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角主、有配對、慎入。

 

  說也奇怪,明明這種在圖書館的課業討論才沒幾次,夏碎卻覺得眼前情況眼熟到一種詭異的地步。

  第一次討論時,學姐領著他們走到一個隱密的小亭子,說她沒課時都會在這裡看書。之後,他們每周都會揀幾個沒有課的時間去圖書館討論術法或是課業,但若說從此順利進行,似乎也不是那麼一回事,冰炎跟學姐很容易在咒術上開始爭辯,而那種程度對他來說還需要費點心思去了解。像今天,桌上攤開的課本甚至還沒翻上一頁。

  夏碎微微苦笑,試著安撫兩方的情緒。

  「今天從結界開始學吧,上次你們把那個山洞弄成那個樣子,我事後花了很多時間去恢復原狀呢。」

  「那些自然有公會的人去善後!」

  「就是我啊。」顧呈予有些無奈地舉手回應,「我不是袍級,接任務時偶爾會碰到需要善後的修補工作,原本這類任務不難,但最近半年來不知為什麼困難度增加,次數也變多了。」

  思索了下,她記得會計部的一位先生跟她聊過,「夏卡斯曾說這增加的五到六成都是一名冰與炎的殿下造成的,萬一哪天補到煩了請自行找他算帳去……嗯?冰與炎?冰炎?」恍然大悟地看著額上冒出許多青筋的學弟,「原來你就是那位冤親債主?讓修補班增加工作量只好含淚釘小人的殿下?」

  「冰炎,你出名了呢。」

  瞪了一眼忍笑的搭檔,冰炎繼續對著眼前學姊放冷氣,「我說,先從妳那天的變換咒術開始。」

  「結界。」她也很堅持。

  「學姊,其實冰炎的實力已經超出同期生許多,就算是保護用的結界也--」夏碎終於忍不住幫腔。

  「無論他的結界有多強,沒有使出來,還是沒有用吧?」顧呈予平靜地道,「我查過部分紀錄,其實那些損傷並非完全不可避免。」

  「妳--」

  冰炎衝動地站起身,但她依然坐在原位,像是沒發現眼前學弟臉上的明顯怒容,只隨著冰炎的動作仰起頭,疑惑開口:

  「你們在急什麼嗎?」

  他倆微微一滯。一個為即將來臨的事情做準備,一個努力追上過去失落時間並踏步向前。

  他們能急什麼?

  「冰炎。」夏碎輕喊了聲。

  接觸到搭檔的眼神,冰炎皺皺眉,只見她一臉『快點讓我教結界的各種應對模式你們才會知道作善後到底多麻煩然後就能學精靈百句歌』地認真回望瞪視,最後他半妥協地重新坐下,冷哼。

  「妳最好結界真的有那麼強。」

  她笑了。

  「作為精靈百句歌的交換,我自然會將所有我會的術法告訴你們。更何況--好吧,其實那天我問過安因老師,你們似乎也懂不少東西的樣子。」比如說,咒術及法陣。

  那目光太過熱烈,這次冰炎與夏碎確確實實地察覺到學姊的期望了。

  「不,其實我才進入Atlantis兩年,還有很多事情要學習。」夏碎微笑,順水推舟地將話題中心推向搭檔,「不過冰炎確實懂得很多,我從他那邊學到不少。」

  「哦?」望望板著臉顯然沒興趣把話搭過去的學弟再望望微笑著的黑髮學弟,她有些意外,「你們是搭檔?」

  「是,冰炎是我的搭檔沒錯。」

  「真好。」

  「……真好?」

  「你也會越來越強的吧,到我這個時候,你所會的東西說不定比現在的我還多。」發出老婆婆才有的感嘆,呈予瞇起眼睛很愉快地笑著:「我從臺灣來的--也是國中才入學,在那之前完全沒聽過原世界守世界之類的事情,雖然最初有點困難,但開心的事情也不少。」

  他想,那應該不只是有點困難。

  不是沒有過一夕間世界顛覆的感覺,所以才清楚。

  「我相信學姊到時也會學到更多東西的。」夏碎微微一笑,真心地說著。

  最後學姐分別問了他們對結界的認識,大概見基礎打得頗深,她開門見山地講解起來。

  接著,他深深地驚訝了。

  並不是說她懂得非常艱深的結界,而是了解的咒術多元、範圍極廣,又能夠在各方面靈活運用加以改變。這不僅僅只是高中符咒課的課程內容,而是自修得來的,連原本不耐的冰炎也露出有興趣的表情,認真地與她討論。

 

  「妳對精靈百句歌有多少認識?」

  在討論告一段落後,冰炎丟出問題。

  「它是藉由動植物或是自然現象,如風、水、火、土,以短歌震動自然的細微之靈加以操控。」

  「看來妳已經有初步認識了。」他點點頭,「精靈百句歌的第一句是『水之唱、風與風起舞鳴,壹之水刀狂。』,手勢是這樣。」冰炎指尖對指尖框出一個圓,「如果妳在心中想著它的模樣,威力會更強。」見她滿眼發光狂作筆記,冰炎動了動嘴似是想說些什麼,最後僅簡單道:「弄個結界。」

  呈予依言下好結界,接著一絲光芒在亭子外閃過。

  「強度還夠。」端詳了下,冰炎點點頭,「看好,我只做一次,『水之唱、風與風起舞鳴,壹之水刀狂。』」 

  手指框出來的圓中飛出水色的刀,撞上結界產生微微的裂痕。

  「就是這樣……妳作什麼?」皺眉,冰炎瞪著掩住嘴的顧呈予。

  「沒事,我只是想起當年買到術法古籍的感動而已。」

  她快速筆記,接著偏頭想了一下,認真地問:「接下來的九十九句也是類似的句子吧?有沒有辦法自行與自然之靈結契念咒歌,比如說『土之圓、土與風同連翼,百十土風舞』?」

  發問的表情很自然也很認真,也許就是太過自然了,讓他們差點以為土風舞不是哪邊的風土舞蹈而是一種咒歌,穿著民俗服飾的村民嘿喲嘿喲牽著手跳舞的咒歌。

  為了腦海中竟有那麼一瞬冒出這種奇妙景象感到惱怒,冰炎才想發飆,對方卻還一臉好奇寶寶舉手問問題等著老師解答地等著他的答案--她是問真的。

  「沒有這種東西。」按耐著火氣,他忍了忍才擠出回答。

  「那麼第二句百句歌是?」

  「一次只有一句!」

  見她愕然地瞪大眼,莫名覺得扳回一成的冰炎哼了聲,「難不成妳以為一下子就能學到全部的精靈百句歌?這種事也得循序漸進的。」

  「嗯,其實我三天三夜不睡練習也算是循序漸進。」

  「想都別想。」

  冰炎一秒拒絕。

  「不然,先教第一百句?」她努力尋找突破口。

  「今天只到這裡為止!」

  當機立斷截了話,冰炎順帶丟出符咒開啟傳送陣,「夏碎,走了!」

  「學姊不好意思,我們等下還有事。」

  早已準備好的夏碎站起身,禮貌地朝她點點頭,沒過幾秒兩人就消失在陣法的光芒裡。

  「走得還真快……看樣子是很急的事情。」

  顧呈予收拾著桌面紙筆,雖然很可惜不能再多問一點,但總不好一直麻煩別人,幸虧他們對自己的咒術能力還有點興趣能夠做為交換。

  「算了,來日方長,總有一天會學全的。」

 


 

 

 

 

110424
  雖然都說先寫出來才是最重要的,修可以之後再修……但我整個想砍掉重練啊!正確來說砍掉就不想練了!!!

110720 二修
111003 三修

20150409 四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