睜大眼,隨即用力地搖搖頭,「不、不行,主人讓我們走三条大橋是為了發現敵人據點,不可以亂跑。」

  「也對,那下次再讓主人帶我們出來玩!」

 

  (紀念一下當初很神奇跑了幾次都只走王點的短刀們,看到他人感想說短刀各種洗溝去星巴克就覺得本丸的短刀們真是天使。)

 

7位五虎退

 

7位五虎退

  「那個……主人,下次可以換我去修行嗎?」

  五虎退坐在鞦韆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晃著,「我、我也想要變得更強保護主人!」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出口,夢的連結卻在此時斷開、破散。

  應該有傳達到吧?五虎退在睡夢中模模糊糊地想著,直到隔天清晨審神者衝進粟田口的大房間、把他挖起來抱在懷裡的時候……他才發現主人似乎誤會大了。

 

  (某天夢到跟極化的五虎退在公園裡盪鞦韆,盪著盪著他突然消失了,夢裡的我認定那是斷刀。「為什麼會斷刀啊啊啊啊!」「我不是有帶御守嗎?」「因為我不專心打?還是我讓他出陣太多次了?」這樣的慘叫跑過一輪後,我突然想起來最重要的事情:我家的五虎退根本還沒極化啊啊啊啊!!!)

 

8位大和守安定  

 

8位大和守安定

  「呃……安定?」

  「是!」

  面對很有精神的大和守安定,審神者像是牙痛般地含糊開口。

  「為什麼……你當隊長時常常碰見檢非違使呢……」一撞再撞撞又了撞撞個不亦樂乎,需要手入的刀劍男士跟噴出去的刀裝成正比,資材噴得跟什麼一樣。

  「主上妳說什麼?」

  覺得審神者聲音太小,大和守安定又往前坐了些。

  嘴巴張張闔闔,她咬牙道:「沒事,我是說你做得很好!」

  「謝謝,好開心呢。」

  面對一臉純良笑得高興的自家刀劍,她突然覺得就算每場都撞檢非違使也不算什麼了。

 

  (我家的大和守安定叫做大和守不安定,撞檢非為全本丸之冠,暫且不提一期一振暴衝的時候,安定當隊長出陣有九成九的機率第一關撞檢非)

 

9位藥研藤四郎

 

9位藥研藤四郎

  「藥研,你都不急嗎?」

  厚趴在桌子上,腮幫子微微鼓起,「亂跟退他們都出門修行過了,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們啊?我也想要變得更強幫助大將!」

  「……的確,總有種被搶先一步的感覺呢。」

  藥研闔起書,目前留守本丸的短刀只剩下他們跟最近才來的幾位兄弟,每天聽著今劍與秋田興高采烈地訴說白天在戰場上的見聞,就連他也忍不住感到一絲絲的羨慕。

  「再等等吧。」他安慰著自家兄弟,說不定也是說給自己聽的,「我相信時間到了,大將自然會讓我們出門。」


  (藥研是因為官方極化時間晚,厚……他在我家實裝短刀中是最晚來的)

 

10位前田藤四郎

 

10位前田藤四郎

  主人在打瞌睡。

  身為近侍的前田藤四郎坐在一旁,眼睜睜看著她手上的筆就要讓待批改的公文多出幾道軌跡--正想動作,另一隻手卻輕巧地抽走了那隻筆。

  ……啊。

  一期哥微笑著將食指輕輕擺在唇前,跟長谷部殿兩人熟練地拿走審神者的公文分作兩份,以一種極低的音量討論本丸事務。

  那麼,他就先幫主人鋪好被褥吧,畢竟還是得躺下來才能好好休息呢。


  (我得承認前期根本分不清前田跟平野)

 

11位山伏國廣  

 

11位山伏國廣

  「放心交給貧僧吧!」

  這麼說著的山伏國廣,領著他們前往延曆寺遠征後找到的不是木炭或砥石,而是一箱箱的蘿蔔。

  「喂山伏,我們怎麼能帶蘿蔔回去啊。」安定埋怨,「主上需要資源鍛刀,木炭都已經見底了。」

  「喀喀喀喀喀!主上也須捨棄物欲,歸於無心是也。」

  ……在主上捨棄物欲之前,應該會先把我們關在門外。

  ……還是去找一些木炭放在蘿蔔上好了。

 

  (只是想說冬天的白蘿蔔很好吃)

 

12位宗三左文字  

 

12位宗三左文字

  「宗三抱歉,再等我一下。」

  主上匆匆忙忙地替出征歸來的第二部隊手入,作為近侍,他按著她原本的吩咐將公文送到職務室。

  飛鳥無聲地翔於天際,相較手入室的吵吵鬧鬧,這兒竟顯得格外安靜。

  「僅滿足於得手,也不拿來使用……總是如此呢。」

  稍微有些自嘲意味的低語或許是被聽到了,行經的山姥切國廣表情微妙看了他一眼,那股視線比起山姥切平時給人的感覺來說實在過於露骨,他忍不住問:「怎麼了?」

  「……不,沒什麼。」

  山姥切往前走了一兩步,將頭上白布拉低了點,頭也不回地低聲道:「第二部隊全員練度已滿,你……大概很快就要被編入第三部隊了吧。」

  十分鐘後,宗三左文字第一次了解到所謂的『很快』是什麼意思。


  (之後全員每天出陣,第三部隊也很快就畢業了(RY)

 

13位燭台切光忠

 

13位燭台切光忠

  「主上,妳說的西式甜點,我按著食譜做出來囉。」

  拉開障子,燭台切探頭進職務室,不意外地對上一雙瞪大的眼。

  「真的?我現在就去吃--不不不、不行,工作還沒搞定。」

  雖然這麼說,但審神者明顯開始坐立難安,公文紙的一角被指尖又摺又捏。

  ……萬一冷掉就不好吃了!

 

  (嫁老公當嫁燭台切,光忠真心讚)

 

14位骨喰藤四郎

 

14位骨喰藤四郎

  「欸--白天的戰場是那樣子的啊?」

  聽著自家兄弟的描述,鯰尾藤四郎不無羨慕,「雖然夜戰很刺激,但我也想在白天戰鬥呢!」

  「白天的戰場……有什麼特別的嗎?」

  「就是想看嘛!說不定會特別不一樣!」

  「那麼……」骨喰頓了一下,慢慢地開口:「我也想看看……兄弟所見到的夜晚。」

 

  (骨喰是我家唯一一把在日戰中畢業的脇差,畢竟是第一部隊)

 

15位笑面青江  

 

15位笑面青江

  面對粟田口家的前田藤四郎,青江微笑著舉起了刀,在手合場內擺開架式。

  「來,這段時間內……你就將身體託付給我吧。」

  「是!我會盡全力上的!」

  「不好意思,請不要對我的弟弟說那種話。」

  旁觀的一期一振決定在今日手合名單上加入自己的名字。


  (青江雖然緊接著來到本丸,還是被我擱置play到六圖才開始練)

 

16位鯰尾藤四郎

 

16位鯰尾藤四郎

  「這個也想要、那個也想要……主人?可以都買嗎?」

  鯰尾充滿期待地看著審神者,卻只得到審神者殘酷的一根手指頭,「只能買一個!」

  「怎麼這樣……」他失望地嘟噥,「本來想說幫兄弟帶一份禮物的……」

  殘酷的手指頭立刻變成了兩根。


  (沒有刻意調整的結果就是兄弟倆一位在日戰畢業、一位在夜戰畢業)

 

17位平野藤四郎

 

17位平野藤四郎

  「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響亮的擊掌聲過後,馱著傷員的第一部隊退下,平野領著短刀組成的第二部隊潛入室內--亦即另一處戰場。所有針對太刀與大太刀不利之處,他們都能轉化為己身的優勢,解決比自己還強得許多的敵人。

  六把短刀悄無聲息地在黑夜中遊走,不待片刻,敵人位置就被一一鎖定。

  「兄弟們,要上了!」

 

  (當初連隊戰的擊掌聲超帥氣,不知道還會不會有連隊戰XDDD題外之寫到這裡時平野剛好在7-4撿回第五把數珠丸,不愧是平野小天使)

 

18位堀川國廣

 

18位堀川國廣

  「需要幫忙的話儘管交給我!」

  雖然才剛來不久(而且兼先生不在),但個性使然,他還是向似乎是負責本丸雜務的燭台切詢問是否有自己能夠幫忙的地方。

  「既然你這麼說的話……」

  燭台切沉吟一會兒,指向遠處的山姥切國廣,對方像是感受到殺意般立刻轉身警戒著他們的行動。

  「那件,扒下來。」


  (最近被被的黏土人開賣了,超可愛!好想對他唱掀起你的蓋頭來~讓我看看你的臉~(住手)

 

19位歌仙兼定  

 

19位歌仙兼定

  「哦呀,有給主上的信件呢。」

  翻看著收件者,歌仙走進職務室將信件交給審神者,至此他都還保持著得體又從容的微笑……直到審神者因為信封黏太緊遲遲拆不開,啪啦一聲直接將封口撕裂。

  他的笑容也龜裂了。

  「主上!拆信刀就在抽屜裡啊!」


  (當初幫朋友打不動,一登進去就看到歌仙是近侍,忍不住覺得這點小地方就是每家本丸的不同之處吧)

 

經過1日

20位鳴狐

 

20位鳴狐

  偌大的手合場上早已有金石相擊之聲,鳴狐與大和守安定兩人走到角落,朝對方低頭行禮。

  「來吧大和守殿下,還請手下留情!」

  小狐狸坐在鳴狐肩膀上呀呀地開口,安定偏頭,語氣有些奇妙地問:「那隻,沒關係嗎?」

  「……無妨。」

  「好吧。」安定聳聳肩,拔刀面向自家同僚,「那麼我可要殺了你啦,小貓咪。」

  「在下是狐狸不是貓咪!」


  (可愛的小狐狸,當初好像是放在第三部隊練上去的)

 

21位大俱利伽羅

 

21位大俱利伽羅

  短刀們的聲音近在咫尺,大俱利反射性拉開障子躲進最近的房間--審神者與另外兩位刀劍男士正在辦公。面對室內三人視線,他轉身又想出門,短刀的呼喊卻從門外傳了進來,伸向障子的手立即頓住。

  「有找到大俱利殿下嗎?」

  「那邊沒有看到……啊,主人在職務室工作,我們小聲點。」

  一期一振沒說話,壓切長谷部皺起眉,視線傳達過來的意思倒是非常明顯:不要在這裡干擾我們工--

  刺人的視線停止了,審神者按了按長谷部的手,將一份公文遞過去。

  見他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工作上,大俱利索性席地而坐,反正他們不會想湊過來與他打好關係,在這裡等待片刻,短刀離開後再出去便是。

  這時他才看到三条家的短刀,記得是今日近侍?枕在審神者腿上睡得正香,他無聊地注視了一會兒……連眼皮都沉重起來。

  他乾脆盤起手臂開始打盹。


  (第一部隊中忘記是第幾位畢業的,最近的回想吃撐了又跟歌仙一起去喝酒好可愛啊!XDDD)

 

22位和泉守兼定

 

22位和泉守兼定

  「--不行,無法理解。」

  第三個刀裝在和泉守面前化為黑色灰燼,他忍不住煩躁地抓頭,「不是把這個給這樣就好了嗎!為什麼那麼複雜啊!」

  「兼先生,加油!只要按照步驟就可以了!」小助手堀川國廣搖旗吶喊中,對此審神者只是涼涼地道:「加油啊和泉守,這可是你要裝備的刀裝呢。」

  「哈?妳說這些既不美觀實用性又低的--」

  「你做的。」  

  作為人類,審神者對和泉守使出了會心一擊。


  (沒有特別控制下,是本丸第一位畢業的,不愧是又帥又強的刀!)

 

23位蜂須賀虎徹  

 

23位蜂須賀虎徹

  「既然都獲得了虎徹的真品,又讓我們化為人形,竟然叫我來做這種事……」

  真是不可置信。蜂須賀虎徹對著剛打理好的田地搖頭,「總該知道適才適所的意思吧?」

  「蜂須賀哥--下午的點心準備好了喔--」

  浦島虎徹大老遠地就開始嚷,端著一個盤子衝過來,「今天是我跟堀川國廣負責的,快吃吃看!」

  「哦,這不是挺厲害的嗎?」揉揉自家小弟的頭髮,他笑著將點心納入口中。

  ……話雖如此,也不是沒有好事的。


  (虎徹二哥,其實初始五刀中覺得他的聲音最好聽)

 

24位陸奧守吉行  

 

24位陸奧守吉行

  「哎?沒說刀不能當作農具來使用吧?」

  聽到同僚的抱怨,陸奧守大笑著接過話,「說不定讓刀劍作為農具使用也是現世的流行!」

  「你還真是快活哪。」

  「不過,也不是沒有在意的地方。」搔搔頭,他想起自己隨身的槍械,「槍總是比刀劍還要強唄?如果我能夠使用槍的話,那也會變得更強吧?」

  「……陸奧守,打刀是帶不了銃兵的。」


  (看到有噗友家裡的陸奧守黏土人可以跟審神者對話,就覺得好有趣啊)

 

25位加州清光  

 

25位加州清光

  連第一部隊都沒找到的新夥伴,他第一次出戰墨俁就帶回來了。那位彷彿是野獸混和神明形成的太刀慢吞吞地走在隊伍後面,饒有興趣地看著本丸大門。

  她應該會很開心吧?清光愉快地想,主上說不定會帶他去萬屋買新款的指甲油,然後摸摸他的頭,稱讚他很厲害很可愛--驀地,耳邊飄來一句:

  「清光,表情崩壞了喔。」

  「安定你吵死了!」


  (作為第二隊隊長,第一次出戰5-3便首戰告捷帶了小狐丸回來,真是太厲害了)

 

經過2日

26位一期一振

 

26位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命懸一線。

  不管怎麼看,都是只要再度遭受攻擊就會立即刀劍破壞的嚴重傷勢,他偏偏不肯暫時退居後線,硬是用刀鞘支撐著自己站在戰場上。

  而對面殘餘的敵人數量,還有兩名。

  「一期一振,賭氣也要有個限度哪。」

  吐去口中血絲,三日月半咳半笑,他的傷勢只比一期一振好不了多少,嘴角卻依然彎起,「那件事爺爺我的確有點責任,之後再向你說明便是,所以、」

  隱含著新月的眸裡閃過精光,及時舉刀替一期一振擋下攻擊。

  「--別讓主上哭泣了。」

  「這種時刻你們別在那裏自說自話啊!」

  鶴丸衝過來擋下另外一刀,將剩下的敵人交給其他同僚清理完畢後,他小心地扶起一期一振,咬牙低語:「你們兩個跟主上發生了什麼事,回去後倒是給我老老實實地招--出--來!」


  (四花中最早到的一把,來本丸的最高紀錄是兩天七振,在我很怕撞檢非時幾乎能夠完美避過,大概可以票選本丸模範生。豈料日本新年那幾天他在5-4連撞四關檢非,若非洗溝我懷疑他會繼續撞下去--老實說如果是大和守就一點也不意外,但那是一期一振!幾乎不會撞檢非的一期一振!實在太過錯愕忍不住骰了bzzz,他跟我說因為我還沒發壓歲錢給短刀,總之撞到審神者黃臉在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創傷,從此覺得本丸的一期一振絕對不像外表那樣溫和無害。)

 

經過3日

27位太郎太刀

 

27位太郎太刀

  馬廄響起一陣嘶鳴。

  「乖、乖,請冷靜下來。」

  秋田藤四郎安撫著躁動的馬匹。身為初來乍到的刀劍男士,太郎太刀稍微退遠了些,好讓同僚的行動能夠更加順利,但他還是喃喃道:「果然馬對於太過龐大的物體會感到驚慌啊……」

  「沒那回事,小雲雀只是看到不認識的人有點嚇到罷了,熟了之後牠就會親近你喔!馬是很好的!」

  是這樣嗎。對於短刀開心地說著現世的知識,太郎太刀思索了會兒後慢慢蹲下那高大身子,小心翼翼地靠近。面前那雙巨大的咖啡色眼珠盯著他轉了轉,果然沒有方才那種不安的模樣。

  「還有還有,要做肥料的話,馬糞也比牛糞好!」

  「嗯……我在現世也有許多要學習的地方呢。」

 

  (當初練刀時遲了幾天才發現大太常常飄花,其他人常常黃臉,調整之後才改善(RY)

 

28位壓切長谷部

 

28位壓切長谷部

  「這裡是職務室。」

  一期一振打開門向新同僚介紹,「平日我與主殿在這裡辦公,之後你也會與我們一起,相關細節我日後再告訴你。」

  「太好了,只要是與主有關的事情,不管什麼都請務必告訴我。」

  「……」

  一期一振不著痕跡地打量這名新來的刀劍男士--右手輕擱胸前,壓切長谷部微微頷首,雙眼像是淺紫色的玻璃珠,帶著金屬般的色澤,看起來有些冷淡的眼眸只在他說到主殿時燃起滔天巨焰。

  而,所有的刀劍男士都是從火中淬鍊出來的。


  (明明是主命,但是在當時實裝打刀中卻是最晚來的wwww)

 

經過4日

29位後藤藤四郎

 

29位後藤藤四郎

  「大將!妳究竟跑到哪裡去了啊!」

  --糟糕。

  面對氣急敗壞(好像還差點哭出來)的後藤藤四郎,審神者暗叫不妙。

  「那個……你看,我只是在這裡買情人節巧克力,哪裡也沒去啊。」

  提起手中剛結帳完的戰利品,她放軟聲音哄道:「走,我們回本丸囉?」

  「剛才明明……」後藤硬是把眼淚逼回去,啞著聲音解釋:「我想擠進人群中找大將,可是其他人……我擠不進去,又看不到妳的蹤影……」

  畢竟是情人節前夕的女性,機動速度可比極短、打擊威力遠勝大太。審神者反省了會兒,從袋子中挑了顆巧克力撕開包裝。

  「後藤,張嘴。」

  「啊?」

  甜意入口,這回他的眼淚真的止住了。

  「回去吧?」

  「……嗯。」

  緊緊牽著大將的手,後藤藤四郎暗自決定回去後要告訴大家這裡危險千萬別來。

 

  (審神者上任後第一次挖城+第一把活動刀,50層之後太難就沒挖了)

 

30位石切丸

 

30位石切丸

  藥研才走出來,大夥就一擁而上圍著他問:「主人生病了嗎?」「為什麼主人今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來?」

  ……大將還真是丟了個難題給他啊。

  「大將說--」拿下壓根沒用到的聽診器,藥研清清喉嚨道:「只是身體有點不舒服,過兩天就好了,這幾天大家自主放假吧。」

  對於人類病徵似懂非懂,刀劍男士們將頭湊在障子旁試圖偷看情況,連原本在做每日祈禱的石切丸都提著刀趕過來,「是長腫包了?在下可以幫忙割掉--」

  「絕對不是。」

  立刻被藥研冷靜地否決了。


  (偶爾會想如果石切丸能夠消除臉上的痘子就好了/喂)

 

31位獅子王

 

31位獅子王

  「知道啦老爺子,我立刻就去!」

  ……糟糕,叫錯了。

  獅子王偷偷覷了審神者一眼,她似乎沒聽到,正在紙上奮筆疾書。

  還好還好,他鬆口氣,暗自吐吐舌,拿著名單準備去大廳公告接下來兩周的當番人選。

  --沒過多久

  「長谷部,我很像老爺爺嗎?」

  審神者狀似有些煩惱地問了。


  (看到圖鑑裡的獅子王,放髮後真是美人。)

 

經過5日

32位鶯丸

 

32位鶯丸

  「肚子也餓了呢……鶯、鶯丸殿下!飯糰!」

  平野連忙拋下掃除用具衝過去搶救他們擱在一旁的點心--搶救無效,廚房組給他們的飯糰早已被馬匹你一口我一口嚼得不亦樂乎,僅剩一些小碎塊。

  「是嗎是嗎,就連馬也認為我的飯糰很好吃啊。」

  鶯丸不以為意地微笑,骨子裡平安時代的優雅完完本本地展露出來,感受到那股氣度的平野忍不住肅穆以對,試圖學習這種面對情勢不利時的從容--

  咕嚕嚕地,趁他們不注意時馬匹竟連茶水都喝了,剛才優雅滿點的平安太刀遭受強力打擊,咚地一聲倒在地上。

  「平野……明年的這個時候,請獻杯茶給我吧……」

  「鶯丸殿下--」


  (喜歡喝茶的太爺爺,今年底前審神者大概可以幫你帶回大包平,如果官方有出的話。)

 

經過6日

33位江雪左文字  

 

33位江雪左文字

  秋高氣爽。

  正是豐收的季節,小夜已經採了滿滿一籃柿子,正在田裡挑南瓜。

  「……江雪哥,請幫我把那一顆摘下來。」

  似乎是想到什麼,嘴角很淺很淺地彎起,「主人說燉南瓜很好吃……燭台切光忠先生也幹勁十足地打算發揮廚藝呢。」

  他依言摘下,手中沉甸甸的南瓜泛著橘紅色澤,散發著成熟果實的好聞氣味。

  做為刀劍而能以人身如此接觸萬物,耕作後獲得糧食,也可說是一種幸福的生活方式吧。

 

  (其實近侍鍛刀的概念是在後期才建立起來的,所以現在超級好奇當初幫我鍛出四把四花的近侍究竟是誰。)

 

34位同田貫正國

 

34位同田貫正國

  看著眼前眾多的健美肉體,審神者強烈希望自家刀劍男士能夠先穿上衣服……至少別在腰間圍條小毛巾就衝出澡堂,下午點心人人有份跑不了的。

  對於她很尷尬很小心提出的要求,同田貫嘖了聲,「我們只是武器罷了,外表怎樣都無所謂吧?」

  「真的無所謂?」

  「本來就無所謂,武器只要強就好了。」

  「那我沐浴完只在腰間圍條小浴巾就出來也可以吧?」

  「什、」原本接話接得很順的同田貫愣了下,臉色突地脹紅,「妳是人類女性,怎麼能夠--」

  「依照你的說法,反正是人類與武器,不是嗎?」審神者神情冷靜,「那麼就算我在本丸裡完全不穿地走來走去,也沒問題吧?老實說我比較喜歡沐浴後回寢室才換衣服呢。」

  「……我去穿衣服。」


  (意外在FGO的殺職衛宮切嗣卡面上看到熟悉畫風,兩相比對後還真的是同一人啊XD)

 

經過8日

35位蜻蛉切

 

35位蜻蛉切

  「蜻蛉切?」

  「是,您在叫我嗎?」

  「我過去買一下東西,你……」

  審神者指向打烊前的超市特價,有些遲疑地拉長聲音。見狀,高大男子微微一笑,「我就在這裡,不管何時都可以呼喚我。」

  「太好了,謝謝你!」

  審神者鬆口氣,又覺得過意不去,從背包裡拿出手機塞給他,「我的手機先放你那邊好了,之前長谷部有教過你們怎麼用吧?」見他頷首,她忙道:「要是有問題的話再用這個連絡我,那麼我先走了!」

  「是,我會期待您的好消息。」

  恭敬地向主人匆匆奔去的背影行禮,蜻蛉切握著那隻相較起他的掌顯得過於嬌小的手機--不過,主人的手機在自己手上,那他該怎麼聯絡人?

  想起這個問題而抬起頭的同時,審神者已經消失在人群裡了。


  (一直到後期才發現是個暖男,不過刀裝依然很容易噴)

 

經過9日

36位岩融

 

36位岩融

  「來吧,這裡就借給你了!」岩融豪爽地一拍胸膛,「小子,從正面攻過來!」

  「好的!」

  話語才出口,秋田瞬間突進欺入岩融臂下,雙手握緊短刀往上穿刺。

  確實是造成傷害了,但正是這種極近的距離,對手的細微舉動也能輕易捕捉到。秋田一個後躍就地翻滾,避開了伸過來的大掌與薙刀的軌跡,隨之而來的風壓颳亂了他的髮,小臉上滿是謹慎。對面那男人動了動手臂,咧開滿嘴利齒大笑。

  「跟被蚊子咬沒什麼兩樣啊!」


  (初期的傷害值讓我眼睛都要掉出來了Orz練高後開了幼稚園,但因為我家地圖有九成以上都開了警察所以不太常用)

 

37位御手杵

 

37位御手杵

  「主上……」

  御手杵彎身進了刀裝室,對著審神者與同僚有些不好意思地搔著頭,「我的刀裝又掉了。」

  審神者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就在堀川國廣以為她要昏倒的時候,她從箱子裡翻出兩個金槍刀裝放到御手杵手上。

  「咦,金色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你儘管噴。」

  「欸?」

  「你噴多少我就做多少!堀川,我們再做!」

  「是!」


  (本丸噴刀裝之最(眼神死),塞多少就噴多少,幸好最後還是把他拉拔長大了)

 

經過11日

38位次郎太刀

 

38位次郎太刀

  「主上,妳也喝嘛?我會幫妳倒酒的!」

  「不,酒我有點……」

  含蓄的拒絕顯然對次郎太刀沒用,半醉的他拿過酒瓶就往審神者杯子倒,大笑著舉起自己的酒杯,「來,喝吧!」

  「主,請容我為您擋酒。」

  長谷部不知什麼時候跪坐一旁,他面對自家同僚不客氣地皺起了眉,只是對方毫不在意地大笑。

  「你也想喝是嗎?好啊!喝酒是越多人越好啊!」


  (看遊戲卡面沒感覺但看花丸覺得真是美人哪--的其中一位,對我來說花丸就是個讓你喜歡上原本沒興趣的角色、喜愛的刀男更喜歡的動畫)

 

經過13日

39位鶴丸國永

 

39位鶴丸國永

  要他來說的話,她為了三条家的那位已是鍛刀鍛到半放棄狀態了。

  「從前輩那裏得到的配方,這是繪馬,拜託囉。」

  彷彿是例行公事般,審神者不抱希望地將物品交給他,走到一旁等待他與刀匠鍛刀後繼續下一個日課。

  明明當初看到自己時還滿臉驚喜哪。鶴丸搖搖頭,但他還是挽起袖子好好地跟刀匠『溝通』了一番。

  四小時。

  審神者跳起來,張開的嘴巴半點聲音也發不出,只是抓著他的衣袖拼命指著出現的數字。

  「真是不錯的表情呢,出乎妳的意料之外嗎?」

  鶴丸笑嘻嘻地,她終於把聲音找回來了,「手傳!手傳札!」

  一陣兵荒馬亂,等到三日月宗近出現在他們面前,她憋住的一口氣才吐了出來。

  「鶴丸!手!」

  「手?」

  他疑惑地舉起手。

  「幹得太好了!」審神者與他擊掌,然後抓起三日月的手就往外衝,「好,出陣!」

  「慢著慢著慢著。」

  他拉住過於開心的女子--雖然這股熱情他當初著實體會了一把,那時還是光小子阻止的,「出戰前先讓三日月認識一下本丸吧?」


  (四花太刀中最晚來的一位,也是第一把認知到『四花』還有『想要的刀』,以前只覺得哇這背景好像有點不一樣(RY 堪稱是本丸刀裝小能手,最高紀錄是九金一銀--雖然他也曾經在我看到金槍兵哀號不需要之後立刻失敗給我看)

 

經過14日

40位厚藤四郎

 

40位厚藤四郎

  「大將,歡迎回--哇啊啊啊啊!」

  突然被軟軟的人類軀體緊緊抱個滿懷,厚連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擺了。直到一臉快哭出來的大將放開他去找下一位刀劍男士,才悄悄問著自家兄弟:「亂,大將是怎麼了?你們不是去參加審神者的會議?」

  「就是因為那樣喔。」

  手指勾著自己的長髮,亂藤四郎揚起嘴角,眼神卻毫無笑意,「席間有人播放了自家刀劍男士死在戰場(刀劍破壞)的影片。」

  想起那名人類充滿惡意的笑……感覺真討厭。

  亂藤四郎決定跟主人說需要摸摸抱抱求安慰,奔過去後擠開颳著櫻吹雪的長谷部,他抱著自家審神者的腰撒嬌。

  「主人,再摸摸我嘛--」


  (看到有人貼全員斷刀影片,想說自家還沒斷過刀,觀察看看是否有斷刀預兆可以預防,結果看到小夜跟宗三在江雪面前斷掉我就忍不住關了,跑回本丸對著自家刀劍男士看了又看→其實需要安慰的是審神者)

 

經過17日

41位小狐丸

 

41位小狐丸

  真是驚人的場景。

  審神者忍不住感嘆,擁有長髮的刀劍男士不少,沐浴後吹風機一字排開也挺壯觀的。

  左邊……堀川很盡責地替和泉守吹乾那頭烏黑長髮;右邊……左文字一家和睦地打理好宗三後繼續幫著江雪;至於她自己,才剛送走亂,小狐丸立刻將頭探過來。

  「主子,是否也能替小狐梳理毛髮呢?」

  「來啊。

  她拍拍前面的位置,自從上次今劍心血來潮幫小狐丸梳頭卻不小心扯掉好幾撮毛髮後,毛茸茸太刀好像對自家兄弟產生了一點心理陰影。


  (還沒確定個性,因此在文中很少寫到他(喂),目前最高掉落紀錄是一天兩把,分別是第二把三日月與第二把鶴丸帶回來的。)

 

經過19日

42位浦島虎徹

 

42位浦島虎徹

  「嗚哇啊……只是靠近就感到一陣寒氣了哪。」

  行軍一夜,位於池田屋的時間溯行軍被他們趕至河邊,出來後才知天邊已隱約露出魚肚白。敵軍似乎也不打算再逃,背對河水,面向他們擺出攻擊姿態。 

  浦島回頭探望,同田貫、厚、鯰尾輕傷,其餘的大俱利、小夜與自己皆無事,看樣子是足以一拼了。

  「好,大家上!」


  (因為地圖蓋出的警察多,掉落次數也不少XD)

 

43位螢丸

 

43位螢丸

  「該出陣了,主人,那我們出發囉。」

  螢丸壓壓頭上的小帽子,領著一干太刀準備前往白金台,還沒踏出本丸呢,又被自家審神者攔下來。

  「大家,御守都帶上了嗎?」

  「都好好地帶著呢。」

  拿出御守讓擔心的審神者檢查,螢丸抱了抱她。

  「主人別擔心,我們很快就會全員回來的。」


  (當初演練場的大魔王(現在變成極短了),打白金台時常常是都要出陣了又被我按回結成畫面檢查御守情況)

 

經過29日

44位長曾祢虎徹

 

44位長曾祢虎徹

  「長曾祢哥是第一次出戰吧?我來幫忙!」

  浦島開心地將刀裝交給長曾祢,「這是我跟主上一起做的喔,閃閃發亮的,不覺得很像龍宮城嗎?」

  「好像挺不錯的哪。」

  握著自己的刀,長曾祢稍微活動了下筋骨,「對了,蜂須賀他也在這座本丸?」

  「……蜂須賀哥他比我們都早到喔。」

  浦島小聲地說著,不過直到如今,蜂須賀哥還是不肯跟長曾祢哥說上一句話。


  (因為地圖蓋出的警察多,掉落次數也不少的第二位。現在警察掉落物也換人了哪)

 

經過47日

45位三日月宗近

 

45位三日月宗近

  在大家的合力幫忙下穿好內番服,三日月在廚房哈哈哈地笑著舉起了菜刀。

  「唔嗯,既然是刀的話,即使為現代道具我也是知道怎麼用的……斬斷就好了吧?」

  「請等一下!切菜不是這樣切的!」

  堀川與物吉及時抓住準備斬下去的手臂,若是依著三日月殿下剛才那股氣勢劈砍而下,毫無疑問蘿蔔會整個飛出去。

  ……不,就連砧板也會飛出去的吧。


  (哀了很久後被鶴丸當作新年禮物鍛出的五花太刀,不過所謂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之後在5-4撿了不少足以打兩桌麻將)

 

經過50日

46位髭切

 

46位髭切

  --確實是慘勝。

  前往白金台的第一部隊歸來,數珠丸與膝丸攙扶著傷員回到本丸,一期一振與三日月重傷、螢丸中傷、鶴丸輕傷,四人立即被送進手入室治療。

  審神者跪在差點被刀劍破壞的一期一振旁邊,握著他的手似乎在發抖。

  哎呀哎呀……髭切垂下眼,一邊猜測著年輕女子在經歷過那樣的駭怕之後,是否會再讓他們(刀劍)出戰。

  她猛地站起。

  他抬眸,審神者大步走過他身邊,揚起一陣風。

  「長谷部,點一隊遠程兵,和泉守、大俱利、同田貫、物吉、小夜、愛染出列。」

  「是!」

  名為壓切長谷部的刀劍男士立即領命離去,她轉身對上他的眼。

  「髭切,麻煩你與膝丸待命,等他們回來後再行上場。」

  「是。」

  拜領主命後退下,外套隨著他的轉身離開翻飛,無人的長廊上髭切咧開愉悅的笑,尖銳虎牙在唇間若隱若現。

  這可不是,太好了麼?


  (前面參照一期一振,估計這梗會放到金烏寫成一整篇--那次真是嚇到我了,當時官方放出的極短還無法成隊所以交給太刀上場。王點前一期一振剩兩格刀裝(輕傷),進場後被集火,於是重傷1血但沒戰線崩壞,大概再一刀就會刀劍破壞了吧(雖然有御守),這時對面還有兩隻敵人。最後三日月跟鶴丸一人擋了一刀,膝丸跟誰忘記了衝出來幹掉敵方,最神奇的是這場膝丸無傷、數珠丸連刀裝都沒掉。其實之後三日月也碰到同樣狀況,但很不幸的被敵人攻擊了--戰線崩壞,我還很疑惑原來場上1血再被砍只會戰線崩壞呢,後來才想到那天三日月是隊長(RY


  --明明是髭切的回合卻一直講其他刀男,拉回來。最初我對收集所有刀男興趣不大,源氏兄弟出來時也沒打中我,所以連隊戰時想說打一打拿冬夜景趣就好,結果拿到景趣前髭切就來了,好吧那就順便連弟弟一起打一打。現在練上來後越看越順眼,MMD的黏土人也超可愛!

 

經過52日

47位明石國行

 

47位明石國行

  若沒記錯,來派的那兩個孩子總是與他的弟弟們一塊玩的。

  試著向愛染詢問,對方搔搔頰,態度微妙地道:「國行?哎呀那個、他大概像是我們的守護者那樣吧。」

  如果來派也能兄弟團圓就好了呢。

  大概是兄長魂大爆發,他在時機來臨時主動向主殿請命,主殿立即拉開抽屜將鍛刀室的鑰匙交給他。

  「好啊,本丸的資材隨你用。」

  有了審神者的信任與允諾作為後墊,一期一振,參上!

  在鍛刀爐裡投入資源,一次、兩次,他沒灰心,以前的新人也並非來得這麼容易。終於,到了第六次--


  (難得活動鍛刀有到手,不用在6-2打出警察了)

 

經過55日

48位膝丸

 

48位膝丸

  「我是源氏的寶刀,膝丸。哥哥來了嗎?」

  「來了唷。」

  回到本丸,相較起膝丸一臉感動地迎上前,先行來到本丸的源氏重寶偏頭露出有些疑惑的笑容,「你的名字……叫什麼來著了?」

  「膝丸!哥哥,我是膝丸啊!」

  原以為會看到感動再會的審神者偷偷問著一旁的短刀,「他們是兄弟沒錯吧?」

  「嘛、天底下的兄弟也是百百種哪,大將。」


  (終於得到膝丸的時候,本丸塞了三把哥哥(RY)

 

經過67日

49位博多藤四郎

 

49位博多藤四郎

  二十五分鐘。

  鍛刀爐的數字不斷跳動,即將來臨的無疑是他的弟弟博多藤四郎,只是……

  擠在鍛刀室的粟田口一家面面相覷,最後不約而同地望著審神者。

  本丸,已經沒有刀位了。

  只有兩個選擇:其中一位刀劍男士自行刀解,或是,讓他們的弟弟博多藤四郎永遠留在鍛刀爐。

  一期一振無聲地動了動唇,試圖跟弟弟們訓示--無論主殿做出哪一種選擇,配合主殿即為刀的本分。但喉嚨乾渴,他竟發不出半絲聲音。

  「一期一振,我去跟政府進行交涉。」

  「……交涉?」

  「嗯,可以讓博多藤四郎從鍛刀爐裡出來--」

  「代價是?」

  他緊接著問,主殿有些尷尬地笑著,「那個代價(金錢)我還付得起啦,別擔心。」

  「主殿,我--」

  打斷他的話,她罕有地摸了摸他的頭,「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對你們的主上有點信心啊。」

  喉頭滾動,他遲了幾秒才啞聲開口。

  「……不論多久我都會等您的。」

  
  最先發現本丸變化的是亂藤四郎。

  「一期哥,我去外面看一下情況。」

  手才碰到門,審神者衝進來直接跑到鍛刀爐旁,周遭短刀們發出小小的驚呼……櫻花飄散,黃色短髮的小男孩出現在他們面前。

  一陣歡聲雷動,他們抓著自家兄弟的手開心大叫,將新來的弟弟團團圍起來。

  「我的名字是博多藤四郎!在博多被發現的博多的藤四--」

  長臂一伸,一期一振將弟弟與主殿緊緊抱到懷裡,眼眶刺著熱著,他忍不住將頭靠在他們的肩窩上,試圖遮掩自己的表情。

  就連主殿慘叫得像是被抓住的貓咪,也沒能阻止他感動的心情。

 

  (活動鍛刀鍛了兩次就出25分鐘,可是本丸刀位已滿,那時我真的傻眼在電腦前,只得立刻抓了錢包衝去買點數擴刀位(掩面)

 

經過92日

50位不動行光

 

50位不動行光

  「裝備?竟然不是酒喔。」

  「你這傢伙--」

  好了好了,審神者按下正要發火的長谷部,「不動你要酒是吧?給你,還有這個也帶著。」

  「是、是。」

  不動握著酒瓶猛灌,漫不經心地任由現在的主人將某個東西掛到他身上,又朝外面喊道:「亂,帶他去函館逛一逛,不用深入敵陣。」

  一刻鐘後,那個叫做亂藤四郎的傢伙身上連點傷口都沒有,蹲在一旁笑瞇瞇地看著喊痛的他。

  「知道裝備的重要性了吧?」

  「反正我就是廢刀啦……」

  想起出陣前自己的話,不動悶悶地將頭撇到一旁去,額頭猛地一痛,他摀著額驚恐地看著剛剛拿本體刀柄戳他的同僚。

  「啊--我受夠了!從剛才就一直說著廢刀廢刀的,你是笨蛋嗎?廢刀的話主上哪會讓你當隊長又在你身上掛御守!」

  退無可退,他緊緊貼著身後的大石,同僚憤怒地一腳踩上他的頭旁邊,盤起手臂吼:「你現在有眼睛吧?有人身吧?我們早就不是過去只能等待主人揮舞的刀了,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手腳去行動啊!混蛋!」


  (忘記是誰帶回來的,五場內掉落,讓我可以把剩下的時間通通拿去找物吉(雖然還是沒找到)

 

經過127日

51位數珠丸恒次

 

51位數珠丸恒次

  「還是不行呢……」

  正是夜深人靜,不動聽著主人的低語,看來這次也沒能成功。

  為了讓另一把天下五劍來到本丸,大部分的刀劍男士都鍛過刀了,最近主人還開始聽不知哪來的佛經。

  「該睡了,我看這次就先放棄吧。」主人注意到他的視線,問道:「你要試著鍛刀嗎?反正也沒剩多少資材。」

  「……我要試。」

  鍛了一次,沒成功。他按下罵自己是廢柴刀的衝動,再度丟入資源。

  十小時,審神者整個人都醒了。

  「不動你好厲害啊!」

  突來的歡呼聲引來其餘刀劍男士,看到鍛刀爐倒數的時間,他們立即明瞭。

  「恭喜您,主。」「主殿,真是太好了呢。」

  一期一振與長谷部率先道賀,類似的恭賀聲此起彼落地響起,不動被讚美得有些不好意思,沉重壓力卻突然按上兩邊肩膀。

  「那麼,主殿。」一期一振微笑,「我們想向他討教一下鍛刀的方法。」

  「一會兒就回來。」長谷部接過話。

  不不不不,這肩膀上的壓力絕對不是討教方法那麼簡單!不動拼命眨眼試圖讓主人明白他的暗示,主人卻一臉感動,差點沒拿條手帕揮揮目送他們離開。


  (鍛到活動結束前一天晚上才拿到手,鍛刀近侍試過同為天下五劍的三日月與同派的青江等等,自家鍛過刀的也試過鶴丸與一期,但最後竟是剛練完隊伍忘記換下近侍的不動行光鍛到,因為同是新刀有親近感嗎?相較起當初的困難,現在7-4實裝後極短們一天帶兩把、三天帶三把數珠丸回來,大概是我家極短跟數珠丸相性好吧。

 

經過149日

52位信濃藤四郎

 

52位信濃藤四郎

  「啊--嗯。」

  總有種餵雛鳥的感覺。

  懷裡的信濃藤四郎喜孜孜地張開嘴巴,審神者剝開另一瓣橘子,再度往他嘴裡送。

  「我--說--啊--」亂忍不住抗議:「信濃你也坐夠了吧?主人是大家的唷?」

  「欸,我可是秘藏之子耶?亂哥你們在本丸來得這麼早,現在讓我坐一下嘛。」

  像是怕馬上會被拉開,信濃又往懷裡鑽深了些,她拍拍那頭紅髮,將下一瓣橘子送到亂藤四郎的嘴裡。

  「啊,我也要!」

  其餘短刀眼睛一亮,排排坐過來紛紛張開嘴巴。

  …真的在餵雛鳥了。

  審神者僵著臉,剝開第三顆橘子。

  至於後面一時不察餵到聞風而來的鳥太刀,那又是另一個情況了。


  (是秘藏之子,喜歡鑽到別人懷裡這點超可愛的XD)

 

經過153日

53位日本號

 

53位日本號

  醉倒一片。

  日本號終於回到本丸,難得有了酒友的次郎開懷痛飲,連其餘有著成年外表的刀劍男士都趁著氣氛喝了一點,她也就隨他們去了。

  但這杯盤狼藉,倒是有點麻煩哪……

  喝得最兇的幾個人抱著酒罈呼呼大睡,濃厚的酒味薰得她都想奪門而出,餘下躺的躺睡的睡,席間只剩長谷部端著酒杯似乎在淺酌。

  「主,我來幫忙。」

  看到她的動作,他長腳一跨,越過那些倒得橫七豎八的刀劍男士們幫她扶起次郎太刀。

  「你沒醉?」

  「我的酒量還算不錯。」

  她看看長谷部似乎很清醒的眼,應該沒問題吧?直到他不小心被別人絆倒,摔到地上後就再也沒爬起來。

  啊,這傢伙大概也不行了。


  (當初是厚藤四郎帶回來的,也許是黑田家的關係?不過讓其他人帶隊就沒什麼用(大笑)

 

經過164日

54位物吉貞宗  

 

54位物吉貞宗

  經過同僚紮紮實實的『溝通』(物理),不動突然對於帶回新夥伴有所猶疑。

  「沒關係唷?因為那位刀劍男士,主人念了很久呢。」

  上次讓他飽受驚嚇的亂藤四郎笑嘻嘻地道,他忍不住抖了一下。所以這句話的翻譯是:只要帶回新夥伴,主人就不會再說「物吉--為什麼物吉還不來--」地嘴上不斷叨唸其他刀劍男士的名字了。

  「……嘖,別指望廢柴刀啦。」

  「呼呼,主人可是很看好你呢。」

 

  (至此全刀帳)

 

經過272日

55位太鼓鐘貞宗

 

55位太鼓鐘貞宗

  「小光!」

  「小貞!」

  好不容易帶回新人,感動的再會正要開始,從職務室裡奔出來的審神者也跌跌撞撞地跑過去,奔向的不是新刀,而是領軍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 ◇★q39nh0hi●o▲we r.9▽◎x●onh0▲▲q399▽◎x!」

  終於從白金台解脫,幾乎站不穩的審神者連話也說不清了,抱著三日月的腰、臉埋在深藍狩衣裡不知道是在大哭還是大叫。

  三日月大樂,撫著審神者的背道:「很好很好,您再多摸些也不要緊!」

  抬頭一看,自家同僚站在新人旁邊注視著這裡,他笑道:「鶴喲,你平日說得不錯,偶爾來個驚喜的確會收到很好的反應呢。」


  (三日月把小貞帶回來時我真的要跪下來了Orz 每次打白金台,運氣好點就是掉刀裝全員輕傷,運氣差點就是像三日月跟一期一振那樣,在對面還有敵人時1血留在場上。即使一天只走王點一次,資材跟手傳札也幾乎留不住,還是從7-2&7-3畢業後開始周回5-4練極短才存起來的。與其說是高興獲得新刀,倒不如說是終於解脫的感動)

 

經過277日

56位 ソハヤノツル

 

56位 ソハヤノツル

  「我來鍛吧?」

  向審神者自告奮勇說要鍛刀、也如願鍛出新的刀劍男士 ソハヤノツル之後,鶴丸國永還是覺得有某些地方不太對勁。

  注視著鍛刀爐的火光,審神者蹲在他旁邊有點期待地問。

  「能夠鍛出大典太光世嗎?」

  「我累了。」

  他抿起唇將頭一撇,過幾秒沒聽到聲音,又忍不住偷偷覷她一眼。

  「……也是,最近你要出陣又要鍛刀,辛苦你啦。」審神者摸摸他的頭,「大典太看緣分吧,鍛到很好,沒鍛到就算了。」


  (差不多全員都試鍛過,之後骰bzzz除了鶴丸都給我否定的答案,再問他能不能鍛大典太時他說累了(大笑)

 

經過313日

57位龜甲貞宗

 

57位龜甲貞宗

  「怎麼了?為什麼要藏在我的後面?」

  「因為驚嚇在人生中是非常重要的。」

  鶴丸嚴肅地向新人解釋。雖然隊伍傷員不少,但好在受傷不深,他索性示意全隊配合,讓新人去敲開本丸大門。

  「鶴丸,你們回--咦?你、咦?欸欸欸?」

  前來迎接的審神者先是一臉『這傢伙好面生我不認識他』,而後錯愕、復又狂喜……他看得心滿意足,從龜甲身後探出頭,「喲、嚇到了嗎?」

  審神者撲過來一頭撞在他胸前的傷口上,抱著他的腰發出意義不明的大叫。

  痛死了,但這大概是他這陣子以來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7-3只比7-2好一點,所以在一天打一場王關、依然是走錯岔路就換人當隊長的情況下被鶴丸帶回來的新刀,那時掉落畫面黑很久,想著好啦我知道又是短刀不然就是脇差,最後還真是給了我一個大驚喜啊XDDD)

 

經過338日

58位包丁藤四郎  

 

58位包丁藤四郎

  「我是包丁藤四郎!喜歡的東西是零食和人妻,請多指教!」

  審神者眨眨眼,懷疑自己耳背聽錯。機械性地轉頭看向近侍,一期一振耳朵微紅,逃避視線般地轉開了頭。

  「人妻會摸我的頭,又會給我點心,真是太棒了--啊,主人是人妻嗎?」

  短刀幾個小跳步湊到她面前,可愛的聲音充滿期待……她忍不住摸摸他的頭,突然覺得他會喜歡人妻也理所當然了起來。

  「本丸沒有人妻,不過摸頭跟點心倒是可以做到的。」

 

  (喜歡人妻……我只能說近來幾位刀劍男士真是越來越有特色了(想想那個龜甲

 

 

最後的最後,果然就任一周年還是要放上初始刀啊,感謝一年來的陪伴!。・゚・(ノД)・゚・。

20161116一周年紀念  

 

20161116

可惜一位只能寫一個片段,不然還想寫出很多細節XDDD

如果有感到好奇的地方歡迎提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淅
  • 大大好歐洲喔!

    撲抱刀男什麼真的超棒的!啊啊啊啊啊啊!

    當初看到龜甲實裝時那個露出的(嗶嗶)我一瞬間有種wtf的感覺,不,雖然我要眼鏡但不是這樣的眼鏡!
    總覺得長谷部會對他很有敵意
  • 我相信肝能救非(認真
    玩一年兩百等、出戰七萬多場(於是資源超級難存)應該也算有點肝了,目前只差大典太光世(RY大概要等明年(?

    因為他們在七圖終於把貞宗派的兩把帶回來時審神者真的要哭啦XDDD七圖在極短還不成隊之前就是張對刀男很危險對資源也很危險的一張地圖(RY

    長谷部對於所有阻撓他成為主心中第一名下屬的人都很有敵意(O

    山遁 於 2016/11/16 23:0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