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角主、有配對、慎入。


  總覺得一旦認識之後,就很容易在人群中注意到他們。

  從早上唸到現在,顧呈予眨了眨酸澀的眼,乾脆觀察起周遭情況。圖書館入口處有個最近常常見到的身影四處張望,最後對方抬起頭,恰好與她對上視線。

  還沒反應過來,他對她點頭、微笑,沒過多久就拿著書步入亭子。

  「我可以坐這裡嗎?」

  「請坐,今天只有你一個人?」見書籍堆得滿桌都是,她收拾桌面替對方挪出位置。

  「冰炎有課,我就先過來唸書。」

  黑髮學弟淺笑回答,接著拿出課本開始複習,見對方專心,呈予亦重新投入自己的書本裡。除了有幾次幫忙解答問題之外,倒也安安靜靜,直至中午時分才被人打斷。

  「夏碎,原來你在這裡。」

  冰炎走進來,跟他們打過招呼後比了比手勢,「走了,有任務。」

  「我馬上就好。」夏碎立起身,一一將物品收回背包內。

  等著搭檔的時間,冰炎盤起手思索了下,盯著一旁的顧呈予開口:「喂,妳知道岩妖精遺棄的神殿嗎?」

  「兩百年前他們離開的那個?我去出過任務,雖然那邊的古老神靈已經離開,神殿仍然保有結界。」但脆弱到在裡頭打個小架就會崩毀--是說他問這個做什麼?

  「很好,公會那邊通報神殿出了異象,在我們潛入了解情況的同時妳負責加強保護結界,行吧?。」見她愣了下,冰炎又說:「我們需要第三個人在外頭維持結界,我懶得再去找人了,還是妳只接過修補類的工作?」

  「不,也出過一般任務,只是……」顧呈予看看他又看看桌上的術法筆記,一臉遲疑。

  「那就快走。」冰炎停了一下,對於她奇妙的注視反射性皺起眉:「妳看我作什麼?」

  「抱歉,只是覺得有些可惜,因為下午要練習的咒術跟精靈百句歌得延後了。」她喪氣地垂下肩,臉上失望的表情像是一棵樹被抽乾養分葉子掉光光。

  冰炎暗暗磨牙,吸氣再吸氣,才沒朝那圓圓的腦袋一掌巴下去,他硬是擠出話來:「『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癒。』」

  於是冰炎與夏碎同時看到她臉上表情在短短幾秒內變成春暖花開春回大地還小花到處飄,她快速抄下百句歌並收拾背包,方才還委靡不振的人像是得到什麼能源般精神抖擻的站定在兩人面前,讓他們很一致的沉默下來徹底無言。

  「……不知道為什麼我越來越不想教妳了。」

 

  岩妖精的神殿在地底下,不深,但彎彎曲曲宛若迷宮的地道卻延伸極廣。由於傳送陣無法直接送他們進神殿,三人乾脆傳到地道口再過去。隨著他們奔往目的地,周遭類似的岩壁不斷後退。

  「其實若只是探查神殿情況,你們兩位的實力應該就足夠了吧?我不懂為什麼還要找我來。」

  怎麼也想不出答案,趕路途中顧呈予忍不住詢問。

  「只憑我跟夏碎當然可以,但除了麻煩之外效果也會打折。更何況公會並不確定異象來源,他們沒有提出進一步的資料。在安全的前提之下,我向他們提出增加一個人的要求,公會也答應了。」

  冰炎解釋,然後停頓了下,「話說回來,妳到底在幹什麼。」完全不是詢問的口氣,他瞪著這名學姐--她的確有好好地跟上他們的速度,看起來就跑得很賣力的樣子,但冰炎發現自己還是無法理解她的行為。

  為什麼單純的趕路需要用到風咒隱匿咒跟其他各式各樣結合起來的咒法!

  「跑步啊。」呼吸略為急促,顧呈予回答的口氣像是在說今天天氣不錯地閒聊話家常,慢了他們一兩步的她疑惑開口:「不然要慢慢走過去?用走的話到那邊都天黑了吧。」

  地道中,冰炎清楚聽見身旁搭檔為了掩去笑聲的輕咳,以及自己理智斷裂的聲音。

  「當然不能用走的!但是為什麼會出現一堆咒術!」

  「因為我要用啊。」

  她很有耐心地回答學弟的問題,像是教導小娃牙牙學語。

  「--重點是妳為什麼會需要用到這麼多咒術!!!」

  理智線斷了個乾乾淨淨,冰炎的怒吼在地道中轟隆作響,回音從地道的四面八方傳來更是增強了威力。

  「小聲點,雖然岩妖精已經不在了,但是神殿的結界還是很脆弱。」

  顧呈予有些緊張地揮揮手,直到那陣聲音餘波過去才道:「我不用咒術輔助的話追不上你們,總不能讓你們在前頭等我吧?老實說我還沒弄懂你們究竟是如何跑這麼快的。」

  「學姐加了什麼咒術?」一旁疾行的夏碎好奇地問。

  「我替雙腳加了風咒跟隱蔽用的咒術,然後還有--」

  「……妳的體能也未免太弱。」想起那天安因說過的事,冰炎有些頭痛,「萬一需要長時間使用大型術法,妳要怎麼辦?」

  「說不定提爾有什麼增強體能的辦法?他畢竟是醫療班的。」夏碎建議。

  「提爾?你是說保健室的提爾輔長?」想起某天的景象,她忍不住縮了下肩膀,「我國一時看到他在好幾名受傷的學生身上雕龍繡鳳還一臉很開心的樣子,果然這裡就是不一樣,連保健室都是病人拼命往外爬逃生再被醫生拖回去。」

  「學姐,那只是特例。」夏碎微笑糾正她的觀念。

  「好了,你們注意點,神殿就在前面。」

  出聲喚回他們的注意力,冰炎從一個幾尺高的石檯跳下,夏碎的動作同樣俐落。至於她該怎麼辦呢--才浮現這樣的念頭,顧呈予就從他們身邊跑過,而後方不知哪時搭起來的冰橋正逐漸融化。

  「其實這也算是一種方法?」看冰炎一臉要炸不炸的模樣,夏碎勾起很有趣的笑。

  「乾脆把她丟給提爾,看看有什麼增強體能的訓練計畫好了。」冰炎低聲回答,跟著走向前去。

  以厚重石塊搭建起來的神殿呈現在他們眼前。

  大概是年代久遠的關係,神殿入口處被半塌的石柱掩去一半,只留下一角通往深不可見的內部。

  趁著顧呈予準備的期間,冰炎向夏碎略略提了神殿歷史以及公會收到的報告。原本還想繼續解釋如何加強結界,但見她在結界外緣繞了繞碰了碰放下幾個黃色水晶,又拿出幻武兵器不知道作了什麼,這些事前準備跟他所知所學頗有差異,他一時間看不出門道,忍不住問:「喂,妳行嗎?」

  「行。」

  僅回了簡簡單單一個字,她順手拋過去兩個才繪好的符咒,「拿著,這樣比較不會被神殿結界當成異物擋在外面。」

  沒料到她會注意這種細節,冰炎有點意外地收下,「……謝了。」

  「謝謝學姐。」接過東西,夏碎很有禮貌的道謝。

  「你們快進去吧,我要開始了。」揮揮手,見他們踏入神殿,她啟動短時間內加強神殿結界的咒術,接著閉上眼睛專心維持結界。

 

 

 

 

 

 

 

20110723

  嘎哈哈哈剛好距離上一篇三個月(眼神死
  怎麼寫怎麼不對但到底是哪裡不對啊啊啊!!!(慘叫

20111003 二修

20150410 三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